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饮食男女(58)三合一
字体设置
    饮食男女(58)

    “嘶……”小四嘴角抽了抽,“疼……疼……疼……”

    真特别疼。

    “这什么药啊?”小四心虚了看了她二姐一眼,“擦到伤口忒疼了。”

    疼什么呀?

    林雨桐叫她把脸扭过去,伤口对着窗户借着光细看,然后喊四爷,“给我拿个小镊子。”

    啥玩意?要镊子干嘛呀?

    “挠你这姑娘指甲上镶着碎钻,这一块挠的有点深,碎钻都留在肉里了。不处理试试……这个疤是得落下不可……”位置刚好在鼻梁上。这是什么深仇大恨呀,专朝薄弱的缓解招呼。

    小四不敢动了,“给我等着,我下次不把她鼻梁打歪了,我都不是林小四。”

    “这是还没完了是吧?”苏南靠在沙发上,“你说你这张脸咋回家?爸妈看上不上火呀。”

    这不是知道他们会上火才不敢回家吗?

    “……那个……今儿主要是我,是我把事情给办砸了。”路天章轻咳一声插了一句话进来,“……我要是不冲动,其实早没事了……”

    他自己也懊恼着呢,自己平时那也不是个冲动的人呀。向来都是能嘴上解决的,坚决不动手,好像从上小学开始,基本就没跟谁动过手。挨打的时候抬手护住脸如果不算的,那真是没怎么打过架。“怪我……这回真吸取教训了。再不跟人动手了……”

    出息!

    小四在下面踹了他一脚。在我家,犯错的是我,这里都是我的家人,训的也是我,有你啥事呀?

    路天章被踹的脚往回缩了一下,看了小四一眼,哪说错了吗?

    这里本来就没有你的事。

    林雨桐就笑道“是小四连累了你。她也是,这么大的事也不说给家里打电话,倒是麻烦你了。”到底是啥关系,试试就知道了。

    路天章马上就道“哦……没事,刚好赶上了嘛。我问她租仓库的事,她刚好在派出所……”

    哦!赶上了啊!那这还罢了。

    林雨桐坐在边上,“要说你和小四都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小四她是交友从来没有个底线,朋友很杂。说是姐妹,那都是塑料做的,经不住一点事就露底了……”

    您别这么损我呀!

    小四才要说话,林雨桐一眼看过去她就闭嘴了,低着头不敢言语。林雨桐这才对路天章道“小四啊,在交友上,我一向是不怎么放心。看看,这次不是闯祸了。”

    路天章突然觉得这话不怎么好接了,自己一直说跟小四是朋友,这次的错又是在自己身上,再听听这话,难道这不靠谱的朋友里也包括自己?

    这其实是有些冤枉的,自己绝大多数时候,其实是相当靠谱的。可有些话,有时候还真就特别不好说。

    正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就听人家又说了一句,“小路你别多心,我这不是说你,你可千万别误会,也别多想。我其实是想说,你这么个看着很靠谱的人,怎么就打人了?那边是个啥情况。你知道小四的,她一天到晚大大咧咧的,还逞能的不行,好像没有啥事她解决不了。越是这么着,越是叫人不放心……要真是遇到麻烦她还不自知,这才是最害怕的。这一个小姑娘家家的……”

    原来是这个意思呀,吓死我了都。

    路天章马上道“我这追来主要是想跟她说这事的。她朋友那男朋友,一瞧就是个社会混子。那样的人……谁知道咋想的。”

    况且之前那人还误会小四喜欢她呢。

    这话才要说,小四就瞪过来,大有你多说一句试试看的意思。

    他这才闭嘴了,总结了一句,“……总之那人肯定很难缠,小心没大错。”

    林雨桐就又看了小四一眼,小四不敢抬头,看天看地不敢看她二姐,尬了一句“……暖暖该醒了吧?妈也快下来了……那什么?二姐,大学城那边的公寓钥匙给我,我去躲几天去。叫妈看见我这样可不得了。您跟妈说我出去见玩偶的厂商去了,得四五天才能回来。要不然,我非挨一顿不可。”

    外面还有一混社会的等着你呢,你一个人没人看着,再出点事怎么办?

