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要生了
字体设置
    第四百三十二章

    沈自秀将沈老四拍起来, “起来吃饭, 吃完饭再睡。”

    沈老四正睡的舒服呢,嘟囔一声,翻了个身, 又睡了。

    沈自秀哼了声, 照着某处肉多的地方就拍下了一巴掌!

    沈自毅揉着屁股,满脸哀怨的坐了起来, “干嘛啊, 三哥!”

    “起来, 吃饭,晚上吃牛肉面。”沈自秀看他眼睛圆了,就知道他彻底清醒了。

    沈自毅欢快的穿衣, “还有牛肉?”

    提到牛肉他就伤心,本来收到三个哥哥的年礼他很开心的,特别是那份卤牛肉简直是送到了他的心坎里。

    可是还没等他吃几口, 就逃路了, 他也不好再吃独食, 那些人又一个赛一个的能吃, 两天就没了。

    他心疼的快哭了。

    “三哥, 你到底买了多少牛肉啊?”沈自毅也是随口一问。

    “不多。三百多斤。”沈自秀挑挑眉。

    “我去三哥, 你这是买了一整头牛吧。”沈自毅惊讶极了。

    沈自秀推了老四一把,“洗把脸去。就是杀了头牛,农庄的牛腿折了,就给宰杀了, 也没外卖。”

    沈自毅扒拉两下脸,拿起帕子擦擦,“那我可是有口福了。快走,快走。”

    “把斗篷披上,屋里热外头冷,你再着凉。”沈自秀摘下斗篷扔给他。

    沈自毅将披风胡乱裹上,“三哥,这地龙太好了,以后我真买了房子,也得弄个。”

    “不贵,两个屋子几十两就够了,到时候我就能帮你装。”沈自秀率先出了屋。

    “几十两还不贵!三哥你财大气粗啊!”沈自毅边说边跟了上去。

    ……

    家里多了个人也热闹,特别是饭桌。

    平日沈自毅要读书,很少出屋,但是吃饭很是积极。

    连桂花婶都说有了自毅,她吃饭都变得香了。

    一晃眼,就到了大年夜。

    她们一家子都穿上了新衣,围坐在桌旁打叶子牌。

    这叶子牌是熙朝最受人欢迎的娱乐之一了。

    “这把我要得最高分!”张柔握拳。

    她面前的银花生都快输光了。

    她这也算是情场得意,赌场失意了。

    主要是她不太喜欢玩叶子牌,要是麻将,她保证大杀四方了。

    沈自毅吵吵,“三哥,你可不能让放水。”

    张柔当然不能认啊,“三哥才没有让着我呢,要不然我怎么会输的最多。”

    沈自毅哼,“要不让着你,你早就输光了,你手气也太臭了!”

    张柔握拳,这臭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毒舌了。

    沈自秀照着老四脑袋拍了一把,“闭嘴,翻牌!”

    张柔知道三哥这是给她报仇呢,冲三哥扬起个笑脸。

    桂花婶也说话了,“时辰差不多了,再玩两把就收了,让赵嬷嬷把饺子下锅了。”

    最后两把,张柔绷着脸玩的,连赢两把。

    主要是三哥放水放的太明显了,桂花婶都啧啧了两声。

    沈自毅估计是被威胁了,期间一直没敢吱声,等最后收拾牌的时候嘟囔了句,“还真是上阵夫妻兵。”

    张柔也不管别的,美滋滋将银花生塞进荷包,她还稍微输一点,算是赢回来了。

    这些银花生是她为了打赏特意订做的。

    实心的,一两一个。

    赵嬷嬷那边行动很快,张柔刚喝了半碗羊奶,各种饺子就上桌了。

    今年包了不下六种馅料的饺子。

    有荤有素,有的是煮的,也有蒸饺、煎饺。

    绝对是花样繁多。

    张柔爱吃三鲜的,还爱吃酸菜冻豆腐的。

    牛肉大葱、羊肉也不错。

    “哈哈…我吃到了!”张柔吐出一枚铜钱。

    “今年柔儿财运亨通。”桂花婶很是高兴。

    现在家里张柔当家,家里那么多铺子,她能第一个吃到铜钱肯定是个好兆头。

    且她还有孕在身。

    虽然她告诉赵嬷嬷往虾仁馅的饺子里多放两个铜钱。

    沈自毅抱拳,“祝三嫂身体康健,财源滚滚。”

    “祝柔妹妹青春常驻,财源茂盛。”这是沈自秀的祝福。

    “谢谢娘、三哥和自毅。你们也赶紧吃,还有铜板的。”张柔每个口味都尝了尝,味道都不差。

    味道当然不差了,这些馅料可是桂花婶亲自调的料。

    最后这顿饺子宴很是皆大欢喜,每个人都吃到了“彩头”,大家伙互相送了祝福,吃的热热闹闹的。

    吃过饭,张柔消消食就去睡了,实在没有精力守岁。

    这是自己家,也没人苛责她这个孕妇。

    沈自秀不放心她,陪着她睡了。

    沈自毅又放了两串鞭炮,也跟着回了宝馨院。

    桂花婶也推说自己年纪大了,也要休息,就这样,整个张家根本没人守岁。

    不过这样也好,大年初一,大家伙都精神饱满的早早起来了。

    沈大哥、沈二哥两家一大早就过来拜年了。

    之所以大年初一就过来,是因为当初婚礼的时候,桂花婶当了高堂,加上沈家这边没有其他的长辈,至于岳家,那是初二才去的。

    张柔手里拿着荷包,逗着两个小娃娃,“盈盈、沛沛给婶子拜年,婶子给你们大红包。”

