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失忆了(三)
字体设置
    朝砚下意识的看向了一旁的朝纵, 朝纵歪头笑了一下道:“陛下,臣全凭您的吩咐。”

    朝砚:“……”

    你个大猪蹄子笑容里就不是这么说的, 当朕是傻的么?

    那个笑容虽然看起来十分美好, 十分养眼,但是朝砚就是看出了其中隐藏的意味, 比如说如果不立我当皇后分分钟要你好看的意味。

    这个家伙果然是要使用美人计一步一步的高升,先是贤王,再是皇后, 说不定下一步就是皇帝了,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小伙子今年年岁几何了?”那边太后已经自行提问了。

    朝纵笑着道:“比陛下小上一些。”

    “何时认识,何时结缘的?”太后继续追问,“唉,我这皇儿偶尔十分好面子, 分明喜欢还喜欢嘴硬, 你切莫与他一般见识。”

    “自然, ”朝纵笑道。

    “好孩子, 真是好孩子,婚期就定在一个月后怎么样, 绣坊那边皇后的袍服也应该稍微改一下,你这个子比皇儿还高一些,”太后笑眯眯的说道,那眼神绝对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爱。

    朝砚:“……喂。”

    袍服改的只是身高而不是性别么?母后您到底准备了多久?!

    朝纵一应点头:“母后决定就好。”

    太后掩唇笑了起来。

    朝砚觉得现在不是亲妈还是后妈的问题了,而是这位美人看起来跟他亲娘看起来才像是一对亲母子。

    那边连排场都议论出来了,太后好像才想起朝砚这个儿子一样:“皇儿觉得如何?”

    朝砚奏折都批了一堆了, 听到这话时还有些茫然:“嗯?朕觉得极好。”

    睡都睡了,三个人都愿意,并且结婚以后就没有催婚的困扰了,一举数得,没有什么需要改变的地方了。

    “皇儿孝顺,”太后兴高采烈的走了,朝砚刚刚松了口气,肩膀上就有重量压了下来,刚才还笑的跟满山春花开的男人此时还是同样的笑容,但朝砚莫名就觉得阴恻恻的。

    “陛下,之前的选皇后是怎么回事?”朝纵轻声问道。

    明明他的情绪很平静,奈何朝砚就是不自觉的坐直了身体。

    朕明明没有做亏心事,但是却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了一样,朕明明没有良心此刻竟然觉得良心在痛。

    朝砚沉默了一下郑重回答道:“朕的心之前一直在江山社稷上,并无选后纳妃之意,只是母后一直感慨社稷无后在张罗而已。”

    对不起母后,儿臣不孝,但是为了儿臣的终身幸福,您自己打造的锅还得自己背。

    “哦?”朝纵笑着转了个话题道,“那陛下现在是怎么想的?臣与您的江山哪个更重要?”

    朝砚愣在了原地,说起来他与朝纵是从昨日才见的面,结果见了第一面互通姓名以后就上了床,这些都不是要紧的,要紧的是他们之间的那种熟稔的感觉以及朝砚对这个人的在意。

    一见钟情真的能够将一个人放在心底那么深的地方么?

    江山很重要,社稷苍生的生死都在他的一念之间,继承了这个身体,坐在了这个位置上,总是要承担一些责任的,至少他不想他所在的这个国家混乱,让百姓流离失所。

    但是凡事总有对比,与这个江山的归属比起来,朝纵更重要。

    朕果然有周幽王的潜质!朝砚如遭雷劈。

    “很难回答么?”朝纵握住了他的手笑道,“如果很难回答,那就一个月后再回答吧,到时候你给我答案,我给你一个有趣的消息怎么样?”

    “什么消息?”朝砚问道。

    朝纵笑道:“说好了的,等我们大婚的时候告诉你。”

    朝砚侧头看他,总觉得他掌握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而自己好像被吊胃口了。

    消息什么的,总不能他们其实是兄弟?看母后那么高兴的样子,说不定真有什么没有被记在正史上的狸猫换太子,说不定他才是母后的亲儿子!

    “别担心,好消息,”朝纵起身退开道。

    朝砚:“……”

    这个家伙的性格怎么这么恶劣?谁教的?过来挨揍!

    帝后大婚自然要公布天下,整个皇宫都开始准备,对于朝纵这个男后不是没有大臣反对,奈何还不等朝砚发话,那个大臣就被朝纵引经据典给怼的戴上不敬圣贤的帽子,口吐三丈鲜血半个月上不了朝。

    朝砚曾经所在的时代同性婚姻法都公布了,但也了解过更前的时代对于同性的抵触,反而是他现在所在的年代对于龙阳之好有着别样的包容。

    除了部分固执己见的大臣,更多的大臣对于皇帝终于愿意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就此定下,举国同庆,张灯结彩。

    朝砚莫名觉得有点儿全国人民欢祝他这个皇帝摆脱处男身的意思?

