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二章 苦劝项羽
字体设置
    寻项记最新章节

    韩信定定神,道:“宋义的意思,无非是想待秦,赵两败俱伤之际,坐收渔翁之利。单从此役而言,此举确有可取之处,但从长远来看,恐怕还是失多于得。第一,若照宋义的做法,赵国必亡,我们就失去了一个盟友;第二,别人会说,楚军只顾保全自己的实力,不过盟国的安危,算什么王者之师?以后我楚国要在诸侯中建立天下宗主的威信,就很难了。”

    项羽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韩信看了一下项羽,一时看不出喜怒,想了想,终究还是说道:“我军可以先大张旗鼓做出进攻的太势,但不去接触秦军的主力,只要激起巨鹿城中赵军的信心,让他们倾全力与秦军决一死战。秦军久围巨鹿而不下,其势如久绷的弓弦,现在突然加上一股强力,那么弓弦最容易崩断的地方必然会暴露出来。我军就可以抓住机会,从此处入手,变佯攻为实攻,与赵军里应外合。。。”

    “哈!“项羽冷笑一声,“我当你有什么高见,搞了半天原来还是宋义那一套!赵国危在旦夕,你还有闲心玩什么佯攻实攻的把戏!”项羽向远处秦军营垒方向一指,“章甘是我的死敌,他跟我斗了那么长时间,还杀我了叔父,可我佩服他!为什么?人家是真正的忠诚良将,凭自己的真本事打仗,可你呢?你给我出的是什么馊主意?你想让赵国人戳着脊梁骨骂我吗?宋义的做法不是王者之师,你的倒是了?世上有这样的王者之师?笑话!”

    韩信知道,项羽根本没有理解自己的计策,只得耐心的解释道:“将军,我不是这个意思,这和宋义的做法不一样。。。”

    “不错,你和宋义不一样,”项羽一挥手打断他,“你比他高明,你高明就高明在,不出死力,还要捞个出力的好名声!你把项羽当什么人了?告诉你,伪君子比真小人还不如!”说完,项羽甩下他,大步向前走去范增的营账走去。

    韩信呆呆的站在原地,项羽的最后一句话深深的刺伤了他的心。为什么他几乎每次都会反感自己,就算事实证明他的预见是对的,项羽也没有因此而给他好脸色看。

    项庄大惊,追了上去道:“大哥,韩信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这可是最好的计策,从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们所看到的古往今来的大英雄,大豪杰,其实都有诡诈残忍的一面,只不过不为常人所知罢了。战场无情,宫廷无义,如果他们只是一味讲究仁义道德,一辈子也不可能成功!宋襄公打仗都要讲什么“君子不乘人之危“,结果呢?差点把命都丢了。”

    项羽冷冷道:“我没有迂腐到那种程度,我不反对用计,只是不喜欢用那些过于阴险毒辣的诡计。”

    此时两人已经走了范增的营帐,项羽扔掉佩剑,仍热气愤愤的坐下道:‘’我非杀了宋义不可。。。”

    范增大惊,道:“将军慎言。”说着起身走到军帐门口,掀开帐门张望了一下,又放下帐门,向项羽道:“出什么事了?”

    项庄忙道:“亚父,今天赵国丞相张耳来催我们去向宋义请求出兵,宋义不肯救赵,还搬出怀王的牌子来压我们。”

    “哦,原来如此。”范增踱了几步,坐下道:“那他说了理由吗?”

    “说了,”项羽道,“又是那一套“等秦军疲惫了再打!”

    范增道:“两位将军怎么看的?”

    项羽道:“秦强赵弱,这是明摆的事。巨鹿指日可下。到时,秦军得到赵国的粮草补充,只会更加强大。有什么疲惫之机可以利用?”

    项庄摇摇头道:“亚父,韩信刚刚给我们说了一计,我觉得很好,可大哥就是不屑,您来参详下。”

    “奥!”韩信,他怎么说,快说与老夫听听。”范增满怀期待的道。

    项庄就把韩信的那番话复述了一遍。

    “想不到羽儿手下竟有如此人才!”范增激动的一把抓住项羽的手,“太好了!这真是上天所赐,羽儿,你一定要重用他。”

    “亚父,不要说他了。”项羽抽回自己的手,“这人我想用。”

    范增愕然:“为什么?”

    项羽道:“亚父,你不知道他在淮阴的事。曾经有个无赖找他的茬儿,当街对他说:“你要是不怕死,就拔剑来刺我;要是怕死,就从我胯下钻过去。”结果你猜怎么着?他居然当真乖乖的钻了人家的裤裆!满街的人都笑他,他还跟没事人似的。人家把这事告诉我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世上怎么会有贪生怕死到这种程度的人?”

    项庄急道:“他那是能屈能伸。”

    范增咪起了眼睛:“羽儿,你认为他怕死?”

    项羽道:“当然,他这样的人还不算怕死,那世上就没有叫懦夫的人了。”

    范增道:“他要真的怕死,怎么还会来投奔你叔父造反?两年前你们项家军的实力可不大啊。”

    项羽一时语塞。

    项庄道:“大哥,受到侮辱,不是被侮辱者的过错。秦法严苛,韩信是不想因为一个无赖被秦法杀头,白白牺牲啊,况且,尺入之屈,求其伸也。他能忍人所不能忍,正说明其志非小。”

    范增道:“庄儿说的有理,你好好重用韩信吧。”

    项羽道:“不止是这次,我。。。他其实已经向我献过几次计了,我总觉得他的计策阴谋气太重,非大丈夫所为。”

    范增看了项羽许久,才叹了口气,道:“羽儿,我受你叔父知遇之恩,他临走之前又把你托付给我,我不能不尽心竭力辅佐。所以,有几句话,我也不能不说,希望你听了不要见怪。”

    项羽道:“怎么会呢?叔父要我叫你亚父,就是要我拿你当父亲看待,亚父有话尽管直说。”

    范增道:“羽儿,你为人光明磊落,襟怀坦荡,这正是我所钦佩的,但也是我所担心的。你虽然作战勇猛,但你的性格,却不像一个成功的帝王所该有的啊!”

    项羽道:“亚父,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范增道:“计策只是一种工具,有什么善恶之分?再卑劣的计策,只要它能成功,就是好计,就该用它。”

    项羽道:“可是借助诡道而得来的一切,还能保持正义的本色吗?”

    范增道:“齐恒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他的正义谁曾怀疑?但你知道他的国君之位最初是怎样来的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