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章 巫师跟教会被覆灭
字体设置
    龙荆之堡最新章节

    乌光的攻势之快之强,让巫师长跟教宗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们的一名高手就已经被杀死了。

    灵魂被直接抹去,失去生命力的身躯,从高空掉落在地,发出彭的一声响。

    “一群垃圾。”复仇骑着白骨马漂浮在空中,语气倨傲无比,如同面对垃圾一般。

    “你!”教宗向来自大,什么时候被人家这样羞辱过,一怒之下,便自己冲了上去。

    “神怒天罚。”教宗一声大喝,一拳轰向复仇。

    不过复仇连看都没有看他,她的传奇实力是从位面战场上死人堆杀出来,比普通传奇更加强悍。

    一剑挥过,教宗躲闪不及,瞬间就被斩断了一只手。金色的血液喷薄而出,溅落大地。

    看着教宗被一剑斩断手臂,巫师长也不敢再作壁上观,拿出了神杖催动其威能,发出一道强大的巫术攻击。

    不过他的攻击并没有什么用处,复仇只是微微一扭手,手中大剑就将他的攻击给卸去.

    “一起上!灭杀她。”巫师长也不敢托大,让所有人围攻。

    “出来吧,死灵兽。”教宗双手往前一推,一个金色法阵从他手中出现,然后变得越发的大,直到变成山岳一般巨大。

    一股死灵的气息从法阵中涌出,一头如同房屋一般巨大的手掌从房屋中探出,拍向复仇,瘦弱的身躯瞬间就被打入地面。

    随着一声轰隆巨响,地面出现了一个大坑,深达数十米。

    吼!

    一声巨大的兽吼出来,一头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庞大的巨兽从法阵中爬了出来,仰天长啸。

    巨大的声音让远处的树林都被震落了灰尘,群兽被惊吓,在林中奔腾,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哈哈哈,让你嚣张。”看到敌人被一击轰入地底,教宗再次发出了笑。

    不过还没等他笑玩,便感觉背后一冷,转头看去发现又是一个身穿枯白色铠甲的骑士,骑乘一头散发着蓝色火焰的黑色独角马。

    “这个!”教宗说不出话来,又来一位跟他们实力相差无几的强者。

    狂怒看着复仇被轰入地底,拔出了手中的长剑。

    “狂怒,这是我的事情。”

    被巨大的兽掌轰入地面的复仇出声,她并不想被干扰。

    狂怒只好收起了自己的武器,坐在梦魇上,看着战局,准备追杀那些逃跑的家伙。

    将复仇一巴掌拍入底下的巨兽,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它的兽掌被一层薄薄的黑丝覆盖了。

    生命本源不断的被黑丝汲取,它的气息在快速跌落。它挥动着兽掌,空气都被它巨大的手掌呼得嗖嗖作响。

    当它在摆脱手中的黑丝的时候,又是一道乌光闪过,直接洞穿了它的眼睛。

    痛苦让它失去了理智,疯狂的大叫着,没有目标的胡乱的发出攻击。

    “一头畜生而已。”复仇一剑挥出,体内的孽鬼水晶涌出无穷的力量,手中的大剑发出炙盛的光芒,映亮了一边的天空。

    教宗跟巫师长想要阻拦,可是却还是晚了一步,死灵兽被复仇一剑斩成了两截。

    “这个?”

    巫师跟教会的人看着这一幕都目瞪口呆了,这死灵兽也算是这个世界的顶尖战力了,可是一来一去也不够十个回合就被人斩成了两截,这种情况让他们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复仇姐姐怎么了?在这里跟人单独比斗。”艾露感受到了这边的战斗波动,也飞了过来,看着底下的情况,问起了在一边压阵的狂怒。

    “她不让插手,我看着也没有什么强敌,所以也就不管她了。”狂怒看了一下艾露,然后很快收回了目光。

    “原来是这样,还是尽快解决战斗吧,这个世界的守护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过来,光凭我们几个恐怕很难压制对方。”艾露说道,每一个世界守护者在对战其他世界的入侵者,都会获得世界恐怖的加持。