    “我不出门……”小四说着,想想这么说好似也没有说服力,自己哪天不出门呀?“我出门也只去他的快递公司……”

    啊?

    路天章指了指自己,你在你家人面前说去我那里,你……你想干嘛呀。

    “我的仓库跟他放一块,这边出货那边直接入了他的库,这几天我生意真挺忙的。”

    这样啊!

    这一个大活人也看不住啊,要不给钥匙,真能钻到哪个朋友那躲几天,往常她就是这么办的。

    四爷取了钥匙给扔过去,“你自己小心点。晚上在家把门锁好。”

    好嘞!

    小四踹了路天章一脚,“走啊,还等着请你吃饭呢。”

    路天章起来都没站稳就被小四拉着出去,“赶紧的,别被我妈给逮住了。”

    两人一走,林雨桐就看苏南。

    苏南摊手“好像还不是……那种关系……”但这么处下去,难保不是。

    为啥都比较关注小四的婚事呢?实在是因为几个人被林忍让和齐芬芳两口子催的,都有些着急了。尤其是苏南和四爷。

    两人认识的人多呀,两口子叫俩姑爷给小四介绍。苏南是把人排了一遍,合适的也不是没有,但现在条件好的小伙子,真不缺对象的。四爷呢?现在认识的这些,大多数跟之前小四交往的那位许山职业差不多,便是性情好,但这个职业……总之谁都会有前任的阴影。他嘴上应着,但却未必真往心里去。实在逼得紧了,四爷就打算把顾鑫手底下那个在饭店做经理的小伙子推出来试试。

    至于林雨桐,更是备受煎熬。齐芬芳说了,医院的也不一定是医生对不对,像是医院的职工,哪怕是医院的男护呢,都是可以的嘛,给小四介绍介绍。

    于是,就成了这样了。小四稍微有点谈恋爱的苗头,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正说着呢,齐芬芳抱着孩子送过来了,“小四刚才过来过?我怎么在窗口瞧见个姑娘像是她……上了一辆面包车……”

    “她那么大人了……”林雨桐接了孩子,暖暖才睡醒,眼睛雾蒙蒙的。应该是喂过了,这会子不吵着要吃,只一个劲的在林雨桐怀里蹭。四爷伸手把暖暖给接住了,“让你妈洗洗去……”把事给岔过去了。

    大夏天的,回来一直也没顾上。

    暖暖换了个怀里一样的蹭,抬手跟林雨桐摆了摆。

    齐芬芳见三姑爷也在,就笑道“这是咋的了?在这里开会呢。”说着,就变了脸色,“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们都瞒着我跟你爸……”

    小四那事实在不算是大事。

    所以,哪里有事?

    苏南就道“有点公事……一直是我们俩接洽的。”

    哦!那就好,“你们说你们的……去书房吧,我去做饭,一会子就得……”

    林雨桐换衣服出来,去书房把暖暖抱出来了,孩子这会子有点清醒了,伸手朝儿童房里奔,这是想去里面玩了。

    不经常抱的孩子,大夏天的她可能也觉得挨着人会比较热,更喜欢满地去爬。想去就去吧,她在里边玩,林雨桐靠在门边上一边看孩子一边跟齐芬芳搭话,“今儿吃什么呀?怪热的。”

    “你想吃什么呀?孩子晚上还是要吃奶,你别管我们吃什么,你该吃什么还得吃什么。”两人这么说着话,听见手机响了。

    齐芬芳的手机那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歌,特别有年代感,一响就知道是她的。手机在餐桌上,她擦了手接了起来,“咋的了?”

    这说话的语气,必然是跟林忍让。

    林雨桐也没在意,她此刻正看着暖暖扶着墙往起站,才说要叫四爷过来看呢,就听到外面哐当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给摔了。

    林雨桐拎起暖暖就出去,就见齐芬芳手足无措的站在餐厅了,手机落在地上,显然……这是受了惊吓,人还没回过神来。

    四爷和苏南也出来了,“怎么了?”

    “接了爸的电话,不知道怎么的就这样了。”林雨桐将孩子塞给四爷,过去给齐芬芳揉了揉,“别害怕……有啥事你跟我们说呀……”

    “你大姐……不见了……”

    嘛玩意?

