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拜伦
字体设置
    俞星城还是端详了他脸一会儿, 似乎在考量会不会真的留疤, 到底什么时候会好。(啃书虎www.kenshuhu.com)

    炽寰拿手抓了抓头发,想挡上, 俞星城拦了一下:“别挡了,头发不干净,万一发炎就不好了——虽然也不知道你们妖会不会伤口发炎。你把头发扎好了,别披头散发的到处乱跑。”

    炽寰应了一声,随手拢起头发, 拿起腰间挂着的红色小风车,极其利落的就把头发盘上了。

    他一边盘头发, 一边走过去照镜子,这小子盘头的时候动作潇洒漂亮, 一抬手袖子往下滑, 露出一截年少舒展的手腕,俞星城心里感慨:他倒是大部分时间傻不愣登, 极少时候,在各种细节里让人也能感觉到魅力啊。

    俞星城抚了抚胸口也起来了:“我要去找裘百湖和小燕王他们, 别让他们担心了。”

    炽寰倒是性格不黏糊, 也不非说让她躺下,仿佛是很相信她自己的判断, 就起身帮她拿外衣, 貔貅从一旁的软榻上蹦跶下来,绕在她脚边乱蹭。

    俞星城换衣物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里衣衣带被解开后, 十分潦草的打了个结,她想了想睡梦中那只手,忽然转过头去:“你是乱碰什么了吗?”

    炽寰正要伸手去拿桌子上的椰枣,忽然收回了手,立马道:“没有啊!”

    俞星城:“……我是说,你有没有偷偷解我衣服。”

    炽寰:“啊,怎么啦?我看看你那个烙印嘛!哦,我知道你要脸又特讲究,所以都是没人的时候看的。小燕王他们来看你的时候,都是一个大夫稍微扯开了一点让他们稍稍查看的。我可护着你了!绝对没让你丢人——”

    俞星城叉腰:“所以你就乱解乱看了?!”

    炽寰瞪大眼睛,一副“你干嘛生气的样子”:“你里边不还穿着一件小衣吗,绣着葡萄花藤的。哎哟我什么没看过呀,你还要避我了吗?”

    俞星城气笑了:“你不是男的吗?你要是跟貔貅一样我就不避你了!”

    炽寰似乎本来想说“我跟貔貅怎么不一样了”,却又咽下去,看了一眼乱转的貔貅:“别把我跟傻狗相比。行行行,你要是把我跟小燕王啊什么的比那我也没好说的,不过我以前又不是没看过!你去泡温泉的时候还跟我一块儿过。”

    俞星城傻眼:“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

    炽寰耸肩:“好吧,是上云神殿的时候。你说那个时候不是你,我也信,确实不算。身材都不一样。你现在胸口比那时候肥多了。你快减减肥吧,自从你离家出来之后,胖的你那吊带小衣都快勒不住肉了!”

    俞星城扶着柜子,差点没站住,一时半会儿没明白炽寰到底是在骂她长胖了,还是说她身材……变好了……

    俞星城琢磨了半天,还是确认了一下:“我胳膊没胖吧。我觉得我还好。”

    炽寰:“胳膊没胖。我也没说你胳膊啊。说你前胸胖了。”

    俞星城忍不住手搭在锁骨下头:“胖了这儿……也不难看吧。”

    炽寰伸手拿了个椰枣吃了:“但肉多了就是肉多了,我也没说假话。”

    炽寰以为俞星城会气到打他脑袋,但俞星城倒是一脸欣然接受,甚至投来了“你就是个傻子”的表情,哼着歌继续穿衣服:“不是假话也挺好的,以后这种真话,多说。”

    俞星城收拾好之后,才走出房间,不少见到她的官员与水手,大喜之下连忙跑过来,又是问她的状况,又是探出栏杆喊道:“快去跟下头的人说,俞少卿醒了!”

    俞星城笑了笑:“别嚷嚷的像我出了什么大事儿似的。”

    一位仙官道:“大家都以为您真的醒不过来了!燕王殿下和裘大人把你送回来的时候,那急的——我们都觉得这埃及要是如此欺负人,那真就打一场仗吧!”