    两小人还不会说话呢,当然是不会拜年的,但是她们看到红彤彤漂亮的荷包也喜欢啊,都张着小手啊啊啊的要。

    张柔故意逗弄他们,一会放到她们手边,等他们马上抓到了,立马又拿远。

    俩小家伙被逗的眼泪汪汪,张柔一看药丸,这是要憋大招儿——哭。

    赶紧一人一个荷包塞过去,“怕了你们了,小霸王啊,不给拜年还硬要。”

    张柔在两个滑嫩肉嘟嘟的小脸蛋上各抓了把。

    吃点豆腐弥补一下。

    “你们看着点,里头是银花生,别让她们掏出来吃了。”张柔交代两个丫鬟一句。

    看向那边,沈大哥、沈二哥夫妻也再给桂花婶拜年。

    桂花婶也在高兴的发红包,她不能错过,也要!

    “娘,我是双份!”张柔挺了挺肚子。

    桂花婶笑骂,“你倒是厉害!”

    不过还是给了,几两银子的事,不过图个好彩头。

    大家伙团团拜了年,还没等坐下,盈盈就拉了。

    张柔立马屏住了呼吸,她看到了黄…稀拉拉的喷溅物…呕…有些上头。

    立马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呼吸新鲜空气,“大嫂,我让丫鬟弄些温水过来啊。”

    都那样了,肯定要洗洗屁屁吧。

    沈自秀遮挡着拍拍她的后背,“是不是不舒服?”

    张柔摇头,小声的说道,“过劲了,没事了。三哥,以后咱家宝宝那样怎么办啊?”

    怪不得当爹娘的都愿意对子女说:你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养活大的。

    “不是有丫鬟呢么,还有我。”沈自秀给张柔吃宽心丸。

    “那你可要用心学啊。”张柔觉得孩子又不光她一个人的,在她肚子里,她没办法让三哥分担,等她卸货了,三哥肯定要搭把手的。

    平时是有丫鬟,但是晚上呢,她可是要亲自哺乳的,她又不习惯让丫鬟□□,所以到时候最方便支使的就是三哥了。

    沈自秀手顿了下,不知道现在收回刚才的话还来不来得及。

    他倒是不怕干活,可是孩子刚出生,那么软软小小的一团,他也不敢碰啊,他粗手粗脚的。

    张柔看到“残局”收拾的差不多了,“大嫂你准备的可真齐全。”

    居然还给盈盈带了新衣服,这是有备而来啊。

    “小孩子就是麻烦。”沈大嫂抱着盈盈,丫鬟给换衣服,速度很快。

    这边盈盈刚收拾完,沛沛又尿了。

    好在垫着褯子,换一个就好。

    这一上午,两人娃娃都拉了一回,尿了三四回。

    怪不得说小孩子都是直肠子,赶吃赶拉尿啊。

    这顿午饭就在某些“味道”下度过了。

    之后的日子就更快了。

    进入六月份,她就进入了预产期,随时都可能生产。

    一些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了。

    将宝馨院二楼的某个房间定为产房和月子室,用醋和烈酒擦过。

    请了两个比较出名的产婆在家中。

    又把能用到的器具,例如剪子也消毒备好。

    六月初六,一早起来,张柔摸了摸被子,有些湿润,她第一个反应是尿床,还羞愧了会,然后后知后觉的觉得也有可能是羊水破了。

    喊来红宝帮她穿衣,让人喊产婆来。

    “夫人,您羊水破了。”产婆是专业的,一看就给了准信。

    “红宝,按照计划一准备。”事到临头,张柔很是镇静。

    红宝应了声,迅速的退了下去。

    不一会,桂花婶慌慌张张的过来了,“可有不适?”

    “娘,我好着呢,我要吃肉。”吃饱了她才有力气生宝宝。

    “好好好,吃肉。”桂花婶现在哪里敢驳斥她。

    虽然宫缩有些疼,尚在忍受范围之内,她吃了半碗鸡肉,还吃了两个鸡蛋。

    又洗了澡洗了头,才往二楼走去。

    她是咬牙自己走的,没用人搀扶,因为她知道这时候走路方便生产。

    “产房”再次消毒了,张柔进去还能闻到醋和烈酒的混合味道,并不好闻。

    她不会弄蒸馏,所以提纯不了酒精。

    这烈酒是三哥从姚大哥那弄的,是北方人喝的烧刀子酒,算是熙朝最烈性的酒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杀菌,至少让她有个心理安慰。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是爆发期,美妞们就在家宅吧,千万别出去。

    晚安。,,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