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一章 项羽与宋义
字体设置
    寻项记最新章节

    宋义被怀王封为卿子冠军,心中很是得意,不日起程,项羽的项家军,范增,项庄,龙吉公主,张天,陈奇,龙且,钟离寐,项它等将领都跟随宋义动身。

    大军到了安县漳河边,扎下营寨,命手下准备船只,但等一声号令,就渡河与章甘交战。

    可是这一扎营下来,宋义终日与部下饮酒作乐,整整一个多月都按兵不动。

    这可把赵国张耳急坏了,想催促宋义进兵,自己与宋义又不认识,不好上言。他想到先锋项庄,曾见过一面,人很和气何不去找他想想办法。张耳骑马来找项庄。项庄正在军中,终日攻读兵书,自从灵儿走后,他就终日把自己埋在书里,这样既让自己不那么痛苦,又能涨知识,现在的项庄已今非昔比,学识比过去渊博多了。

    项庄正在看着兵书,有人进账报告:“张耳求见。”项庄听了奇怪,张耳怎么来了?便说:“请进!”张耳进账,坐下,项庄问道:“来此何事?”

    张耳道:“将军!章甘的秦军步步紧逼,已把我巨鹿围困已久,承蒙怀王圣恩,命宋义将军带兵来救赵,可是宋元帅却在这漳河渡口,按兵不动已经足足四十六日,如再拖延,赵国危也!仰望将军鼎力催促元帅,早渡漳河,救我赵国,我等感将军之恩不尽啊!”

    项庄道:“此事本当遵命,但我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待我去找大哥项羽,有大哥前去,此事或许能成。”

    “一切全仰仗将军大力!”

    “来人!随我去见大哥。”项庄雷厉风行,说办就办,张耳跟随,出了大帐,来找项羽。

    宋义按兵不动四十六天,早把项羽急坏了,正在帐中烦躁不安,听说项庄带人来了,很是高兴。

    项庄进账见了项羽,连忙向他介绍张耳。接着跟项羽开门见山说道:“大哥,张丞相因赵国危急,元帅却按兵不动,救兵如救火啊!为此,特来请大哥催促元帅快快出兵。”

    项羽一听,这话正中下怀,便与项庄商量二人马上去见宋义。到了宋义的大帐前下马,宋义正无事在悠闲的饮酒,有人禀报:“先锋项羽,项庄求见!”宋义见他们两兄弟一道来,定是有事,便道:“请进来!”项羽两兄弟带着侍卫便入内,见宋义请安,坐下。

    项羽不待问,就急忙道:“元帅!救兵如救火,理应火速出兵,而元帅在此按兵不动四十六天,是何缘故?”他是急性子,说话不客气,不象先锋跟元帅谈话,而是责问的口气。

    宋义把他望望,心中不悦,原来他们是为这事而来。

    “你着什么急?”宋义慢条斯理的道,“赵王跟我们有什么交情?犯得着为他们去跟秦军拼命?不要忘了,秦军比我们多四倍不止!章甘也不是好惹的。你叔父就是因为不听我的劝告,贸然出击而被他杀了的。”

    “你也不要忘了,”项羽强忍着怒气道,“怀王派我们来,就是为了救赵!你现在按兵不动,算是怎么回事?”

    宋义道:“这就叫做计谋!现在秦军攻赵,若秦军胜,必然已疲惫不堪,我军正可乘其疲惫攻击他们:若秦军败,那更好,我们就可以乘此大举西进,入咸阳,灭秦朝,建不世之功。所以,我们不妨让秦,赵先互相厮杀,拼个你死我活。这叫不战而屈人之兵,你懂吗?”

    项羽道:“我读过兵法,不用你来教我!不战而胜有两种,“上兵伐谋,其次伐交。“你用的是哪种?靠谋略?靠外交?你靠的是赵国的牺牲!以秦军的强大,这也算“不战而屈人之兵“?你屈的是谁的兵?”

    宋义冷笑道;“难怪你叔父说你兵法书只读一半!牺牲赵国以拖垮秦军,不正是最好的谋略?匹夫之见,不可理喻!”

    宋义最后两句话声音不大,似是自言自语,但足以让项羽听到。

    “你说什么?”项羽勃然大怒,手扫剑柄,便欲站起,“你再说一遍!”忽然,他感到有人轻按他握剑的手,他回头一看,是侍卫韩信。

    韩信轻声道:“将军息怒。”同时以目示意。项羽向四周看了一眼,重又坐下。

    “这就对了。”宋义悠然道,“你那火暴脾气,最好不要在我这里发。这是我的大帐。而且,我是上将军,你是次将军,你知道,这可是怀王封的。”

    项羽咬一咬牙:“你不去救,我去!”

    宋义瞟了他一眼,举手拍了拍:“来人!”

    一名士卒走进来,躬身道:“上将军有何吩咐?”

    宋义道:“传我将令:军中上下,务必严守号令,不得擅自行动,凡有好勇斗狠如虎狼,强悍不遵令者,皆斩不赦。”

    士卒应声退下。

    宋义又转向项羽道:“项将军,这可是怀王给我的权利,你没有异议吧!”

    项羽从鼻孔里冷哼一声:“怀王,怀王,你还真以为那小子配坐那个王位?”说完,项羽起身就走。

    宋义拍案怒道:“项羽,你不要太放肆,别以为你是项梁的侄子我就不。。。”

    项羽已经出去了。

    项庄和韩信连忙跟了出去。

    “什么怀王?狗屁!”项羽重重的向地上啐了一口,边走边愤愤地道:“连秦始皇我都敢说取而代之。熊心算什么东西?要不是我叔父,他大概现在还在给人家放羊呢!宋义居然拿他来压我,你们说可笑不可笑?楚国的大业,早晚要败在他手上!”

    跟在他身后的韩信道:“宋义的话,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是只顾眼前之利,目光不免短浅了些。”

    项羽和项庄都被韩信的说怔住了,都同时停下了脚步。

    项羽回身打量着韩信:“韩信,你这个执戟侍郎,好像总是有许多高见嘛,你倒说说,宋义的话有什么道理?他又怎么目光短浅了?”

    项庄也说道:“对,韩侍中,你给我们讲讲你的看法,你的见解一向很独到?”

    韩信听出,项羽的话中,有一股嘲讽的味道,但项庄确是真心赏识自己,既然自己话已出口,也就索性直抒胸臆,不管项羽接不接受,但是自己的才华不能永远埋在心中,既然上天赋予了罕见的天赋,我就要展现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