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三章 脱困
字体设置
    田园医香最新章节

    老丁面色沉凝,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十多年前,这怀义巷发生了一起震惊咱们这整个平阳郡的大案。这里的一个大户人家,一家四十余口,被人发现尽数毒害在家。从八十老妪到三个月大的婴儿,无一幸免!

    咱们常山县的衙役第一个收到消息,赶过来后,据说第一个推门进入的人,居然都身中剧毒而亡。

    这件大案,朝廷特意派了六扇门的高手亲临,都没有查出端的!至今还是一桩悬案。

    住在这怀义巷的人,因为害怕自己也中毒,也害怕这里的恐怖阴森,陆陆续续就都搬走了。至此,怀义巷就成了空巷。也难怪那天晚上有人进入,没有几个人看到了。那么晚,这里又有恐怖传说,一般人还真不敢过来。”

    周正南听后也是一阵沉吟:“原来还有这么回事!只是,不论怎么说,咱们来都来了,总要进去一探究竟吧?”

    老丁点头:“那是自然!不过咱们必须谨慎小心。不然要是贸然进入,中了什么毒就倒霉了。而且据说那奇毒还无人能解!”

    周正南转头看他:“那依你的意思,咱们怎么进入呢?”

    老丁从怀里摸出一副牛皮手套,套在手上,方才用力推门。

    他推了一下,那门背后却好像是被门闩给闩住了,怎么推也推不开,陈旧的门板发出吱呀的声音。

    老丁常年习武,手里的力气自然非常人可比。他用了全力都没有办法开门,说明这门上绝对有古怪。

    “这门居然打不开!不然,咱们就从外面进入吧?”周正南看老丁推的头上青筋暴起,便提议改变方式。

    “也好!”老丁情知这门绝对有古怪。只是用蛮力肯定没用了。

    他收回了力气,那吱呀作响的门也就停下了抗议。

    老丁把那副手套小心翼翼地脱下来,随后仔细拿布包了起来,又给藏了起来。

    “公子,我带你从屋顶上进入吧!你抓紧了我!”老丁在周正南面前展现了他惊人的武艺。

    不等周正南反应过来,他就提起了周正南,然后拔地而起。

    周正南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随后看到眼前景物迅速变幻,待到老丁说道:“公子,到了!”

    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双脚着地,站在一个小院子里。

    这个小院子跟外面的屋门倒是没什么差别,陈旧安静。四边围着的墙上都布满了青苔。

    两间小屋的窗户纸都是破的,风吹过去,还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更加让这静谧的小院透出一股荒凉。

    “公子,咱们从这里进去。这个院子比较偏,里面的人不大会发现。”老丁低声对周正南说道。

    “嗯!”周正南跟着老丁,从小院旁的偏门一路往里面走。

    却说竹青,呆在那个院子里,每天照顾于融,第一天于融醒了三次,体温慢慢开始下降。

    第二天她能够开口了,并且喝了小半碗米汤。不再有体温。

    到了第三天,她已经完全清醒了,虽然说还有点疼痛,精神也还萎靡,但是却已经开始吩咐英娘做事,准备动身了。

    莫先生给的药,于融吃了效果还是不错的。

    而且竹青仔细检查她的伤口,发现她的伤口愈合速度快的惊人。

    一般人需要七天才可以拆线的伤口,她到了第三天,却是已经长的差不多了。

    当然,这可能跟她身怀绝技也有一定的关系。

    “姑娘,我帮你拆线吧?”竹青仔细检查了她的伤口,发现她的伤口愈合的差不多了,便做起了拆线的各项准备工作。

    “我这伤口,是你帮我缝的?”于融醒来之后,也看过了自己身上那些匪夷所思,用线缝合起来的伤口。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大夫帮人在身上缝合布料一般缝合皮肉的。

    她一开始以为是莫先生的技艺,后来回想着昏昏沉沉间,睁过一次眼睛,似乎看到竹青的脸在她面前,手里拿的似乎就是针线。

    “是!”竹青并不隐瞒。

    “你缝的?等等,你怎么会缝?不是莫先生吗?”于融不是特别奇怪,她的侍女英娘倒是紧张的不得了。

    这莫先生不是胡闹吗?自家主人这么金贵,他居然让这个脸上还带着些稚气的小丫头练手!