    正说着,俞星城就瞧见裘百湖从甲板上冲过来,挤开人群,未开口就把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拽着她胳膊道:“走,去上头说话,让殿下也瞧瞧你。哎,你们,别在这儿挤着,把话传下去,俞少卿都好,没什么大事儿。大家别都心里吊着。”

    裘百湖紧紧抓着她胳膊往上层走,口吻却轻柔:“你注意台阶。身上没有不舒服吧——那烙印呢?不流血了?不疼了?”

    还没到三层,小燕王已经跑了出来,瞧见她松了口气,又缓缓把手背到后头,倚着栏杆笑了:“你这睡得也够久啊。把我们这些劳碌命的都撇下,一个人昏睡两三天,这是给自己放了个假啊。”

    他嘴上虽然调笑,但是等俞星城走近了,还是忍不住抬胳膊扶了她一下:“好久都没见你这么弱不禁风的模样了。脸色白的那些搽粉的女人都羡慕你——可还疼?”

    俞星城隔着对襟褙子的衣领,摸了一下锁骨下头:“不怎么疼了。只是我用不出来灵力。但也不要紧,我那点灵力也未必有什么大作用。”

    小燕王眸子暗了暗,似乎觉得让她受伤也是他的责任。他道:“怎么会,还是要想办法尽快解决此事。当初在印度德里,没你的灵力灭那洗火,多少人要死于蔓延的大火啊。我一直在想,如果埃及那豹子头女人这样欺辱你,我们还有没有要跟他们合作谈判得必要。欺辱你损害的不只是你一人,更是我的脸面,大明的脸面。”

    俞星城与他一同走入议事间里:“我自己被欺辱的份自己讨回来就是,但万不可因此误了大事。那个豹子头女人,其实应该是一位埃及古神,或许对我有了什么误解,她未必懂多少政局,不能跟苏伊士运河一事混为一谈。”

    小燕王跟个大太监扶娘娘似的,搀着她坐下了,道:“我本以为是妖,却没想到居然是神。听说埃及神灵众多,古神大多有鸟兽面孔或身体。不过,你说这些神不参与政事,我却不认为。埃及总督为何如此着急冲动的想要让埃及独立,怕是既跟奥斯曼帝国处在多事之秋有关,或许也跟这些古神的撺掇有关。”

    俞星城皱起眉头:“可埃及总督应该是位虔诚的穆斯-林,他可是修建了一座以自己命名的清真-寺啊!”

    小燕王摇头:“大部分伊斯兰教徒与基督教徒,都十分排斥其他信仰的人群,他却能让埃及神在他身边,说明他根本不可能非常虔诚。至于修清真_寺,他或许并不信奉某一个教派,而是信奉宗教本身的力量。”

    俞星城:“如果是这样,那也能解释这古神为何对我出手了。”

    既是有神之间的仇恨,也有对她阻挠埃及独立的愤怒。而且这古神怕是希望埃及独立之后,重新信奉埃及神话,修建卡纳克神庙那样的虔诚之地,来巩固自己作为神的力量。

    俞星城:“那古神应该没法轻易离开埃及,我们去往奥斯曼的时候,或许可以旁敲侧击的问一下埃及总督的想法。他如何和古神合作的,又打算如何对待这些古神?”

    小燕王:“说到这个……我本不打算让你跟着同行去奥斯曼的。”

    俞星城有些着急:“为什么?这事情怎么会不让我参与。”

    小燕王手撑在桌子上:“我怕那女神会再露面,再给你造成什么伤害。那是神,不是妖,我们防不胜防。你知道几天前,就在桌子前,你忽然眼睛便直了,豹头女神在原地什么也没动,你却眼里映射着日光,然后惨叫一声就摔下去——甚至昏迷之前还在怒吼,叫那个□□字。”

    俞星城轻声道:“塞赫麦特。”

    小燕王立刻靠过来:“是!就是这个名字。我们根本都不知道这烙印是怎么打在你身上的,更别提阻止了!”

