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情人节的最后泼一盆狗血
字体设置
    双面天后最新章节

    几乎把整个家里所有的东西翻找过一遍,林柳柳最终没能找到点什么。

    家里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生活过的痕迹。

    原来,自己家里一件带有李默味道的东西都没有。

    这个发现让原本还心生一丝妄想的林柳柳通体冰凉。

    看似两人住得极近,阳台上的两扇玻璃门打开就能自由沟通,实际上,当李默关上了他家的那扇,她便只能在门外看着。

    门内景象一览无余,可想进入却是万万不能。

    这不正是两人关系的具现么。

    李默,是她看得见,误以为关系极近,实际上却触碰不到的人。

    如果是平时,林柳柳就不会做什么多余的事情了,但现在,孕期格外脆弱的心灵,让她执着地想从李默那儿得到一些安慰。

    所以,她难得的破了例,主动给李默打了电话。

    电话并没有被接通,响铃三秒后就被挂断了。

    然后,她手机上收到了一条信息:“林导,我是默哥的助理小安,默哥现在在走戏。您如果有什么急事,我代为转告?”

    是了,李默现在在拍戏,不方便接她的电话。

    而且,她越界了,在李默还有工作的时候,她不应该贸然打电话的。

    林柳柳狼狈地握住自己的手机,一个字一个字的打下回复:“没什么大事,就是我这边忙完了,想商量一下上次提到的演唱会的事情。”

    “也不是什么急事,你不用告诉他了。”

    你看,除了工作以外,她没有任何的正当理由与李默联系。

    或许一些更重要的工作伙伴的电话,都不会被李默的助理这么毫不犹豫的挂断吧。

    算什么呢?她这样。

    如果她不是个只拍综艺的导演,如果她能拥有更好的平台,会不会,更好一些?

    疯长的野心在看到暗下的手机屏幕里印出来的自己的脸时骤然停止。

    李默的经纪人和助理说不定会在背后偷偷笑她吧,又不是什么真的圈里大佬,还学别人玩什么送资源那一套。

    她连个人样都没有了,怎么配奢求人的感情。

    突然的,林柳柳只觉得自己非常的恶心,这样扒着李默不放,真恶心。

    孕吐反应来势汹汹,林柳柳趴在马桶边缘,只觉得自己快要把所有内脏一块儿吐了个干净。

    李默的电话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打过来的。

    林柳柳强忍着呕吐的,接了电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什么都没发生。

    “小安说你刚才打了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

    林柳柳勉强挤出一丝笑,哪怕李默看不到,可惜,还没能完整的说出一句话,呕吐感就压制不住了。

    把手机尽量拿远一些,林柳柳吐过一轮后才勉强可以继续说话。

    “你现在应该没什么空,我先挂了,有事我们当面说吧。”

    “等等,别挂,你刚才怎么了?”

    林柳柳坐在浴室冰凉的地板上,呕吐过后的声音粗噶难听,比平时的声音还要刺耳几分。

    无言抬头,林柳柳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眼眶里不停地落下。

    “没什么,上高原的时候高原反应比较强烈,伤了肠胃,还没养回来。”

    “哦,我本来想跟你说,我爸妈来剧组探班了。”

    “你刚下高原?我这边大概还有半个来月杀青,你在家好好休息,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舟车劳顿的我怕你吃不消。”

    握着手机,林柳柳只能闷闷地说出一句“我知道了。”然后万般无奈地挂断了电话。

    林柳柳恨自己没有忍住那一轮的呕吐,才让李默找到了劝说他不去的理由。

    什么舟车劳顿,不过只是不想让她过去的借口罢了。

    是除了父母以外,还有别的谁去探班了吗?什么样的人?多大年纪?脾气好不好。重点是,声音好不好听,还有,好看吗?

    李默,你的那串项链,到底是为了给谁呢?

    是父母介绍的,你也觉得合适的,想要今后一同度过余生的人吗?