    “嗯,是我缝的。莫先生他不会此技!”竹青一脸坦然说道。

    “什么?”英娘更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倒是神乎其技!妹子,你这技艺,却是师出何人?”于融的反应要比英娘镇定。

    “一个游方郎中!他没有肯告诉我真名,也不准我说认识他。是以我并不知道师傅是谁!”竹青如今编起谎来已经炉火纯青,完全看不出破绽了。

    她之前就是这般做心理建设的。莫先生听了也并没有发现什么纰漏。

    “游方郎中?他居然有这么厉害的医术?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于融不由得皱眉,“此等高人,要能够收入哥哥麾下,他军中兵士,该可以救治多少!”

    她说着对英娘说道:“你尽快派人去寻找此人。若是能有此人下落,定要好生对待!”

    英娘点头:“是,我这就把消息传给大帅!只是,这游方郎中的形貌,孙姑娘能否详细说一说?”

    竹青愣住,要她描述自己凭空捏造的一个游方郎中?这个倒是有些为难。

    “怎么了?莫非孙姑娘不愿意说?”见竹青迟疑,英娘有些不高兴。

    竹青苦着脸,摇头道:“不是我不愿意,而是他当时脸上蒙着面具,看不出形貌。不过看起来他应该差不多四五十岁年纪,声音略有些嘶哑。其他的,我还真说不上来!”

    听到竹青这般描述,于融点头:“一些世外高人,为了避免俗世烦扰,难免会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过既然他有如此神技,只要他再次施展,必有反响!到时候咱们只要密切留意,想来定然可以找到!”

    “是!我记下了!”英娘对于融的话言听计从。

    竹青暗自吐舌,这个她杜撰的人物,她们能找到才怪!

    不过以后她要是再施行缝合术,想来也不会引起人们的异议了。毕竟有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游方郎中师傅顶着。

    听这两人的对话,她们似乎跟什么大帅有关系,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跟大梁的军队有什么关系。

    不过竹青目前并不想怎么建功立业,她想的,就是守着她的翠竹村,好好的过她的小日子。

    她准备好了拆线的东西,便招呼于融:“姑娘,会有点疼,你忍一忍!以后这伤口上敷的布巾,也是每天都要换。而且都要用上这个酒精先消毒伤口。”

    因为她不打算跟着于融他们再走远,所以她一边给于融用酒精消毒,一边示范给英娘看。

    “在给姑娘换药之前一定要把双手洗干净。记住反复冲洗!消毒的步骤和动作跟我这样做,切记不可弄乱。”竹青示范结束后,仍然再三叮嘱英娘。

    英娘新奇地认真看着竹青做的每一个步骤,她直觉这些东西应该很有用,所以她看的目不转睛。

    竹青消毒过后,就快速地帮于融拆线。

    于融在最初的刺痛的时候,稍微皱了皱眉,后来就一直都是若无其事。

    竹青倒是很佩服她的这份定力和毅力。这个姑娘真不是一般人!要是换了寻常人,哪怕是个小伙子,只怕此刻也要龇牙咧嘴了。

    竹青拆线结束之后,又交代她们:“最近几天姑娘就算赶路,也千万不能出力屏到,以免伤口裂开。”

    “好的,我都记下了!”英娘对她点头。

    “那,姑娘,我可以回家了吗?你们打算怎么让我离开?”看到进来的时候她们那般谨慎,竹青知道她们断然不会贸然让她自己离开。

    而且她也防备她们会不会过河拆桥,杀了她灭口。

    所以说完这话,她有些紧张,生怕英娘突然暴起伤人。幸好袖子里,硬硬的还在。

    “嗯,我们答应你会送你回去,那就肯定会送你回去!只是如今外面风声很紧,据说县衙的大牢都有人劫狱杀人。估计那些人跟追踪刺杀我们的人是同一批!”不等英娘开口,于融就点头了。