    “你大姐不见了……”

    这都好长时间没来这边了,但说不见了,这就有点夸张了。

    “我姐夫又不傻,大活人不见了,他现在才知道呀?放暑假可可上辅导班,不还是我爸接送吗?我大姐不见了,孩子不说呀!我爸人呢?咱别自己吓自己成吗?她那一大活人,还能跑哪去了?”

    林雨桐说着就往出走,“我去找我爸去?在楼上没……”

    她拧开门,林忍让从电梯出来,急匆匆的就往家里走,身上的短袖前胸后背都湿透了,一脑门子的汗。

    齐芬芳不等林忍让站稳,就赶紧问“苗苗呢?怎么就不见了?”

    “两口子昨晚上半夜吵了一架,周安民以为苗苗回这边来了……今儿上班去也没管。三点下班回来了,不见人。早前就给我打电话,说是苗苗的电话打不通,打到我这里,问我在不在家,要是在家就叫苗苗接电话……我说没在……他也没说啥,前一个小时给我打电话,这才说两人昨晚吵架了,现在找不见人了……”

    嗐!两口子吵架而已,消失了连二十四小时都不到。

    吓的人够呛。

    心里觉得没事,但老两口一个热的够呛,一个吓的够呛,还都嚷嚷着要出去找。这怎么敢叫他们这么去找?

    得!

    苏南起身,“您坐着,找人有我呢,别急呀您。”

    林雨桐就问说“去拆迁房那边看过了没有?说不定住那边去了。”

    “我刚从那边回来。”林忍让就道,“没人。”

    那这能去哪呢?

    她也没什么相熟的人,常年做的就是宅在家里,真想不来她能躲哪去。

    四爷就往书房去,“我调出小区的监控看看……”

    林雨桐就赶紧问林忍让“我姐夫没说他们两口子啥时候吵的架,我大姐出门的时候大概是几点。”

    “不晚……十二点多一点吧。”

    那是不晚,大夏天的,十二点多的省城正热闹呢。

    有了这个时间,在监控上一调就出来了。林雨苗进了电梯,出了电梯,在楼下的长椅上坐了得有小半个小时。然后又转到后面自家的楼前,跟着进了单元,掉了这边电梯里的监控,人家直接上了四楼,出了电梯……

    然后就监控不到了,那边门口没安装监控。

    齐芬芳看林忍让,“她是回楼上了?”

    没有啊!家里没人呀。

    林雨桐就问“我大姐有家里的钥匙没?”

    没有呀!

    家里不是换了指纹锁了吗?

    这是在林阳结婚之后给换的,家里住了妹夫,林雨苗也没好意思再要钥匙。

    那就再等等,她大概在门口猫着呢。果然,得有十来分钟,她又下来,这回是在林雨桐门口,又停留了三分钟多一点,继续坐电梯下楼,好像在楼下给什么人在打电话,之后就无聊的长椅上坐着等,大概得有个半个小时,从车上下来一女人,天黑,看不清楚长啥样,反正是林雨苗跟着人家直接上了对方的车,开出了小区。

    四爷将这个女人的正面截图下来,还有那辆车的车牌都截下来给苏南,“谁见过这人这车?”

    没有!

    没有见过,也不认识。

    林雨桐皱眉,“那我大姐最近在忙什么?”她去上班了还是怎么的?在哪认识的朋友?

    不知道啊!

    没有奔着四十的闺女还得爹妈这么操心的。

    正说着话呢,周安民过来了,也是头的大汗,“没找见……”他是真急了,“报警人家也不受理……”

    人家也不可能受理。

    苏南递了照片过去“认识吗?”

    周安民扫了一眼,然后皱眉,“看着眼熟……”突的,他一拍脑门想起来了,“见过!两人晚上经常在网上视频,聊的热火朝天的……”

    “用什么聊天?”四爷就问了一句。

    qq!

    那这可是够老土的,“网友呀?”