    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只有朝砚很清闲,本来下朝还需要批一下奏折,刚开始是在朝纵怀里批的,后来是朝纵给他分门别类批的,再到后来就是朝纵抱着他自己批的,甚至连字迹都跟他的一模一样。

    朝砚一边醉卧美人膝,一边觉得自己的皇位在越离越远。

    虽然很想警醒,但是有人代劳的感觉真的超好,于是朝砚就废了,每天下朝以后的作用就是当个抱枕或者吉祥物。

    当然,也不是什么事情都不用干的,龙床天天都要考验一下结实的程度,要不是当初花费了大价钱造龙床,朝砚觉得这床未必经得住他们日日这么折腾。

    奏折都给朝纵批了,他只需要上朝并且睡觉,好好的皇帝好像把自己活成了皇后。

    朝砚派人调查朝纵无果,因为这个人没有来源,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越是这样,越是如胶似漆,朝砚心里就越不安。

    “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朝砚义正言辞的问道,力图在美人面前绷住皇帝的威严。

    朝纵放下了朱笔轻轻托腮笑道:“陛下,臣是来谋夺你的皇位的,先使美人计一步一步高升,然后爬上龙床让陛下耽于美色,不理朝政,最后把陛下养废,大权独揽。”

    朝砚嘴角抽了一下:“话都让你说完了。”

    “陛下不就是这么猜测的么?”朝纵好整以暇的笑道,“臣自然事事顺着您的心意来的。”

    朝砚:“……”

    本来成竹在胸的想法突然破碎成了玻璃渣,这人就算是个傻子也不会明目张胆的把自己的计划说出来才对,或者说是故布迷障,让他灯下黑,其实说的才是真的!

    朝砚胡思乱想,却被朝纵一把揽住了腰:“陛下不必着急,等到大婚那日,臣一定将所有的秘密都告诉您。”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话说的再漂亮,人都有背叛的时候,朝砚不是不怕背叛,但他愿意赌,赌这个人与他同心,赌注是万里江山的归属和他的命。

    “我等,”朝砚这样回答他。

    大婚准备的过程自然不是一帆风顺的,比如说之前梨花带雨的表妹听说他要娶皇后觉得自己当个妾也行。

    朝砚此时对她不是敬而远之,而是退避三舍,恨不得将表妹丢到天边去:“朝纵,你听我解释。”

    朝纵果断拒绝:“我不听。”

    朝砚:“……”

    然后在下一次见到表妹的时候,他梨花带雨的表妹果然如他所料的那样对朝纵移情别恋,人果然都是看脸的。

    男未婚,女未嫁,移情别恋什么的都是正常。

    “……你觉得表妹长的怎么样?”朝砚貌似不经意的问道。

    朝纵直直的看着他,在朝砚发毛的时候笑了一下道:“表妹?谁啊?”

    这个回答简直就是满分答案。

    明明知道这家伙可能是故意的,但是朕还是觉得很高兴,就好像百年陈醋突然变成了桂花酿一样的高兴。

    大婚很繁琐,但是娶老婆怎么能够怕麻烦,婚礼进行的很顺利,在无数大内侍卫的把守下,即使表妹梨花带雨,也没敢上来抢个婚。

    而面对那些人钟情于朝纵而朝纵只是他一个人的的这种情况,朝砚觉得相当的高兴,就是随时能跟太阳肩并肩的那种高兴。

    各种仪式走完,殿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时,朝砚看着稍微修饰了一下比之前还要好看的美人,觉得这秘密可以放到洞房之后再讲。

    一刻值千金,怎么能浪费在聊天上呢?

    “关于这个秘密明日再谈不迟,”朝砚隐藏着自己的迫切道。

    朝纵明显很上道,笑的喜服都好像失了颜色,他拉住了朝砚的手道:“臣自然都听您的。”

    人一兴奋,事情就容易做过头,做过头就容易腰酸背痛腿抽筋,当然,仅限朝砚一人,散乱着长发的美人相当的有活力,还有兴趣在按摩之余给他讲故事:“陛下之前问臣还记得灵仙镇么,臣当然是记得的,当初陛下把臣当兔子捆回家的时候至今都是记忆犹深。”

    朝砚心底一惊,本来半睡的神思回拢,看着朝纵眨了眨眼睛,茫然不知该如何说话,或者应该说槽太多不知道该从何处吐起。

    那个朝纵怎么就是这个朝纵了?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崽儿他吃激素了?

    “哎呀,效果不错,陛下立马就恢复清醒了,那再来一次,”朝纵低头亲了一下他。

    朝砚表示拒绝,他绝不是被美色冲昏头脑的人:“不行。”

    朝纵轻嗯了一声,低头笑道:“爹爹,人家不嘛。”

    朝砚的理智面临全线崩溃,终于明白了这人这副德行是跟谁学的,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什么的都不要紧,重要的是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事……还……唔……”

    不被美色所惑什么的基本上等同于放屁。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作者有话要说:  失忆结束,啦啦啦啦……,,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