    是了,李默比她还要大上两岁,三十四了,也功成名就,粉丝都开始催婚了,想要拥有一个属于他的家庭,是人之常情。

    这也意味着,李默对家庭未来的畅享里,没有一丝一毫与她有关。

    从一开始就不会与她有关吧,连他身边最亲近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还有她这个存在,李默是从一开始就只把他们的关系定性为关系吧。

    她怎么,总是在被人劝退呢,公司也是,节目组也是,电视台也是。到现在,李默也要劝她识相点自己滚蛋了吗?

    或许,唯一没有劝退她的,就是学校了吧,在她发生意外进行治疗的时候,是学校的老师经常地对她进行着关怀,也破格允许了她带着口罩上课,公司劝退她的时候,也是学校的老师介绍她去的制作公司。

    她不想再经历再一次的劝退了,那些人嘴上说着你很好,只是不适合,其实潜台词根本就是你一点儿也不好。

    她不想再在李默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从合作开始,也从合作结束,就让她送完李默一轮最完美的五城巡演,然后潇洒地转身离开吧。

    唯有这一次,她想让自己保留一点尊严。

    花了五天,林柳柳参考了柳翎开巡演的经验,根据巡演定下的五座城市来制定了五个符合当地特色的主题,并且开始联系场馆与器材,把方案与框架发给了李默的经纪人。

    其实她是想直接发给李默的,但李默拍戏的时候总是很专心,发给他说不定过好几天才会看,他能等,她的肚子却等不了了。

    没想到,晚上就接到了李默的电话:“这方案你什么时候开始做的?”

    语气很严肃,林柳柳便带了几分的小心来回话:“回来以后开始做的。这个只是个框架,有什么问题你都可以提,我改方案很快,你知道的。”

    “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林柳柳眼眶又红了:“我知道的,我不会过来打扰你。”

    “我习惯工作了我总是想找点事情做,我知道你那边很忙没什么空一条一条对接回复,我之后不会了,框架有什么问题你让你经纪人都发给我,我会改完。”

    “完整方案我先做着,细节问题等你杀青以后再和你沟通。”

    其实林柳柳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的。

    只是,呕吐感强到让她很难克制,她只能抓着手机狂奔到了洗手间,仓促地打开马桶盖一阵狂吐。

    慌乱中,她听不清电话那头的李默说了些什么,当然她也不想去听。

    挂掉电话,林柳柳又吐了快十来分钟,晚餐好不容易吃进去的东西被她吐了个一干二净。

    等这个方案改完,她再去医院一趟吧,毕竟是好不容易才有的这个孩子。

    或许,等这个孩子生下来,她就会有家了。

    她和柳翎终究还是不一样,她渴望亲情渴望友情渴望爱情只是不得不将渴望封锁,柳翎才是真正的快刀乱麻无欲则刚。

    只庆幸柳翎这会儿也是事赶事,不会见天的盯着她这头,一点小问题倒也没那么容易穿帮。

    又这么过去了十来天,林柳柳不断地跟柳翎确认着开演唱会需要注意的细节,并且开始针对李默的粉丝群体做调查问卷,只为了做出能够让到场的粉丝都感到满意和惊喜的一场演唱会。