    俞星城看他眼底真的有后怕之色,笑了笑安慰他道:“我反而不怕了。这位塞赫麦特,是出了名的疯狂与好战,但她只在我身上打了个烙印,而并不是杀了我,这只能说明——要不然,她从来就不想杀我。要不然就是,她杀不了我。”

    小燕王微微一愣。

    俞星城笑起来,她把愤怒不甘留在了房间里,面对他人的时候,依旧自信:“或许这些古神并没有那么强大。或许我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弱小。请你让我去吧。就算我不用灵力,也能达成自己的目的,也能击败敌人!”

    小燕王看了她一会儿,直起身子来笑了:“好。我相信你。俞少卿,回去收拾收拾,我们明天要坐船去往亚历山大港。和埃及总督一同前往伊斯坦布尔。”

    第二天,俞星城与同行的约三十人,为了保险起见,她也带上了貔貅和炽寰。炽寰一路上化作丫鬟,给她拎着行囊,一路上紧紧贴着她走。

    他们先来到了开罗,而后乘尼罗河观光船,前往亚历山大港。

    这艘观光船似乎是埃及的河上明珠,豪华游船,客船上本会承载着各国富有的观光客,这次却被埃及总督包下,成为他们顺水而下的交通工具。游船上有几十位白色衬衫深色肌肤的仆人,羊绒地毯,棉纺软床,埃及金器与沿途风光。埃及总督请她们吃着法餐,似乎在展示着埃及的富饶,但俞星城可见过那些在运河工地上因为疟疾而半死不活的劳工。

    阿里的展示,只让她愈发觉得,埃及贫富差距极大。

    当然阿里对于她受伤一事,表现了十分的愧疚,但俞星城也不会把他的话太当真,就这么翻篇过去了。

    但当她想要多询问一些埃及古神的事儿的时候,阿里也是各种岔开话题绕过去了。

    显然彼此还都十分提防啊。

    到达亚历山大港之后,俞星城才发现,除了一些希腊时期的神庙,这里车水马龙,繁华的像是东西方十字路口,到处都是石砖建筑的银行与证券交易所,还有赌马场、俱乐部与音乐厅,街道上能听到来往各国的语言,各种肤色。天空高远,海浪推来,空气中都是金钱、香水与枪支的味道。

    俞星城与他们登上一艘大船,但这艘船甚至没有人力摇桨和风帆,纯粹以蒸汽机为动力。

    据阿里介绍,说这个季节的风向不适合北行,所以不会在夏季使用带帆船,而埃及造船技术先进,纯粹使用蒸汽机便能以极高的航速在海面上行驶。

    俞星城:“那这样久不用害怕海盗了吧。毕竟我听说,地中海海面上,有不少实力强大的海盗。”

    阿里:“也未必。只要不碰上某一支。也不知道该说他们是海盗,还是海军。他们本身是希腊的大海盗,却从英国人手中得到许多先进的战船,最早领导他们的,就是一个曾经流落到希腊的,极其有名的英国诗人。后来那位诗人名声大噪,投入了埃及内陆的战争,成为了领导希腊的将领之一。就算不再经常游荡在海面上,可他曾经的船队依然有那份冒进大胆,十分难缠。”

    俞星城:“我们此行可能会遇到这群海盗?”

    阿里:“说不定。他们行踪飘忽不定,而且从亚历山大港到伊斯坦布尔的船只,不少都被他们劫持过。但我们一定不会输。”

    俞星城:“那就好,只是诗人竟然也能打仗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时代啊。”

    阿里摇头:“他应该说是个会写诗的文笔浪漫的军人。曾经他和歌德并称双杰,后来有人把他和拿破仑相提并论,你应该听说过,他叫乔治·拜伦。”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忘记设定存稿箱发送时间了!

    各方角色登场了。几天没更新了,开始复健,日更。之后没有特殊情况会保持日更的。

    寰寰现在的不开窍,都是开窍了之后的笑点。,,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