    “不是!”苏南晃了晃手机,“现在不是有个什么摇一摇嘛。摇出来的都是附近的人,两人常不常的聊的手机没电了,然后就上网继续聊……开着视频,说不完的话。”

    那这也不靠谱呀。

    四爷问周安民林雨苗的qq号码,周安民打开手机,念了一串数字,“密码……我不知道……”

    不需要知道,三两下就登陆上去了。qq好友上的人倒是不少,但排在最前面的是个网名叫做‘大女人’的,顺着对方留下来的痕迹,四爷再往下查,结果对方上网的i地址就是拆迁房那边。

    “这么巧?”林雨桐摇摇头,“两人经常视频……看看有没有文字输入的对话……”

    有!

    夜里十二点之后两人再聊天,都是文字的。估计是怕吵到家里人。

    找到最开始的时候,也就是三个月前的。

    四爷瞧桐桐看的费劲,直接给打印出来,“你坐着去看去。”

    几个人一页一页的往下看,这两人的对话刚开始也没什么,就是闲聊。当然了,话里话外的林雨苗也免不了抱怨几句,就像是她爸她妈比较势力眼,偏着有出息的女儿。比如她在娘家吃顿饭,每次收尾的都是她老公云云。

    周安民尴尬的恨不能钻到狗洞里去。

    但这会子谁都顾不上这个。因为这对话越是往后越是不对了,对方也安慰她,当然了,渐渐的就会发现,对方在安慰的话里会添上不少东西。比如

    你就好了!不管怎么样,你还有父母在。他们偏心但也还算疼你,有事了你还能回家。我就没这样的好福气了。我这人父母缘分浅。

    你老公肯回头你就该知足。哪里像是我,不提也罢。

    不是不拿你当姐妹,实在是一时间都不知道从何说去。

    再往后看,越来越觉得这女人惨了。八岁丧父,十岁随母改嫁。十三岁被继|父继|兄侵|犯,十五岁母亲也死了,十六岁她从那个家里逃出,啥也不会,又被信任的人给卖到山里。好容易给逃出来,在一家洗车行也认识了一个小伙子。两人穷,但两人相爱啊。她陪着她老公从睡大街开始努力,努力到去年买了别墅,谁知道男人这个时候却翻脸不认人,认识了更年轻的女人,还要争家产。最后她怎么巧施计策,反把男人一脚给踹了。孩子是她的,家产也是她的云云。

    这些都是一点点透漏出来的,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像是要认可可做干闺女,要给干闺女买见面礼之类……也透漏了,他有一儿子,再上国际学校,一月都不回家一次,还是喜欢闺女……

    林雨桐注意到一个月前两人的对话

    苗苗你在哪?视频也没开。

    大女人没法子,我这会子在网吧呢。你在家都是睡衣,在这边视频你都被人看去了。

    苗苗怎么跑到网吧了?

    大女人……他又来纠缠了。我家不能住了。我现在看见他那张脸就恶心。现在想着回来找我复合了,做梦。家回不去了,没法上网呀。

    苗苗找个酒店呗。他还能追到酒店。

    三分钟以后——

    大女人肯定要住酒店的呀。不过是突然很感慨……想起跟他受苦的那些年,大冬天的没地方去,只能在网吧里过夜。两人开一台机子,挤在一个小沙发上。不知怎么的就跑这里来。不过住酒店也不是个办法……孩子快夏令营回来了,没有家不行。我也不想叫孩子知道我跟他爸闹的这么僵。所以,还是要买套房子的。不过现在这精装修的现房不多,买了暂时也住不进去。……我又住不了二手房,人家住过的老犯膈应。我正寻思上哪租个新点的房,最多也就住个一两年。

    林雨桐笑了笑,翻到前面的某页给齐芬芳看,那一页上林雨苗透漏过,她有一套拆迁房,装修好了,也晾了一年了,现在也不知道要不要往外租。租金也没多少钱,再把房子弄脏了。

    这么巧,这位也要租房,立马就能住的。

    这东西看到这里基本就不用看了,最后这上网的地址都是拆迁安置小区里的,必然就在那套房里没错。

    林忍让就道“我去找过了,没人呀。”

    那就简单了,要么是人家出去了,要么就是故意没开门。

    林忍让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这叫人骗点东西没事,骗着不缴房租也没事,就怕她自己送到人家眼皮子下面去,再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好?