    听说外面居然有人劫狱杀人,竹青心里也是一下子紧张起来。

    她虽然有毒药防身,但是到底是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女孩子。

    而且在她的那个世界,竹青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真刀真枪的厮杀。

    竹青以前看电视看到血腥的画面都受不了,更不要说看厮杀了。

    她只想自己可以安全到家。连续三天失踪不见人影,王氏他们估计要急疯了。

    “那怎么办?”竹青忍不住问道。

    “你别急,待会儿会有人来招呼我们的。肯定平安把你送回去。”于融看出了竹青的紧张,难得的居然安慰了她。

    “主人,不好了!外面来了几个高手,好像是冲着我们来的!”她们三个正在说着出去的事宜。忽然院中的一个人进来汇报。

    “什么?这么快?”英娘变了脸色。

    之前她们逃出来,还是于融拼着自己的命才好不容易逃出来了。

    这会儿于融重伤,虽然这院子里也有他们的人手,但是恐怕抵挡不住。

    “主人,咱们要不要放讯号?”英娘问道。

    “且再看看!不急!”于融摇头。

    “咱们这个地方,一般人是找不到这里的。就是侥幸找到了这里,估计也是死人了。”于融淡淡说道。

    英娘显然还是第一次到这里,对这里了解的没有于融多。

    而之前为她们守门的仆妇看到于融这般镇定,倒是也说道:“对啊,小主人只管放心!这院子要老奴愿意让人进来,才会有活人可以进来!不然一般的人,根本不可能进得来!”

    “那,这位姑娘,你可以把她送出去吗?也说不定,来的人是冲着她呢?”于融指着竹青问道。

    那仆妇看了一眼竹青,点头道:“可以!”

    “那你就把这位姑娘送出去吧!让她安全回家!”于融吩咐。

    “顺便帮我们两个找好车马,我们在这里停留了太久了,其他人要等急了!而且,这县城里出现了杀人劫狱之事,只怕那追我们的人,也要引起朝廷注意了。我们的行踪,绝对不能透露出去!”于融考虑的很周到。

    “是!老奴知道了!”那仆妇一脸恭敬。

    “这位姑娘,请跟我来!”她对着竹青点头,示意竹青跟着她走。

    竹青把于融需要的医药用品都留下了,随后便对着于融告辞:“姑娘,我走了!多谢你信守承诺!”

    于融对她一点头:“嗯,也谢谢你为我治伤!一点心意,不足挂齿!”她说话间,却是从怀里掏出了几片金叶子,递给了竹青。

    “这个,不用了吧!”竹青心说能够留下一条命就不错了,可不敢收这些。

    “主人让你拿,你就拿着!”英娘看竹青推拒,却是一下子把金叶子塞到了竹青手上。

    “我们主人可是从来不欠人的账的!”

    “多谢姑娘!”竹青对着于融一屈膝,随后跟着那仆妇向屋外走去。

    丽日当空,竹青走到屋外,就感觉到自己身上被太阳一照,一下子暖意融融。

    她被困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得到自由了,心里是真的觉得畅快。

    不过,那仆妇却还是第一时间给竹青的眼睛蒙上了黑布:“姑娘,你出去了可千万不要多说话。这个关系到你全家的身家性命!”

    竹青点头:“嗯嗯,您放心吧!多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会说!”

    这样的经历,她这辈子都不希望再来一次。

    她只想做个太太平平的田园女医,跟父母和乡亲们在一起,把日子过得开开心心的。

    脸上被蒙了黑布,竹青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终于走到了一个地方停了下来。

    随后听到那仆妇警惕的声音:“什么人?给我出来!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孙姑娘,你没事吧?”竹青听到一个熟悉的清亮的声音,却不是周正南还有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