    当初同为圣阶,他们就被阿古斯世界的绿先知打得几乎怀疑人生,只要看见那抹绿色的身影,几乎都代表着惨败了。

    不过艾露的话语刚刚落下,世界意志的波动便传了过来,两人诧异的看向底下的战场。

    巫师长也顾不得留什么后手了,直接拿出了当初他们杀死了守护者提取出来的世界意志。

    一个璀璨的光球,配合着他的神杖,瞬间让巫师长战斗力暴增。提升过后的巫师长很轻易便跟复仇打得有来有往。

    强大的能量波动在他们之间散发开来,形成了一股股的能量潮汐,将周边的一切都给推离战斗中心。

    “获得完整的世界加持,居然如此强大,哈哈,感觉距离那传说中的神明又进了一步。”巫师长感受着体内那蓬勃的力量,心中窃喜不已。

    不过艾露跟狂怒的脸色却有一些古怪,这个世界守护者加持的力量未免太弱一点。连复仇都无法压制。

    “感觉那股世界之力的加持对那个拥有世界意志的古怪男人并不是很契合。”狂怒观察了一会说道。

    “确实有古怪,一同出手吧,避免出现意外,不然到时候我们三人都会受到执法者的审判。”艾露说道,龙之国不提倡英雄行为,只想用绝对的实力碾压对方。

    复仇看着艾露跟狂怒出手,没有再说什么,她也很清楚龙之国的条例规定,不允许出现英雄行为然后被人翻盘的愚蠢行径。

    “红莲焚天。”艾露使用了蕴含火系法则的秘术,周边空间的能量波动几乎沸腾,半边天空都被染红,甚至天空都变得赤红一片了。

    而狂怒直接发动了冲锋,梦魇四足冒着蓝色的火焰,瞬间就踏入空间之中,等到它再次出现,就已经来到了这些传奇的面前。

    狂怒的招式很简单,就只是简单的一挥,孽鬼水晶的力量从他的体内涌出,手中的长剑得到了加持,变得蓝荧荧的,犹如冥界的灵灯一般。

    一位被唤醒的教会老强者张了张嘴巴,却没有发出声音,他诧异的低头了看了看,一道诡异的蓝线出现在他的身躯上,然后快速蔓延,直到覆盖全身。

    他想要催动体内的力量,却发现自己的灵魂都在崩灭,整个身躯的生命力都在快速的流逝。

    狂怒一击得手之后,梦魇就再次破开了空间远遁,一人一坐骑在那老强者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切开两截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到了千米之外了。

    复仇跟巫师长的战斗已经白热化了,凭借着世界意志的加持,两人打得难解难分。

    教宗还在止血,他的手被砍断,任凭他动用体内的信仰之力祛除,那一层烦人的黑色细丝怎么都是无法祛除,导致他的伤口迟迟无法愈合。

    此时一阵炎热的感觉传来,众人诧异的抬头一看。天空中莫名的出现了一个黑洞,高温就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的。

    温度越升越高,一位巫师的老强者,直接就召唤出了一头契约兽,让它去堵住黑洞。

    可是那庞大的身躯刚刚接近黑洞,就被直接焚烧了起来,连一声惨叫都还没发出,就被焚烧成为了灰烬。

    上百个散发着红色光辉的红莲黑洞中缓缓飘落,看似缓慢,实则快得不行,没用一会就已经落在了巫师跟教会的众多传奇头上。

    “这个!”一些强者催动力量,发出强大的攻击,没想到却被直接焚烧,发出惨叫声。

    上百个红莲轰入一个地方,瞬间升腾起了上百个蘑菇云,方圆千里的能量瞬间暴动了起来。

    狂风,地火,雷电,还有冰雪,都在显现,物质跟能量的界限被模糊了。狂怒跟复仇在攻击到来的下一刻,就动用了瞬移,离开了攻击的中心区域。

    “火之意志,果然恐怖。”复仇跟狂怒看着底下的一幕,掩饰不住的吃惊,这种恐怖的威力,哪怕是传奇强者都吃不消。

    十几道气息瞬间就衰落了下去,到了最后没有任何的波动。就在艾露,复仇,狂怒,三人都以为全部敌人都死光的时候,爆炸中心再次涌现两道气息,然后一黑一金两道光芒冲出了爆炸范围,朝着远方飞去。