    越是心急,还越是不能表露,怕把老伴儿给急坏了。

    苏南就道“我去吧。都安心的等着。”

    齐芬芳哪里放心,“我去……你个小伙子,去了也不方便。”

    林雨桐无奈,那就是想叫我去的呗。

    她要去,就不想叫四爷去了。林忍让和齐芬芳一心只在林雨苗身上,她还真不放心暖暖交给他们带。她就说四爷“……你在家看着爸妈,别叫他们着急,出不了事。我随时给你们电话。”

    四爷就接了暖暖,那种骗子……那就单纯是个骗子,没太大的危险性。

    周安民肯定要去的吧,可可就给送到这边来。

    三个人不敢耽搁。周安民这个气啊,跟苏南抱怨“你说,这都是一个爹一个妈生的,咋就她那么爱犯蠢呢。这种骗子,一眼该看穿才是。”

    林雨桐就接话道“你这个做老公的也有意思,她一天到晚跟谁交往,说的什么,对方是干啥的,你也不问呀?”

    周安民急道“怎么没问呀?人家常不常的就送个蛋糕,送个孩子的玩具的,这我能不问嘛。人情要还的吧。结果一问你姐就炸了,说我是看见个长的漂亮的单身的女人就急着往前凑。你说我还怎么问?横竖都是女人,能出什么事,结果……”

    突然觉得女人骗女人有时候比男人骗女人还叫人防不胜防。

    周安民都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了,“反正不管怎么着,都是我的错……这要是昨儿晚上不吵吵,也就没事了……”

    话说,你们昨晚为什么吵吵起来的?

    “她说看中了一个投资,叫我预支点工资……”说到这里脑子里嗡的一声,“她能认识啥人呀?从哪知道什么投资的?不会是……”

    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那娘们胃口挺大呀,这是想捞一票大的吧。

    苏南脚下就猛踩油门,这要是真签了什么东西可就麻烦了。

    到了那边,苏南压根就不浪费时间。他拉着周安民让到一边,周安民正不解了,就见自家这位名医准御医的二姨子,手里拿着一张什么卡,伸到门缝里轻轻的怎么动了一下,门开了。

    周安民顿时就愣在当场了,几个意思这是?

    老二家的会接生,老二还有溜门撬锁的本事呢。

    呵呵!

    你们学的是够杂的。

    林雨桐没管他咋想的,轻轻的拉开门直接进去了。进去就是客厅,屋里窗帘拉着,空调开着,电视上是好莱坞前几年的大片,茶几上一堆的吃的,薯条饮料啥的,而两个女人……穿着睡衣在沙发上窝着,一边吃一边喝一边看电影。

    猛的进来一人,把两人吓了这一大跳。

    电影正看到了刺。你的那些遭遇,太让人同情了。你那继父继兄,那都该千刀万剐。还有拐卖你的人贩子,这都该判刑的。还有买你的人,这是买卖人口……这里牵扯到的案子可大了……怎么能当做没发生呢?你放心,我已经报警了,我身边这位就是警察,当时情况没了解清楚,因此他一个人先到了。他的同事包括女同事,最多五分钟就到了,不会叫你不方便……你既然是我大姐的朋友,那这点忙怎么说我也该帮呀。放心,他们会保护你的的。不会让这些过往叫你不想知道的人知道……只要你配合,这些人都会被绳之以法。”

    说着,还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别有心理负担,放松!放松!”

    这女人面色一下就变了,她不怕人追究诈骗,但是这些编造出来博取人同情的说辞,哪里能经得起查证。

    她越发的焦躁起来,“那个……我先去换件衣服……有客人这不合适……”

    “我陪你呀!”林雨桐跟着她,“刚好,也看看这屋子,我大姐装修好我还没来过。”

    这女人就不动了,“难道我还能跑了?”

    外面焊着护栏,但是护栏是留有逃生门的。

    也不是怕她跑吧,不过这种能骗的人甘心掏腰包的女人,手段总是有一些的。

    正僵持,苏南的电话响了,出警的人已经到了,在小区门口。问怎么走。

    林雨桐做了个请的手势,“去沙发上坐吧。别害怕!”