    这个过程中,难免会看到一些粉丝对除了演唱会以外的东西的看法。

    {说实话,你们有没有一种感觉,哥哥可能要恋爱了?}

    {你不是一个人,默哥上次买项链被拍,我是觉得那项链应该不是送妈妈的,默哥送妈妈应该不会买这样的项链。}

    {只希望默哥如果公开的话,对方长得好看一点但别是什么妖艳贱货,戏少一点。}

    {我们老粉是看得开啦,新粉估计挺难接受的吧。}

    {默哥都快三十五了,还不让有女友那也太没人性了吧,是人都有生理需求的。}

    {我觉得我连作妖的都能忍了,但不够好看绝对不行。妈丑很容易生出来孩子丑的,不想给丑娃当妈粉还要硬着头皮夸可爱。}

    {你倒是想得蛮远,女朋友影子都没看见就想着孩子的事了。}

    {我这叫未雨绸缪好吗,默哥这年纪爸妈肯定急着抱孙子啊,公开之后有孩子估计也是一眨眼的事情了。}

    {阿梢真的标准事业粉哎,明明话题是她挑起来的来着。}

    {对啊,阿梢你一点都不好奇哥哥的另一半是什么样子的吗?}

    林柳柳打字的手有些发抖,只能换成语音输入{我事业粉嘛,只要公开以后不影响事业就行。}

    {唉,我要是也能像阿梢这么纯粹就好了。但我真的有很强的预感,哥哥可能很快就要告诉我们那条项链的主人到底是谁了。}

    {别说了别说了,再说我就要酸成柠檬精了。}

    林柳柳想了很久,才慢慢打字{那个,有件事情想跟大家说一声。}

    {我过一段时间,可能就要升级成妈妈了,家里没有能帮我分担带孩子的人,我可能会比较忙一点,群里没有看到我也不要担心。}

    {哇!阿梢小姐姐居然结婚了吗?怎么都没有告诉我们啊。}

    因为触发关键词,聊天群里飘下来一对一对的婚纱小人。

    林柳柳的视线又开始模糊:{没有,我是单亲妈妈。}

    {对不起……小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我我我!我学护理的,阿梢小姐姐有需要的可以随时找我!}

    {还有我还有我,我有不少靠谱月嫂公司的联系方式,我待会儿就给你推过去!}

    {阿梢小姐姐知道预产期了吗?大家也认识这么久了,我也想送点东西给宝宝啊。}

    {我啥也不会,我能报名当干妈吗?}

    {一边儿去,我特擅长逗孩子,阿梢小姐姐请优先考虑我!}

    群里的气氛欢乐而祥和,但林柳柳却格外难过。如果大家知道屏幕后面的是她这样一个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李默的,会恨透她吧。

    可是,她还是舍不得网络背后的这些人带给她的善意,因为她虚构的李默粉丝的身份,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便对她释放无限的温暖和包容。

    这样的她们,让她愈发害怕谎言被拆穿后的狼藉。

    这次进群聊天,林柳柳足足用了三天才平和了心态,时间愈发的紧了,为了及时做完方案,她只能加班加点。

    连续五六天没睡什么觉,才把方案做完,为了发方案,林柳柳解除了李默手机号和微信号的黑名单,把这个做完的方案发了过去。

    果然,李默很快打了电话过来,语气很凶,凶到让她鼻子又酸了。

    耳朵里翁鸣声一串接着一串,让她根本听不清楚李默说了什么。

    她只是很难过,为什么李默要这么凶呢?

    只是聊工作,也不能让她从李默嘴里听到几句好话了吗?他就这么急着甩掉她这个包袱吗?

    可是,她真的没有想扒着他不放的。

    “我知道,对不起,我知道你拍戏的时候不乐意看到这些别的,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她还能说些什么呢?

    林柳柳不停地道着歉,却好像热油一样把李默的怒火浇得更旺盛了。

    “李默,我真的是很用心很用心的做完了方案才来冒昧打扰你的,能不能拜托你至少看一眼,看一眼再否定呢?”

