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五章 谁又比谁高贵呢?
字体设置
    穿越之妖神为妃最新章节

    繁缕看着商陆那一副八卦的模样,真觉得这人没脸看。

    只不过,这其中的内幕,她还真的知道!

    “呵,你还记得去年,宫中的某位去道观祈福,一年...”

    商陆顿时把双眼瞪得贼大一阵骇然,“你是说!”

    去年后宫中祈福的只有一人,那就是王后公孙婉惠!

    “这不可能吧...”他们可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怎么会...

    繁缕用一副你没见过世面的眼神看着商陆,片刻后她才解释道:“他们是亲兄妹没错,但也真的有情。”

    当初公孙老爷子是看出这一点,才会把公孙婉惠送进了宫,本是想着混个妃嫔就好了,谁知道她竟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联合暠天,说她是王后的命,说她肚子里的孩子,将会是这天下的霸主。

    所以,就有后来的王后和太子遥。

    只这人虽然进了宫,但二人的联系却没有断。

    之前繁缕在调查公孙衍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可是姬连也不知其中意思,还是后来潜伏在燕国的楚国人,也就是拓跋戟的手下,给了她不少的帮助。

    让她捋顺了二人的关系。

    一年前公孙婉惠去祈福,她不知道是何意,但与现在别院的孩子联系起来,她这个大胆的猜测可是就九分真了!

    “我去,这也太...”商陆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了,“如果这件事被捅出来的话,燕国可就乱套了啊!”

    太子遥和太子妃的亲母(姑妈)与亲舅舅(爹),还给他们二人生了个弟弟。

    这错综复杂的关系,真真是话本都不敢写啊!

    “乱什么?姬濉只会让他们‘病逝’,他可不是个昏君,你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么?”

    繁缕说起这个,商陆想起一点,“我倒是听姐姐说起过,姬濉此人...”

    有点变态,他都能允许姬遥同后妃生子,而且还不只一个,他都还认下当了亲儿子,这点放在哪个帝王身上都不太会发生。

    “贵妃她...”繁缕眼中尽是担心,商文姬的长相,倾五国,如果姬濉真的有此爱好,那她是不是...

    “我姐姐刚烈着呢,姬濉都是哄着的,毕竟我家不是靠着他姬家吃饭的,到时候我姐姐真出了什么事儿,光脚的可是不怕穿鞋的。”

    商家虽然是燕国的子民,但生意可是称霸通木大陆了。

    如果姬濉做了不好的事情,他们可是随时能牵走到他国,到时候用商家的财力,可是能倾覆的了燕国。

    “还是小心点为好。”繁缕自是了解商家,了解商陆。

    当日在商文姬迫不得已被抬进宫中后,商陆就发誓要做姐姐的依靠。

    虽然以前的商家也不错,但与商陆手中的比起来,可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了。

    当然了,这其中也有杺爷的功劳。

    “不过这次,我们倒是有理由去趟秦国了。”

    就算司空懿炘查起来,他们也是本着公孙衍的私生子去的,顺便逛了逛不一样的望月阁。

    虽说有点自欺欺吧,但也算光明正大的理由,不至于让他把杺爷给藏起来!

    ---

    “阿嚏!”随杺摸了摸鼻尖,之后又连这打了几个喷嚏。

    想奇怪了,今日一天了,总是打喷嚏,摸着也不像是发热的样子,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杺爷这是不舒服了么?”望月阁的季秋,敲门进来,就瞧见杺爷坐在书桌前,看样子是在对账本。

    随杺挑着眉咧嘴一笑,“没事儿,就是不知道哪家的小姐姐惦记我了。”

    季秋回之温柔娇媚地一笑,而后把手中的汤碗递到随杺的面前,“掌柜的,这是奴家亲手炖的中药汤,可以抵挡风寒的。”

    “季秋真是贴心啊。”随杺也没有拒绝,直接喝了起来,边和还夸赞道:“味道还真不错。”

    季秋见他喝的痛快,脸上的笑意越来越真了。

    她慢慢地靠近随杺,看着皮肤如此好的公子,心中一阵阵火热。

    只这抬手还未碰上他的胳膊,就被他给挡下了。

    随杺抬脸笑看着季秋,就见她小脸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红晕,慢慢地玉润的耳垂也红成一片。

    这让她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思索片刻说道:“不过这你衣服穿得也太少了,今日你休息,还是多注意保暖才是。”

    “爷是在关心奴家么?”难到他对自己...

    随杺确定的点点头,“当然了,像是你这么好的女子,自是应该有人关心的啊。”

    “奴家以为...”季秋的话没有说完,随杺也明白,她们这些姑娘们,都以为自己会看不起她们呢。

    但都是人生的,谁又比谁高贵呢?

    “自打你们进望月阁我就说过,不要妄自菲薄,你们哪一个都不差。”

    “爷...”季秋望着随杺,眼圈儿微微红了起来,她与她们都是样的啊...

    “好了,去休息吧。”随杺真是怕自己再多说几句,这位美人儿会哭出来。

    唉,怎奈何她不是男子,实在是无福消受啊!

    季秋浑浑噩噩地从楼上下来,还未走到最底下,就被几个人给拦住了。

    “呦呵,有的人啊,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还想攀高枝,都是花楼的妓子,爷还能瞧上谁不成。”

    一大早又是炖汤又是挑衣服的,真当她们都是瞎的不成?

    鸡窝里还能真的出凤凰?就算真爬上掌柜的床,不也是个妓子么!

    被人当中戳穿心事,季秋顿时脸色惨白,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被我说中了,不好意思了?”

    几人不屑地冷哼道:“既然知道不好意思,就不要厚着脸皮的往掌柜面前凑,我们姐妹都好想在掌柜面前好好讨生活呢!”

    她们来了这么久也看出来了,这个掌柜行事作风与那些花楼里的掌柜都不同,对她们好不说,把她们当正经人看才是真的对她们好。

    而且这个掌柜还不好色,如果季秋的小心思被掌柜知道的话,说不定会引起对方的反感,到时候还不是她们这些姐妹们跟着遭殃。

    季秋被她们说的脸通红,眼圈也通红,最后用力推开了她们的包围,快速的回了房间。

    只她们的所有经过,都被楼上的二人看的、听的,一清二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