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1章 崇祯禅让
字体设置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最新章节

    北京城烤饷之事,若霹雳惊雷,飞快的传向四面八方。

    南京紫禁城。

    崇祯皇帝正在乾清宫中聚精会神的看着宫壁上贴着的世界地图,这是朱慈烺根据万历三十年李之藻所绘的《坤舆万国全图》修改过的世界地图。

    崇祯看过《坤舆万国全图》,也知晓世界上存在的那些国家,只是太子所绘的地图,与之前有不少出入,比如大明部分更精细了,只是那朝鲜和日本国都变小了。

    “若有机会,朕定要去南洋看看,再去那泰西诸国瞧瞧......”

    崇祯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继续打量着乾清宫中布置。

    殿中最多的就是书籍,听闻太子朱慈烺博览群书,《资治通鉴》、《通鉴纲目》、《大学衍义》、《贞观政要》、《皇祖明训》、《帝鉴图说》等典籍几乎朝夕不离手。

    崇祯也是好学不倦之人,对这里的布置非常满意,也对朱慈烺的好学感到欣慰,算起来大明十几代皇帝和太子,也只有他们父子二人最好学了......

    最吸引崇祯注意的是龙案两侧的屏风,这两个屏风上并非画着山水花鸟图,而是画着历史上历代明君贤臣图。

    “太子有贤君之姿......”

    崇祯心中暗赞了一句,又将目光锁定在龙案后面的那个屏风上。

    此屏风无一副图,皆有文字组成,看着字迹,应该是太子朱慈烺所写。

    “上攻鞑清,下取南洋,远洋以制泰西诸邦,进地而得鲜日之土,奴八旗,役白种,四海之内皆我炎黄子孙,苍穹之下尽数华夏民族!

    得太平洋而牧鱼虾,占大西洋以练艨艟,种我粟麦于南亚美洲,饲我牛羊于漠北澳洲!得天地之遗命,奉宇宙之宗旨,趋天下一统,唯我皇明!”

    崇祯一脸懵逼的读完,瞬间呆立当场,半晌无言,暗道这小子也太狂了吧!还有那些美洲澳洲都是什么地方?

    比起太子的“宏图大志”,崇祯表示只要能将南北一统,驱逐建奴恢复辽东,就此生无憾了。

    这时,王承恩将今日刚出刊的《皇明时报》送来了,崇祯习惯性的接过,坐在暖阁中认真翻阅。

    自从来南京后,崇祯过上了所未所的轻松日子,每日朝政依旧是太子处理,他给的理由是:“朕一路南下,舟车劳顿,需要休养。”

    在这清闲的日子里,他最大的爱好便是读书看报,同时暗中了解江南的情况,看看有哪些人是自己的忠实支持者......

    论起政治斗争,剪除权臣,收回权力,崇祯有自己的手段,他很清楚隐忍第一,以静制动,当年对付魏忠贤时便是如此。

    扫了几眼报纸,一则充满爆炸性的报道让他难以置信:“闯贼烤饷,竟得七千万两白银?”

    又看报纸上襄城伯李国桢等勋贵被拷出的白银每家不下五十万两,崇祯整个人恍惚了。

    他登基后曾组织过数次募捐助饷活动,还是有借有还的,结果从勋贵百官那借到的银两不到百万两,前不久的那次募捐甚至只有十万两......

    想起当时自己为了粮饷之事竭心尽力,文武百官个个推三阻四,崇祯恨恨道:“一群鼠辈,只为私利,枉负皇恩不顾,死有余辜,不足同情,流贼追赃助饷,追得好!”

    说着说着,他的双眼浸满了泪水。

    他已经输的一无所有了,自己信任的那些官员如此嘴脸,江南即便有自己的支持者,他们值得信任吗?

    这道消息如同暴击,将崇祯最后的信念彻底击碎。

    当日,崇祯仅带着王承恩等一些随从,独自前往神烈山祭拜孝陵,在享殿中,在太祖朱元璋的神位前,他哭的很伤心,不停的忏悔认罪。

    回到紫禁城,崇祯毅然走向了奉天殿。

    此时的奉天殿正在举行朝会,朱慈烺询问各省官员粮草储备,商量着北伐之事。

    崇祯径直走入奉天殿,护殿将军徐盛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阻拦。

    众臣望去,见皇帝突然出现,皆是一惊,纷纷暗道他怎么来了,想做什么?

    见崇祯走向御座,朱慈烺站起身来走到一边,心中也在疑惑,不明白皇帝老子今天发什么疯,莫非想正面刚,强行收权?

    “父皇......”

