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5章 第三十八 绿云丛
字体设置
    襄王府没规矩远没宫中那样大,棠梨在襄王府住了这几天,既不用卯时起,也不用去伺候人,襄王没有正妃,但有两个侍妾,住在王府后院,棠梨进襄王府第五天才见了这两人。

    听说原先是皇后身边的侍女,襄王建府后赏了出来伺候襄王,这两人是在宫中长大,规格比棠梨还要懂的多,棠梨没有去拜访她们,第五日的时候,这两人一起到了棠梨的住处,倒也没说旁的,只说要齐心照顾襄王,棠梨点头应下。

    赵元陌是君子,待她也很好,住进王府好几日并没有逾距的行为,棠梨住在后面跨院里,跟那两个侍妾隔着道水榭,大概也知道她性子安静,这两个侍妾后来就没来打扰过她,她在襄王府身份属实尴尬,既不是侍妾,也不是女使,每日还有人伺候。

    她十几年都没被人伺候过,这猛的有人前后照应着,棠梨不习惯,这一日屋里丫环搬了几张团凳到花苑里,她跟着一道搬东西,丫环叫梨儿,一张圆白脸,说话总带三分笑。

    梨儿拦了她笑道:“姑娘,您且歇着,我们几个就行。”

    棠梨收手站那,光是看别人做事,她手里作痒,抢在梨儿将棋盘放到亭子内,梨儿不太敢硬拦她,只好笑道:“这样的粗活还是让婢子们来做吧,要是被王爷知道了,咱们几个要挨骂呢。”

    棠梨摇头:“他不会骂人。”会骂人的是庆宁殿那位,脾气顶天大。

    梨儿笑着说也是,咱们王爷还没跟谁红过脸过呢。

    正说笑着,管事的从廊下过来问:“你们几个到前面去,贵客就要到了。”

    梨儿不过十三四正是活泼年纪,好奇打听:“哪个贵客啊,谁啊?是京中谁家的公子么?”

    管事一瞪眼:“既是贵客,哪是你们能打听的!快去做事!”

    梨儿嘻嘻一笑,正想打发个人去前面瞧瞧,就见月门那奔出个人来,冲到他们前面激动的两手直晃:“太子!太子殿下!殿下今晚来赴宴!”

    “啊!真的吗?真的吗?”

    三个小丫头一个叫桃儿,一个叫梨儿,一个叫杏儿,这会齐声尖叫起来,兴奋的满脸通红,梨儿激动道:“当真是太子吗?”

    “是的呀!我问的白梅姐姐,就是太子殿下!”

    几人又是一阵尖叫,惹的管家回头大骂,没规矩,这几个丫头是疯了!要喊前院婆子来教他们规矩,三人赶紧不吭声了,待管家走远,还是管不住嘴,一个个纷纷遥想起来,桃儿捧着脸道:“听说太子殿下长的十分好看!咱们王爷在他身边也要逊色几分呢。”

    “是呢,是呢,就是太子殿下不爱外出,深居宫中。”

    “我要换了裙子,我有件水绿的褙子,穿着怎么样?”

    “省省吧你!太子不怎么好女色,媳妇都没娶,还会看上你,我瞧着你还是穿酱紫的罗裙,一会上菜碰上酱汁也不见脏。”

    “哼!才不会呢。”

    这三人闹闹吵吵小鸟似的叽叽喳喳,棠梨不由想起宫里的春枝他们,心底正唏嘘,三人好似才想起棠梨是从庆宁殿出来的,围到她身边问:“姑娘,你见过太子,你说是太子好看,还是王爷好看。”

    这还真不好比,棠梨默默想了会,抬起头道:“太子锋芒,王爷温润,都很好。”

    梨儿撅着嘴道:“太子锋芒?可都说太子性情很好呢,比咱们王爷还好。”

    棠梨莞尔,想起那人温意时候,确实很有欺骗性。

    桃儿见她只是笑,追着问:“姑娘,你说太子在宫里都做什么呀?是不是很忙,咱们王爷我瞧着不忙。”

    杏儿道:“谁说王爷不忙,王爷也要上朝跟百官议事。”

    两人争论叽叽喳喳,棠梨抱着软垫回了房,她的一颗心从刚才丫环进来说太子来赴宴,就一直不平静,她知道自己这样不对,不该这样,既都送到襄王府,旁的事情是想都不能想的,且襄王对她不错,虽有亲昵之意,但见她排斥,就不再进上一步,是难得的君子。

    到了下午,天色将沉不沉,晚霞如火铺的半边天绚烂无比,棠梨就在这样明艳的色彩内蹲在窗下给一畦碧绿铃兰忪土,她原先在庆宁殿也是做这样的事,闲来无聊在窗下种了几株铃兰。

    前院热闹喧嚣,婢女下人往来穿跑,太子殿下还没来,王府已经忙成了一锅粥,倒不是襄王府大惊小怪,而是这太子自打出生,长在掖庭,甚少出宫,不过今日这太子难得出宫,出了宫也不去别的地方,自家兄弟的府邸,更显得天家兄弟情谊深厚,仁帝见了心中甚是宽慰。

    棠梨起身浇水,却是知道赵元初经常出宫,只是行踪隐蔽罢了,他就爱装作这个样子,分明是跋扈锐利的性子,却收敛锐气一派和气面对世人,或许身为储君应当就该这个样子。

    但棠梨知道他本性不是这样,他在人前有多极尽伪装,人后就有多狂妄。

    水壶搁在案几上,拍拍手正欲回房,桃儿匆匆的过来,棠梨瞧她还真换了衣裙,不由浅笑,桃儿见她笑,摸着红罗发带不好意思道:“我这样是不是很奇怪?”

    棠梨摇头:“很好看,这颜色很适合你。”

    桃儿心安理得:“我也觉得是,她们说不是,哼!才不信,姑娘我到前面去了,一会就回来。”

    桃儿匆匆的走了,不但是桃儿,这院子里的几个小丫头都跑去前面了,太子还没来,这阵仗已经够骇人的了,说不清楚心底滋味,棠梨有些羡慕桃儿的单纯。

    坐在屋中静等着天黑,木廊下传来脚步声,是赵元陌,棠梨站起来唤了声殿下,赵元陌见她灯都没点坐在屋中,上前燃了烛火,细瞧她脸上神色:“怎么不点灯?”

    烛火下他满脸温柔,棠梨回神:“忘了。”

    赵元陌笑道:“太子叫你到前面伺候,你原先是他身边女使,你也是熟悉他脾性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