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意外得来的小弟
字体设置
    说起来寇苒运气还是不错的,挖药的同时还猎了两只野鸡,一只肥兔子。

    下了山,她把一只野鸡和兔子留给了洛清。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不怎么会炖肉。”

    寇苒眉毛一挑,当即拍板:“今日的饭菜我来做。”

    洛清习以为常地跟在她身后打下手,或添柴,或搅一搅刚入锅的米。

    火光映在他脸上,照得他的脸忽明忽暗。

    洛清想:他从来没见过如此独特的女子,毫不避讳做饭,也不避讳被人说道,还…还怕夫郎。

    遇见她,让洛清觉得他前几年受的苦,都是在为遇见她做铺垫。

    天色渐渐暗下来,寇苒的肉也出锅了。

    一掀开锅盖,一股子鲜香浓郁的味道直冲洛清的鼻孔。

    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洛清的双眸变得亮亮的:“好香啊。”

    .寇苒瞬间尾巴翘上了天,十分嘚瑟:“当然。你也不看看你妻主我是谁,做饭哪能难得到我。”

    看着她耍宝,洛清眼中一片宁静。

    真好。

    —

    用完晚饭,因为天色太晚的原因,寇苒只和洛清在院子里转了转,就回到了屋里。

    二人相对无言。

    想是烛光过于暧.昧,洛清的脑海中忍不住蹦出白天发生的事。

    一时间,他的脸又红了起来。

    瞧着他那含羞带怯,眼送秋波的样儿,老司机寇苒还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

    无奈的叹了口气:夫郎如此喜折腾,她是不是得给他喝点儿补肾的药?

    老这么来,她怕憋出病来,又怕把他掏空。

    当然,身体还是比嘴巴诚实的。

    等寇苒神智归位,惊奇的发现她已经把洛清扑倒在床上。

    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洛清娇.喘着,如天鹅颈般的脖子高高仰起,全心全意地承受着她给的宠爱。

    胡闹结束,寇苒体贴的帮洛清擦拭干净,还帮他换上了干净的亵裤。

    洛清脸色依旧红润,他温柔的凝视着为他忙碌的寇苒,满足的同时,眼眸深处还有浓得化不开的占有欲。

    他好爱她,好爱好爱……

    被他这么盯着寇苒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忍不住在他脸上啃了一口,帮他盖好被子,不舍的说:“我要走了,你好好休息。”

    猝不及防地,洛清的眼泪从他眼中滑落。

    寇苒急了,忙躺到床上,将洛清柔弱的身体抱进怀中,细声安慰:“怎么了这是?不哭不哭啊,不哭,乖~”

    洛清抱住她的药,将脸埋在她柔软的胸口,声音有些闷闷的:“不走好不好?我害怕。”

    就这?

    寇苒顿时哭笑不得。

    只因她沉默了,没有立刻回答他,洛清失落的收回手,转过身低低的说:“你走吧。”

    这是他以前从来没做过,也有赌的成分在其中。

    事实证明,他很幸运。

    寇苒先是一脸懵逼,随之连被带人抱进怀里,在他耳边低喃:“有娇夫在怀,我怎舍得离开。”

    说完,她坐起脱掉长衫,利落地钻进被子,与洛清紧紧相拥。

    这一觉,是洛清睡得最熟的一觉,温暖甜蜜到让他不愿醒来。

    —

    在温柔乡中浸泡了三天,寇苒终于舍得开店门了。

    这一天差点儿没把她忙死。

    中午抽空给桃子送了些吃的,下午又开始了无休止的忙碌。

    休养地差不多了的影冒着被仇家发现的危险,执意找到了拂溪。

    当她看到那个清俊的女子温柔对待所有病患的模样,麻木到她以为已经死去的心脏,突突跳了一下、两下……

    不齐的心率差点儿让影以为她患了奇奇怪怪的病。

    下定决心要向寇苒当面道谢的影找到正扮做瘸腿讨钱的桃子,将她带到小巷中说明了来意。

    桃子自然很支持。

    马不停蹄地将身上的脏衣服换成干净的,又在脸上抹了些黑灰,桃子带着影进了药铺。

    趁寇苒喘息的空隙,桃子拉着影走到她面前,很开心的介绍:“寇大夫,这就是我影姐姐。她已经痊愈了,今日特来感谢您。”

    见是桃子,寇苒微微勾唇,问:“吃过了吗?”

    桃子点点头。

    “影姑娘也吃过了吗?”

    影心中一突,眼中一片空白。

    她真的好温柔,不仅有耐心,还善良。

    如此正能量的人,吸引着满身淤泥、从内到外坏透了的魔鬼。

    寇苒只和她们简单续了叙旧,就又被忙碌占据了时间。

    忙的同时也有些哭笑不得,整个拂溪乡又不是只有她一家药铺,生病了非得等她医,也是奇事一桩。

    桃子还得接着乞讨,影的身份不允许她在太阳下站太久。

    于是二人相继离去。

    *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每一天都那么的平淡又温馨,不会让人觉得腻,也不会让人觉得枯燥。

    不知从何时起,寇苒身后多了道影子。

    上街买东西太多提不动时有她,遇到难缠的病人时有她,每天药铺里还有早已挖好的药材。

    寇苒十分不好意思,特意叫影出来委婉的和她交谈。

    至于效果嘛:对牛弹琴。

    人家想怎么跟就怎么跟,脸皮厚度堪比城墙。

    寇苒无奈了,一不做二不休,放弃劝说。

    因为说了也没卵用。

    *

    这天,寇苒正拨算盘算盈利和支出。影的声音回响在耳边:“有人来了,且功夫不低。”

    嗯?

    难不成是本草堂安奈不住要对她动手了??

    还没脑补出一系列追杀剧情呢,因为一个人的到来,瞬间杀青。

    “小苒苒,你重姐姐回来了,还不出来迎接!”

    寇苒:……

    得,浪费了半天表情。

    无论从表情还是穿着上,重铭依旧还是那副吊样。

    寇苒纳闷:为何时间不在他脸上砍一刀暴击呢?

    到时她一定送一面最大最亮的镜子,祝贺死骚.包成功毁容。

    “哎~~~有道是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这才多久没见,小苒苒就对我如此之冷漠,太扎心。”

    重铭表演欲望大爆发,也不管观众是否想看。

    眼瞅着重铭越来越过分,寇苒不耐烦的敲敲桌子,直接打断:“差不多就成了,我还得算账呢,你哪凉快就哪呆着去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