    “还是说,你其实不想把这个方案给我做,之前只是搪塞我……”

    “是了,你没有说过一定要给我做,你只是说,想做就去做。我知道了,这段时间打扰了。”

    挂断电话,林柳柳的眼前一阵又一阵的发黑。

    她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强撑的那一口气散得干干净净,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医院好像不太现实。

    不得已之下,林柳柳给自己打了个12

    。

    好像,她经常被救护车抬走,真是浪费公共资源,等这次出院,她再去给医院捐几台救护车吧。

    医院里收到她这个病人,也是挺无奈的,没办法,只能叫了医务处过来善后,毕竟林柳柳住的地方还是挺贵的,医院不用担心她付不起医药费。

    林柳柳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睁眼后发现自己面前坐着的人是李默,下意识就发了个抖。

    “你真挺让我刮目相看的,孕期高血压,高反后遗症,肠胃炎,低血糖,你能不能稍微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一点。”

    林柳柳觉得自己确实是生病了,不然怎么会一点重话都不能听呢。她挪开了视线,努力克制不要让眼泪掉下来。

    “你在这待着容易被拍,我醒了你就走吧,我会自己请护工的。”

    说完话,林柳柳侧过身去,蜷缩成一团,压抑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李默坐到了她的床边,扳正了她的身体,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是我不好,你生病,我不该凶你,不哭了乖。”

    除了三个半月前那次梦中无意识的哭泣,这还是李默第一次看到林柳柳哭。

    林柳柳双手攥成了拳头,抽泣不止:“你过来干什么,被拍了怎么办,你走,你马上走。”

    “被拍了就被拍了。我三十多了,没有点绯闻才奇怪。”

    林柳柳说不出话,只是眼泪流个不停。

    “李默,我死不了,我不用你在这管我。”

    “反正你们到最后都会不要我的,她说的对,在别人不要我之前,我要都把你们全扔掉。”

    “不是你们不要我,是我不要你们了。”

    林柳柳的头埋进被窝里,抽噎声止不住地一声又一声。

    李默掀开被子,把人捞进了自己怀里,持续而坚定地抚摸着她愈发瘦削的脊背。

    “柳柳,不哭了,没有人不要你。”

    “骗子。”

    “全都是骗子!”

    “你不是都有想要一起共度余生的对象了么,还来管我干什么。”

    “四年了,你周围没有一个人认识我!你防什么一样防着我和你爸妈见面,可是我根本就不想见他们!我根本就不想见他们你不需要防贼一样的防着我!”

    “是,我现在就是个怪物,我声音难听,我是个爸妈都不要的人所以你也不在乎我!那你走啊,又要摆出这样一副温柔的样子来哄得我对你放不开手。”

    “你难道怕我爆料吗?四年里我到底有没有把自己藏好你心里没数吗?”

    “是,我知道七月我去找你是我不好是我越界了。我只是,我只是想你,我没有要逼你承认我,我知道我不配我看得清我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我根本在你眼里什么也不是。我不该自取其辱。”

    “可是李默,我也是人,我也会心痛,我从十九岁以后再也没有真正快乐过,可是我从来都没有伤害过别人!为什么你们都要来逼我?为什么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卑劣这么贱呢?”

    没怎么吃饭,林柳柳其实已经吐不出来什么东西了。

    可在她哭诉的过程中,她还是止不住一阵又一阵的干呕,夹杂着因为哭得厉害而止不住的打嗝,配上她沙哑而粗噶的声音,其实有些让人瘆得慌。

    这一切,她自己心知肚明。

    林柳柳的眼前一片模糊,有泪水的缘故,也有因为缺氧而眩晕的缘故。

    她只能感觉到,李默扶着的力道好像轻了些许。

    果然,是听到自己不会说什么不该说的,所以准备放心走了么?

    希望柳翎这时候别来叫她,她不确定自己现在能不能受得了柳翎那张扎心从不犹豫的嘴。

    不知道,那串项链的主人爱不爱吃醋。

    不过就算是个醋坛子,应该也不至于吃她这么个丑东西的醋。

    真是无语,哪怕是惯用的鸡,这么多年的老顾客散了,也能得点什么作为好聚好散的分手费。可她呢,果然是舔狗不得house吧。

    她又想起了某个男演员背地里对她的调侃。林柳柳那样的,还好只拍综艺不拍戏,不然想到自己有一天为了角色要落到她手上,真是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这么多年也没吐,李默,真是,为艺术献身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