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9. 魔族的叛徒(下)
字体设置
    夙夜谣最新章节

    “你给我闭嘴!”

    夜瑶狠狠揪了他一把。

    泫光疼得龇牙咧嘴,却不甘示弱地说:“不谢——,你开不了口的话,我替你说。为救命恩人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是小爷的荣幸。”

    听到殊焱的死讯,清澜却没有多大反应。只是呆呆地看着房梁,一副出神的样子。

    “七哥——”

    夜瑶轻轻喊了一声。

    清澜用费力地抬起手,勉强笑了笑,“我原以为有千年万载可以和她在一起,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结束了。她没有死去,只是遗失了一段记忆。而我,很快就要灰飞烟灭……也算是一种圆满。”

    “圆满什么?!七哥,你不要放弃!我把你的龙筋带来了,只要将它安放回去,你就能撑到拿回另外一条。”夜瑶急着说。

    清澜一把抓住她的手,“我的龙筋……为什么会到你手上?你答应了他们什么条件?是不是为非作歹的恶事?!”

    夜瑶一愣,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她手里那根龙筋,应该是我姐姐送去幽冥的。正因为有它,殊焱才会乖乖去天宫行刺。”泫光又在一旁慢悠悠地说。

    夜瑶微微蹙起眉头,却没有阻止他。

    泫光虽然傲慢,但也不是那么没有眼力劲儿的人。忽然抢着说这些,可能是为了用恨刺激七哥求生的。

    清澜攥起拳头,重重地砸在床板上,“混蛋——,你们这些混蛋!为什么不杀了我!杀了我啊!”

    “洞庭君息怒。我们怎么舍得让你死呢?你的另一条龙筋,可是换来天吴神尊击杀了七位天官呢!要不是他被入罪,耽误了战机,我们也不可能那么快突破西海的战线。”泫光继续挑衅。

    “怎么能……”

    孟戌安想要说话,却被夜瑶以眼神制止。

    七哥这个人看似不羁,其实心思细腻、用情至深。七嫂为他而死,家人因他蒙难,说不准能激起他活下去的意志。

    龙族失去龙筋,全靠一口气支撑。

    哪怕是怒气也好!

    “七哥,我因为半妖的身份被天族刑囚。好不容易从天牢逃出来,却遭到妖族的截杀。幸亏得到七嫂的帮助,才勉强捡回一条命,现在……已经完全是个凡人了。”她十分平静地再加一把火。

    ……

    “给我——,把我的龙筋给我!”

    清澜胳膊上青筋暴起,全身颤抖个不同。

    “不——,我不能就这样死了!要死也要死在战场上!”他愤怒地高喊道。

    “欸,这气势……可以啊!”

    泫光朝夜瑶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可以试着将清澜的龙筋安回去。

    “赤焰剑——”

    夜瑶一声唤,手一扬,手心赫然出现一把燃着烈焰的长剑。

    “嚯!”

    泫光一个翻身,窜出去三步远,“你不是变成凡人了吗?怎么还能召唤神兵?!”

    夜瑶白了他眼,反唇相讥道:“你不是法力尽失,怎么逃得这么快?”

    泫光嘴一撇,“我靠的是敏锐的反应!”

    夜瑶鼻子里轻哼了一声,“它可不是什么神兵,是天剑,冥王的佩剑——‘赤焰’!由幽冥鬼火所化,戾气很重,斩妖除魔不在话下。”

    “它为什么会听你的召唤?”

    清澜看着耀眼的赤剑,心中五味杂陈。

    夜瑶赶忙将锋芒一收,上前解释道:“因为幽冥的人极守规矩,就连火也不例外。谁当家做主,大家就听谁的。现在,第二十代冥王还没长成,我暂时代先主管家。临行前试着问了一下,它就跟我走了……”

    “你一个凡人,就算手握仙剑也没有办法驾驭,带它出来做什么?还不如弄把金钱剑顶事儿!”泫光懒洋洋地说。

    夜瑶懒得跟他废话,举着赤焰剑道:“七哥,这把剑是幽冥鬼火所化,与之一体的还有幽冥的圣物——‘梵心地莲’。里面吞噬了很多东西,包括你的龙筋。我没有了法力,没法将它取出来。但是内丹在我这儿,你可以把灵识转入其中,在它的保护下进入莲心去拿。”

    说着,她从怀中掏出内丹递到清澜面前。

    靠近他的时候,其中光亮稳定了许多,算是一个好的兆头。

    “好——”

    清澜沉重地点了下头,伸手触到内丹,将它彻底点亮。

    “七哥,你把我的元神提了一起去吧!”夜瑶忽然说。

    “不行——”

    周围三人异口同声。

    “不许冒险!”

    孟戌安一把抓住她的手,紧张的手心冒汗。

    “不会有危险的——”

    夜瑶拍了拍他的手,“怎么说我也是幽冥鬼火半个主人,它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之所以想跟七哥一起去,是因为我也丢了一些东西在里面。如果不亲自去取,恐怕永远也拿不回来了。”

    *******

    “啪——”

    岁寰一掌下去,摆满各式佳肴的案台瞬间四分五裂。

    “魔君息怒——”

    魔宗众护法纷纷跪下。

    “是谁把那个孽障放出去的?!”他厉声喝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承认。

    小魔君要出城,谁人敢拦着?谁又能想到他带走的人是公主的要犯。

    露华端坐在一旁,神情恹恹地。

    泫光离开之前,其实去找过她,执意要自己跟他一起逃走。

    她拒绝了……

    那个万灵王,就是个疯子!

    他能牺牲半身修为,救下父君和他们姐弟。也能随时翻脸不认人,毁掉整个魔族……他身上的煞气,甚至足以将父君化作血魔!

    ……

    “业魔!心魔!”

    “在!”

    “在——”

    “那小子带着洞庭君,若不是去扶桑宫,便是往昆仑虚去了。你们各带一支人马,务必把他给我抓回来。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是!”

    “是——”

    不少老臣和魔后的亲信,纷纷望向长公主,希望她开口,为少主求求情。

    露华没有反应,只是轻轻端起酒盏,抿了一口青绿的酒。

    的味道,刺痛了她的舌头。

    魔族的酒就是烈,喝的人便是为了大醉一场,与天族人一番豪饮后还能保持气度的玉液琼浆是两个极端。

    一口灌下整盏,她起身道:“父君,洞庭君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跑出去也活不过几日。泫光是我唯一的弟弟,出嫁那天,希望他能背我出门……”

    (创作不易,感谢支持正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