    崇祯没有说话,几步登上御阶,只是潇洒的一挥手,示意朱慈烺不要说话。

    他坐在御座上,看着满朝发愣的文武百官,还是没开口。

    这时,左都御史李邦华率先反应了过来,立即行参拜大礼,高呼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旁的朱慈烺也是躬身行礼,紧接着群臣也纷纷行礼。

    崇祯看着南京各部文武官员,也有各地还未离去的总督巡抚们,终于启口道:“国困民乏,流民四起,大半江山沦丧,皆朕之罪也......”

    众臣面面相觑,暗道皇帝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主动认错了?

    崇祯怅然道:“年来闯贼荼毒河山,祸乱百姓,清军屡屡入关侵扰,越演越甚,各省灾情并起,致使无数饥民背井离乡。”

    “朕每念至此,俱是肝胆欲碎,痛不可当,王朝衰败,贼寇蜂起,肆逆滔天,窃据万里,皆是朕之过!””

    稍微停顿了一下,崇祯的神情渐渐变的痛苦,眼角有泪水流下,他沉声道:“朕,德不足以邀天眷,恩不足以安民心!”

    “朕,每日三省吾身,痛定思通,衔耻含愤,愧对先灵!”

    “朕,不敢自我宽容......”

    奉天殿中一片寂静,皇帝当庭罪己自责,满朝文武震惊之余内心十分复杂,李邦华等几个老臣已然掩面哭泣。

    朱慈烺亦是感动了,历史上崇祯多次放下一个皇帝的尊严,下罪己诏,昭告臣民,甚至不惜给自家脸上抹黑,更不怕“敌对势力”用来攻击大明的制度设计,在第三次罪己诏时口无遮拦,来了个官场大揭底。

    然而问题揭露出来了,但他还是无法改变的官场,更无法逆转局势。

    自历史上第一位下达罪己诏的汉武帝之后,中国历史上四五百位皇帝,敢下罪己诏的只有寥寥数人,即便有些皇帝做的再差,也会为了保全自己的脸面避而不谈。

    历史上下过罪己诏的几个皇帝,一种是推崇的,一种是批判的,而推崇的似乎比较多,像崇祯这种致命的自我批判,实乃罕见。

    更何况崇祯的自尊心极强,也很脆弱,他能六下罪己诏,足以说明他内心是真想中兴大明,也很努力。

    崇祯自御座上慢慢站起,看了朱慈烺一眼,又面向满朝文武,道:“太子朱慈烺,有神武之略,上圣之姿,南征北讨,佐朕监国,格於皇天,功存纳麓......今朕敬禅神器,授帝位于尔躬!”

    奉天殿中立时炸了锅,文武百官相顾而视,脸上皆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杨士聪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御座之上那人,心中暗道:“皇帝平时不是这样的人,莫非他被太子威胁了?”

    看皇太子也是一脸懵圈的样子,杨士聪又暗暗摇了摇头,否定了这种猜测,皇太子既然将他接到南京,就没必要威胁他禅让了,左右都没权,胁迫只会反弄一身骚......

    不管什么情况,杨士聪总算松了口气,在场百官们心中也是暗暗松了口气。

    “父皇,您这是.......”

    朱慈烺这次是真懵了,按照他的了解,皇帝老子爱权,不会这么快就让位的,最起码也得等几个月,甚至几年,直到美好的日子磨平了他的棱角,才会心甘情愿的让位养老。

    然而,这一切就这么突兀的发生了,简直是措手不及!

    崇祯叹息道:“以往朝中佞臣鼠辈,为乱朝纲,多图自保,鲜思守疆,朕多番哀痛国朝无魏征陈汤之臣辅佐朕,然上天赐给朕一个好儿子!”

    他看向朱慈烺,认真道:“朕丢了大明半壁江山,衔耻含愤,愧对先祖,已不适合继续统御万民了,接下来的担子便交到你手上了。”

    朱慈烺连忙道:“儿臣不敢受。”

    崇祯看向众臣,坦言道:“你们也别搞什么三辞三让了,直接劝进吧,朕希望你们君臣一心,共攘大业,救国家于危难,倒万民于水火,早日重振大明,南北一统,复我大明万里河山!”

    群臣相顾而望,不敢坏了这自古以来的谦让之礼,两广总督杨士聪当即出列,高声道:“陛下英明神武,臣等领旨!”

    他又看向朱慈烺道:“臣请殿下继承大宝,即皇帝位,解救天下亿万庶黎!”

    有杨士聪的带头,百官们纷纷跪下劝进:“臣请殿下继承大宝,解救天下亿万庶黎!”

    看着大家一脸认真的样子,朱慈烺自然不会去做那种虚假的三让,变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他直接走下御阶,正了正袍服,行大礼接旨:“儿臣慈烺,敬告天地上苍,势必收复河山,廓清四海,造中兴之运,让天下尽归我汉土!”

    朱慈烺这么一表态,群臣又是齐身唱喏:“臣等誓死追随殿下,再造大明朗朗乾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