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你唇边有糕点
字体设置
    楚中蛊最新章节

    少女在前走,每一步都踏在松软的白幕上,小小的脚印宛若雪地中的一只白鹿,浑身白毛袄包裹的严实,却束缚她的脚步。**shu03.com更新快**

    走了好几步就停下来,扭头望向身后的少年,皙白小脸上只露出一半的眼眸,带着几分慵懒骄纵。

    “我累了,走也走不动了。”

    从方才树下走过来,不过才数十步,少年跟上来的每一步都踏在少女踏过的脚印上,两种不同大小脚印交融在一起。

    每一步都留有两步的距离。

    见少女转身望他,他手中的剑鞘莫名的湿润起来,使他又使上几分力道,试图将手中之物握住。

    “你想如何?”

    很是正直的问答,他心中确实是想知道少女想要些什么。

    就好像无论她开口说些什么,少年都打定主意去为她得到,这心中的嗜念越离她越近,便越控制不住。

    少女听见这么硬邦邦的话问过来,以为他是不耐烦了,难道是自己表现的太过娇蛮了?

    语气又柔和起来“我想......想你背我。”

    最后那话就像是封在口中一般,开口吐露出来实在是耗劲。

    且为何耳后十分不争气的火红起来,她也不争气有些躲避对面少年的目光,却又好奇想再瞧一眼,只心中暗想枳望一眼,悄悄再望一眼便好了。

    两步外的少年听后却是一愣,微低头才瞧见这么个小八哥已经把整个脸都埋在白毛袄中,裸露出柔顺被琯好的发髻。

    一步......

    两步......

    三步。

    等少女再抬头望时,面前空空如野。

    也不是很失落,却又觉得哪处空荡荡的。

    “上来吧。”少年低沉稳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白毛袄划过雪地中,划出一股漂亮的弧线。

    髻端那串绯色步摇随着少女眼角弯起的月牙摆动,光抹穿透下映在墨痣下栩栩眉梢,人若桃色别样宴。

    背上毛茸茸的袄触在少年的后颈,伴随而来的是白嫩的小手环住,少女期期艾艾娇羞又秉承矜持道“你可要背稳了我,莫让我摔了下去。”

    说话间呼出的气息缠绕入了少年心间,少年伸手背好少女,手中触及毛袄又滚烫般的离开,握紧了手里那把剑。

    一片茫茫野中,一灰衣一白袄,皆觉今日甚好。

    郊外小院子里,天刚刚不近暗下来,这院中灰衫少年手指灵活传过这竹片,节节竹片交织一起,雏形好似个轻巧的小背椅。

    “你喝水吗?”少女手里端着方才竹片剩下竹节所做的杯子,竹杯中冒出热气,看得是出刚烧好的水。

    妤枳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你喝水吗?这话已经反复问过不知多少遍了。

    手中的水也热了好几遍。

    少年抬头,眼神找好目标,望向的不是那杯茶水,而是端来茶水的少女细致白皙的面容。

    “放旁边吧,我做好了就喝。”

    少女将手里的竹杯替换掉桌上那被冷掉的水。

    自己却坐到了少年对面,一双眼望向少年低下下颚的弧度。

    不似粱衡那样唇白齿红的翩翩君子,也不像元沥那中带上几分病气的贵公子,细品下才发现他也是带着一双桃花眼。

    鼻梁高挑,唇形单薄,许是常年生活在暗处,肤色比起常人更白皙。

    曰兹所注解的每日贵公子大全里说道,男子唇薄,天性淡薄,性情冷冽,是以及难捂热的下等选择。

    妤枳如今自己体会来,却觉眼前这人虽面上冷淡及了,实质上似乎不是这样的。

    如若轮到她来注解一番,却是要推翻曰兹的理论。

    这人,也是好看极了的。

    二十八鞭子这竹背椅十分认真,并未发现妤枳对她的上下打量。

    她说,明日她想在屋内躺于靠椅上烤着炭火,瞧明日的初雪。

    那便为她做一个,二十八不再纠结于为何对眼前的少女如此在意,他好像惯了目光只瞩目她一人。

    他,甘之若于。

    况且,小靠椅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饿了吗?”

    少女坐在这小院子里,不知不觉倒是有些想起司岳那小东西的夫君,那个名唤阿旺的,做的一手好菜。

    如今想起来,那味道也是让人怪惦念的。

    二十八手中编好最后一个结尾,将它轻置在另一边已经做好的斜躺摇椅上。

    才转过身回答妤枳“你饿了?”眼神极为认真,好像在细致讨论这个问题。

    不是他故意为之,他一旦接了任务,数日不进食也是有的,故而对于饥饿一事确实是过于迟钝。

    闻言这个回答,妤枳显然不是十分高兴,她一个女孩子既然开口问了,便就是饿了,他问的这样认真,显得她好像莫名的像个饿死鬼。

    于是厚着脸皮问答道“我不饿,就是问问你。”这笑意扯的十分艰难。

    想她在元王府的时候,岩雀可没少过她一顿,以至于她一度觉得自己胖了好一圈。

    罢了罢了,少食一顿也没甚的。

    妤枳既然说她不饿,二十八又开始倒腾起来眼前这个靠椅,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如若不出意外,今晚做好,明日她就可以躺在上面望初雪了。

    原来谈情说爱竟然是这般无趣,看来也没什么曰兹口中所说的乐趣。

    妤枳才不过几个时辰,就开始丧失了方才雪地里的怦然心动。

    那她都谈情说爱也需做些那话本子才做的事,她顺手将杯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又放于桌上。

    开始回忆起往日里,那些话本子。

    等她好不容易想起些的,皆是印象深刻至极的“天雷勾地火”。

    这些所谓论起皆为是顺其自然,她也无法强求。

    眼神一瞟,见桌上的竹杯不见了。

    再望,那茶杯正好好的端在二十八手中。

    他正待入口。

    那茶!是她方才刚喝的。

    这样一想竹杯上还沾着她的口脂,那......薄唇正覆上口脂的位置上。

    她眼眸微微转下,想遮掩望向那薄唇的目光。

    心中念了一万遍的,菩萨戒。

    她怎的,就如此去想......

    二十八喝完水后不明所以的看向低头面红耳赤的妤枳。

    妤枳脑子都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十分忍不住抬头想再看一眼。

    见面前的少年正望向她,以为她怎么了,一双眸子观察的细致,落在妤枳眼中却是......

    勾她犯罪!

    未等二十八开口询问,妤枳眼睛微微一眯,伸出手环上他的颈,缓缓抬头,轻轻啄了下他的薄唇。

    二十八被这突如其来的吻愣住,唇上还存留有她的气息,带着些许的湿润“你......做什么......”

    妤枳被这一问,才想起自己方才做了什么不知羞的事,干脆破罐子破摔,唇角微微弯起,露出一抹玩味笑意

    “你方才唇边有糕点,我为你拭去。”

    看吧,话本子里的话一般都是百搭的。

    许是方才靠的太近,鼻息间全是他的气息,连带着他望过来的视线也是滚烫的。

    她微微一笑,刚想收手,见好就收。

    腰间就带过一双手,带的离他更近了些,如今鼻翼间也只差毫分。

    “你唇边也有糕点,我为你拭去。”

    二十八瞧了半晌,忽而薄唇又覆上,即生疏又强硬,那环绕的气息落在面颊上,二人缠绕间,呼吸越发紧凑。

    妤枳觉得搂住自己的那双手抱的越发紧,几乎要将她吞噬。

    她方才渐渐放下的手,又不自觉的搂上她脖颈。

    心,当真是要脱离出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