    “他们手中有着世界意志,现在我们是入侵者,只要有时间,他们肯定能够融合世界意志的。”狂怒说道。

    每一个世界都十分的抗拒入侵者的到来,每当有入侵者的时候,都会爆发大规模的战争,整个世界的强者也会加速成长。

    三人不敢冒险,朝着逃跑的教宗跟巫师长追了过去。

    两拨人一追一逃便是数天,巫师长跟教宗被追得慌不择路,只顾一昧的逃跑,最后不知不觉的跑上了聆神峰。

    艾露,狂怒,还有复仇将两人逼上了山顶,将他们的后路全部截断。

    虽然有着世界意志的加持,两人依旧不敌,来回对战了上百个回合之后,便被打倒在地了。

    “可恶!”巫师长四肢都被打断了,整个人吐血不止。他怎么都想不清楚一个小小的黑龙会怎么会有如此多可怕的强者。

    他曾经的表现或许就是一个笑话,每每想到这个,他都吐血不止。他曾经还当对方是个蝼蚁,想着解决完了教会就随手灭了对方,现在想想,或许在对方的眼里他才是真正的蝼蚁。

    巫师长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重伤的教宗,冷笑了一下,然后将手中的神杖猛地刺入了教宗的体内,鲜血瞬间喷溅。

    “史莱斯,你这个王八蛋,我死了你也会死的。”教宗因为剧痛惨叫了起来,喊出了巫师长的名字。

    “对不住了,特莱姆。我想要他们三个陪葬。”巫师长一脸的狞笑,将手中的神杖插得更加的深。

    说完,巫师长便开始念念叨叨,他要借助教宗的血液开始了施展强大的秘术。

    “不好!”艾露看着这要翻盘的形式,也是有些心慌了。

    三人冲了上去,却被出现的血色屏障给拦住了,无法攻击得到里面的两个人。

    眼看屏障内的波动越发的诡异,三人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艾露的秘术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施展,复仇跟狂怒都是军团指挥的多,高强度战斗很少的。

    就在三人考虑要不要瞬移逃离的时候,异变陡生。

    “该死的世界守护者,你干了什么?”巫师长在大喊,神杖跟聆神峰产生了一种十分微妙的感应,变得有些不受控制了,而且还在影响着他,导致他体内的气息已经紊乱。

    “哈!哈!史莱斯,你认命吧,这是我们的宿命,在我们杀死了世界守护者的时候,就注定了会有这么一天。”

    教宗此时也是濒临死亡了,他本来就受了重伤,还被巫师长汲取了大量的鲜血。

    “我不甘心。”巫师长大喊着,想要控制体内的力量。

    “当初世界守护者不就喜欢你不甘于平凡的毅力才会将你收入门下,只可惜他的细心教导,却培养我们这两个白眼狼,哈哈哈。”教宗凄凉的笑道,当时他们就是世界守护者的弟子。

    “我只是想要变得强大,我有什么错,他当时给我们世界意志不就好了吗?”巫师长已经快要癫狂了。

    “我们没有错,错的只是守护者,他当时不应该心软的,那样他还能杀了我们这两个逆徒。”

    教宗自嘲的说道,在濒临死亡的时候,他的心中有了忏悔,可是没有人会在意他的忏悔。

    巫师长狠狠搅动了神杖,让教宗发出了一声声惨叫,说道:“别他妈在这里煽情。”

    教宗惨嚎了一会,就慢慢没了声音。契约的力量开始在巫师长的身上发作,一股死灵之气在他的体内蔓延,来自命运的惩罚让他的厄运可能性变得确定。

    他体内的力量都陷入了失控的状态,他身上的超凡宝物居然都莫名的无法催动。这种情况瞬间让他陷入了绝望,催动力量将自己活活撑爆了。

    巫师长跟教宗的辉煌都是从聆神峰开启的,他们杀死了自己的导师,利用某种不为人知的办法,提取了尸体中还未散去的世界意志。

    他们手中的世界意志让他们快速成长到了这个世界的天花板,可是也因为他们手中的世界意志,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个停滞发展的状态,变得一潭死水。

    不过这一切,艾露,狂怒,复仇三人并不知道,他们只看着血色屏障的两人争吵,然后便双双死去了。

    “殉情吗?”

    “两个男?”

    “好恶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