    这女人双手攥成拳,但到底是那股子劲儿泄了。

    林雨苗跟周安民在车上,说钱的事“……这朋友可以放心,人家那么大的家业,咱那几十万搁进去连个浪花都翻腾不起……”

    周安民是忍着没反驳,叫她一个人嘚吧。好容易看见警车正好停在前面,他面色一喜,就要下车。

    林雨苗被周安民的表情晃的,“干嘛?”她也看过去,“警察?”

    这是咋了?

    结果警察进去了,桐桐出来了,直接上了车,却没见苏南。

    桐桐上了车就直接启动,“咱先回。”

    干嘛呀就回!

    周安民戳了戳林雨苗,“朝后看。”

    啊?

    一身睡衣的女人正被从楼里带出来,上了警车。

    “你们这是干嘛?那是我朋友……人家还能把我卖了呀!你们这是欺负人知道吗?仗着跟那位关厅的关系……这么欺负人……有意思吗?干点人事成吗?”

    林雨桐没搭理,爱咋咋去。

    周安民能气死,“那是骗子!你个傻老娘们。你在家里吃吃喝喝不行吗?你就是不挣钱,我也养着你对吧?你穷折腾个鬼哟!这就是你整天挂在嘴上的贵人?人家送你两回蛋糕,两回鲜花,给你闺女买了几回玩具,你就跟人家亲了!比亲爹亲妈亲,比你亲妹妹都亲,更比我这老公可可那女儿亲是不是?”

    “胡说八道!怎么就骗子了。那就是个可怜人,你们……你们根本就不了解她!”

    “你了解她?”周安民就道,“你见过她的大别墅?见过她那忘恩负义的男人?见过她那上贵族学校的儿子?你屁都没见过!要真有别墅,还会跑到拆迁房那一片去住?什么买不到能住的房,愿意掏钱什么房买不来?你被人家掏的把啥话都说了,你告诉人家你有房,人家不坑你坑谁。我问你,投资是不是她提的?你从我要钱催的紧,是不是她催着你说那边人家要收口子,再迟了拿多少钱都不好使?我就问你,我要是不给你钱,你打算怎么办?是不是把你那套拆迁房底价给人家?”

    林雨苗吭哧了两声,不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道“你查我?你竟然查我?我跟人聊天你都要知道!你个变|态狂!我的电脑密码你怎么知道的?”

    我查你的屁!你有啥值得我查的!

    但到底是没说四爷直接能破解密码的事,这事这娘们到现在都没想明白。

    周安民是后怕的不行,“……你少在这里给我转移话题,我就问你,你是不是打算把你那房子抵给人家算是入股投资?”

    是!怎么的吧!

    周安民捂住胸口,“你……你……你怎么不笨死算了。你只要签了合同,回头过半年,人家告诉你投资失败了,房子你拿不回来了,你怎么办?”

    “我找她去!”

    “你上哪找去?人家把房子一卖,换成钱换个地方买房,你就是找到了,告你都告不赢。做局!做局懂不懂!”

    “我不懂,就你懂!”

    “我……我咋跟你说呢!你当这世上的钱是那么好赚的。你问问去,这世上有多少人一个月连千都拿不到……人家都笨吗?人家没你能耐吗?我告诉你,你也就是有一对好父母,有几个还顾你的妹妹,再就是遇上我这个啥啥都不行,但他娘的还就跟你生了孩子偏还能养的起你的男人……要不然,你就是去刷盘子都没人要你……”

    林雨苗‘哇’的一嗓子哭出来,伸手就挠周安民,“你羞辱我……有你这么羞辱人的吗?”

    “闭嘴!”正嚎呢,就听到林忍让的声音。声音是从桐桐的手机里传出来的。

    出小区的时候,林雨桐就把手机给拨通了,家里那边听的是直播。

    齐芬芳气的血压上来了,头昏眼花犯恶心,坐都坐不住。林阳回来了,给找了降压药叫吃了,又去找救心丸去了。林忍让呢?也是浑身跟叫人把筋抽了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吼完挂了电话,他是双眼圆瞪,冲着齐芬芳而去,“你就告诉我……我求求你告诉我,老大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咱们大半辈子夫妻,你得跟我实话!”

    啥意思?

    不是你亲生的还能是我偷人了呀!

    林忍让坐在那里直喘粗气我倒宁愿听你说,那是你偷人生下的,跟老子无关!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