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2章 酸溜溜
字体设置
    掌家小萌媳最新章节

    “只能这样了。(啃书虎www.kenshuhu.com)”宋玉兰不甚在意的应了一声。

    到底也没有旁的法子了,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倒是谢依楠,停了手上正在编花样的动作,问询道:“玉兰是不是爱出脚汗?”

    “二嫂你怎么知道?”宋玉兰先是诧异,继而腾的一下脸红了。

    她的确是爱出脚汗,但是她可是没有告诉过谢依楠的,她怎么会知道的,难不成是因为出汗脚变臭了,熏到了她,她才注意到的?

    宋玉兰虽然大大咧咧,到底是个女孩子,一想到这个事情,这个脸红的的简直成了红苹果。

    “一般这冬天,大后棉鞋穿着,按说不容易长冻疮,既是长了,大多是因为脚容易出汗的缘故,出了汗之后鞋袜浸湿而变得冰冷,保暖变差,就容易长冻疮了。”谢依楠解释道。

    得知谢依楠知道她爱出汗的缘故并不是因为被熏到,而是由于她时常长冻疮的缘故才推论得知的,这脸色顿时缓了过来,好看了许多。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打小就这样。”对于这个事情,宋玉兰也十分的郁闷。

    “这个想治根倒是难,倒是有法子试试不让它长冻疮。”

    谢依楠笑道:“这既是爱出汗,就得用吸汗的棉布,做了鞋垫垫在鞋子里头,每天换洗烘晒,保持鞋子里头干燥暖和,再来,每天晚上泡泡脚,只是别用这辣椒杆什么的,只用了温热的白水就行,平日里吃饭也得计较一些,少吃辛辣刺激的东西,姜蒜辣椒,都要少吃一些,仔细调理一段时日,看看能不能有所改善。”

    “倒是可以试试。”曹氏若有所的点了点头:“这做鞋垫倒也不必非要用新棉布吧,只要软和吸水的就成吧。”

    这个时候不像纺织业发达的现代,靠的都是手工纺纱织布,这棉布自然是不算便宜的,连新衣往往都是过年的时候才舍得穿,自然是不舍得拿这新棉布做垫在脚下的鞋垫的。

    “吸水就行,啥都行,其实旧布反而更好,洗的次数多了,更软和,更吸水一些。”谢依楠道。

    “那我就寻些旧布,给玉兰赶紧缝几个鞋垫来,眼瞧着也是过冬了。”曹氏笑着,补充道:“也给你做几个,垫个鞋垫,冬天暖和。”

    农家没有地龙,唯有暖炕,晚上睡觉还行,白天却到底有些凉,来回走动的,有个鞋垫自然会舒服许多。

    “谢谢娘。”见曹氏什么都想着自己,惦记着自己,谢依楠也是觉得心里头暖暖的。

    一旁再那剥花生的郭氏,心里头顿时不是个滋味。

    曹氏明显没有提她,到显得她有些没面子。

    虽说她也知晓,因着上回宋乐顺的事情,宋家上下全都埋怨她,这会子没有给她使脸色,随意打骂已经是给了她极大的脸面,哪里还敢奢求拿她当了亲女儿疼。

    但道理归道理的,实际上经历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会子曹氏一边是宋玉兰,一边是谢依楠,都疼成了心肝宝贝,唯独没有她这个大儿媳妇的份,到底让她心里头觉得酸溜溜的。

    “对了,顺子媳妇,平儿脚多大,也给平儿做几双鞋垫,这小孩子平日里乱跑乱跳的,最是容易出汗了,一出汗只怕也容易长了冻疮。”曹氏补充道。

    郭氏闻言,顿时喜出望外,只忙不迭的点头:“好嘞,谢谢娘。”

    她是个当娘的,最在乎的自然也就是自己的孩子,曹氏愿意疼平儿,不管是因为什么,她都高兴。

    非常高兴。

    “都忙着呢?”胡氏进了院子,笑呵呵道。

    “大嫂。”曹氏应了一声。

    “大伯娘。”谢依楠、郭氏和宋玉兰也都打招呼,郭氏更是站起身来:“大伯娘有事?”

    “没啥事,找你娘借个鞋样子。”胡氏笑眯眯的看向曹氏:“弟妹,上回你不是说你有那个虎头鞋的样子么,你拿给我看看?我家老二媳妇这肚子越发的大,估摸着明年春天就生了,我趁着这会子还不太忙,赶紧把虎头鞋扎花扎出来,明年冬天孩子差不多能踩踩地,穿着正好。”

    “这么早就开始扎势儿做这个活了?这会子天冷,做活多冻手,等着明年春天做也来得及。”曹氏笑道。

    “等明年孩子一生出来,咱又得伺候月子,又得帮着带带孩子的,指定没工夫做这个事儿了,得早点做,这活宜赶不宜拖的,谁知道以后还有啥事要忙,趁早弄吧。”

    “你赶紧的,给我金屋子里头找找去,我家里头还有人那。”胡氏一边说着,一边索性拽了曹氏的胳膊,说话的功夫,更是冲曹氏挤眉弄眼的。

    曹氏顿时明白了胡氏这是有话要说,急忙应了声“好”,站起身来跟着胡氏往里走。

    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喊谢依楠:“山子媳妇,你也跟着帮我来找找,你年轻,眼神好,容易找一些。”

    谢依楠应了一声,便也跟着往里头去了。

    三个人一起到了东屋里头。

    谢依楠环视了一圈问曹氏:“娘,在哪儿放着呢,我帮你找。”

    “这孩子,真是实诚心眼。”胡氏“噗嗤”笑出声来。

    “实诚说明人老实,这老实人才是好人,我家山子媳妇,那是顶顶好的老实人,可不能说我家山子媳妇不是。”曹氏笑着解围。

    “弟妹这护短护得也忒厉害了,我这说句玩笑话也不成了……”

    “那自然是不能了。”曹氏这脸上笑容更浓。

    两个人在这里说笑的,只引得谢依楠是一头雾水:“娘,大伯娘,这你俩得话,我咋感觉听不懂呢。”

    “这事你不知道内情,听不懂也正常。”

    胡氏笑道:“前段时日,媒婆来给玉兰说亲,说的是那边大桥镇的人家,姓葛,叫葛家河,家里头开米面铺子的,爹娘年轻健在,打理铺子的好手,上头有个哥,读过书,中过秀才,早些年成了亲,带着媳妇孩子在县城里头给人当教书先生。”

    “底下还有个妹妹,比他小三岁,说是也看好了人家,只是等着这个二哥成亲,再定婚事,据说人家儿也不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