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947.遂阳后记(二)
字体设置
    落日余晖,残阳影照,随着修为的提升,程隅更珍惜能够漫步在遂阳山道的机会。

    从前的她更多的是疾驰而行,回到池海院埋头苦修,往往错过了许多沿途的风景。就好比此刻,在山‘门’下缓步行去的那一大一小的身影。

    “师尊,这一次你要带榆儿去哪里玩?”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欢欢喜喜的绕着一个青衣修士说道。

    “历练。”青衣修士淡淡的道。

    “哈,那是师尊的历练,榆儿可是要好好玩耍的。”小‘女’孩不在意他的清冷,对着自己的师尊挤眉‘弄’眼。

    青衣修士拍了拍‘女’孩的脑袋,道:“不可胡闹。”

    “师尊,胡闹是什么,可以吃么?”小‘女’孩捧了捧自己的脸:“榆儿还想去北渊,那里有好多的海灵贝,用幽灵剑串一串,灵火烤一烤,可好好吃了。师尊!我们再去好不好?还有,还有,海底那个会说话的万年海灵贝,我们这次去把它的大珍珠取出来好不好!”小‘女’孩半仰着脑袋,眼中冒着‘精’光。

    青衣修士嘴角微不可见的‘抽’动了一下,随之牵起小‘女’孩的手,继续前行:“好!”

    清冷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宠溺。

    青衣修士面目冷峻,浑身上下泛着‘逼’人的寒气,周身缠绕着若有若无的冰雾。从容的步下台阶,引得看守山‘门’的两个低阶弟子惊愕万分,连忙躬身行礼。

    待两人离去之后,守山的筑基弟子才敢抬起头来。

    其中一个大大的喘息一口道:“方师兄,那前辈是谁啊,我方才冻得差点背过气去!”

    另一个稍微年长点的弟子道:“让你平时好好修炼,你就是不听,现在尝到滋味了吧?这还是前辈已然收敛了,不然,你岂不是要原地爆炸!这位啊,是我们派化神大能顾灵君。”

    “化,化神?可我听说我们‘门’派的灵君在闭关啊?怎么好了?”小弟子不解的问道。

    “那是镇守灵君——殿灵君,五十年前,西极那场仙魔大战受了伤,如今还在闭关。据说当时伤势危急,这才没来得及让这位后晋的顾灵君‘交’接成为镇守灵君。所以如今,我们遂阳也成了天楚唯一个有两化神前辈在的‘门’派。”年长弟子颇为得意:“谁也不敢轻易得罪我们遂阳修士。”

    “原来如此啊。”小弟子猛地点头,随之又问道:“可他方才嘀嘀咕咕在和谁说话?怪渗人的。”

    ‘砰’的一声,年长的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脑袋,道:“这话要是被前辈听到,仔细你的小命”

    小弟子委屈不已:“我又怎么了?明明就是如此嘛。”

    “你这个猪脑子,十年前的那场收徒大典你难道忘记了?”年长的小声说道:“这位顾灵君收了一个‘女’弟子为徒,道号古潇!他方才许是跟他弟子在说话呢?”

    “那我怎么没看到?难不成那古潇前辈喜欢隐身?”

    “非也,你看到顾灵君手里拿的灵剑了么?那叫幽雷灵剑,十年前突然生了剑灵,结果这灵君就收了这剑灵为徒。还取了个和他大徒弟一模一样的道号,当时可是闹了好一阵轰动!这剑灵还未生出人形,我等修为低微的修士自然是看不到。”

    “剑灵,天啊,这剑灵还能跑出来?对了,顾灵君还有大徒弟,古潇?”小弟子似回忆,突然间道:“我在天瀚大殿的遂阳记事中看到过这个名字,不是说在仙魔大战中陨落了么?还是我记错了?”

    闻言,年长的弟子煞有其事的娓娓道来道:“的确是陨落了,许是顾灵君思念那位古潇真君,才寻了她曾经佩剑的剑灵作徒弟。这个说来话长,想当年啊,顾长廉收了个‘女’弟子,雷属‘性’天灵根……”

    小‘女’孩竖起耳朵,听得津津有味,道:“师尊,他们在说我们么?可有意思了。”渐渐却扁了嘴:“师尊,古潇不就是弟子么?他们说的什么意思?”

    顾长廉神‘色’不变,清俊的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榆儿,为师听说北渊雪域里的长‘毛’兔‘肉’质很是鲜美……”

    闻言,小‘女’孩方才还是‘阴’云密布的脸霎时间绽放光华:“真的么?师尊,快带榆儿去!”眨眼间就将方才的问题忘得一干二净,侧首之间,撇到山道上一抹金‘色’,当即楞在当场。

    察觉到小‘女’孩的异常,顾长廉猛然转身,却不见任何有异,问道:“榆儿,你看什么?”

    小‘女’孩擦了擦眼睛,再向那处望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随之道:“弟子方才好似看到一个长得可漂亮可漂亮的‘女’修,她穿着金‘色’法衣,她方才还对弟子笑了笑。可是一下子就不见了。”

    顾长廉收回目光,略一思索,重新牵起古潇的小手道:“许是看错了,走吧。还有,榆儿长大了也一定漂亮。”

    小‘女’孩当下欢喜雀跃:“真的么?有师尊这样漂亮么……”

    一大一小的身影,坐上飞舟,一下消失在天际。

    隐没在山道一角的程隅望着天际一闪而逝的飞舟,嘴角含笑,呢喃道:“云净,顾长廉真的做到了。”

    当年古潇和佑藏那场碰撞时,程隅见到了一闪而逝的金光,当下便放出了幕里乾坤,没想到后来收到的是古潇的一抹残魂。

    这残魂在当时看来,真的没有生还的可能。可是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程隅将其‘交’给了顾长廉,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以剑养魂的方式,让这抹残魂在幽雷灵剑中生成了剑灵。

    这其中的曲折程隅不清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还在猜测这剑灵是否还是当年的古潇,可方才看了她一眼,程隅可以肯定,她和程隅记忆中初见的古潇如出一撤。也可以肯定,她已不再是天魔魂。

    当然,让程隅更加没有想到的是,那道金光便是云净的最后一块舍利碎片。

    天魔魂之所以久久不曾复苏,也许就是因为古潇元神中暗藏的的舍利碎片。那佑藏定然察觉到了,动用秘法,压制了舍利,才让古潇终成天魔魂。

    “可是眼下,这最后的舍利碎片,成了古潇的保命符,也与之神魂合一,再无无法取出。云净,这该如何是好?”程隅呢喃。

    就差这最后一块舍利碎片,云净的修为就能恢复当年的佛修大能境界,就有机会遇到他的婆娑界,回到天净禅。

    可强行取出,古潇再无活路可言。

    “以一厘舍利,换一缘生机,失功德,亦是功德!”云净的虚影出现在程隅面前,目光澄澈,安之泰然。

    失功德,亦是功德。

    程隅缓缓点头,释然道:“你说的对,大不了你这次伤势恢复之后,我们还一起历练,能大成一次,就能大成第二次。等你功德圆满,重凝舍利,指日可待!我还想让天净禅的云净圣尊带我去西天大域婆娑界游历一番呢!”

    “好!”云净淡淡微笑,身影淡去,金光没入程隅识海。【啃书虎www.kenshuh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