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章
字体设置
    独逸最新章节

    十绝府驻地。(书=-山*0小-}说-+网)

    “冲啊!——”

    “杀光它们!”

    “去死吧!”

    “杀!”

    修士的呐喊和妖兽的嘶吼混合成震天的声响,两股浑浊洪流在绚丽的山谷间碰撞,溅起血色的浪花。

    镜映容和一群人在边上围观。

    无数妖兽傀儡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被“杀”掉,修士身上经由妆师和符师做出的假伤涌出“鲜血”,还夹杂了好些断头断手断腿的人形傀儡。

    四面八方悬浮着大量的溯影石,从各个角度记录下这一幕的画面及声音。

    识海里的三灵不时点评几句。

    极焰珠:“和真实的杀伐场面比起来,还是假了点呀。”

    极界笔:“真正的厮杀不是能够演出来的,做到这等地步也算不错了。”

    极煞剑:“那个穿黄衣裳的,死了还在动。”

    极界笔:“是被谁给踩到了吧……嚯,那边那两个,动作好敷衍。”

    极焰珠:“哇还有人偷偷捡傀儡零件诶!”

    极煞剑:“怎么老有人往溯影石前面凑?”

    极界笔:“抢露脸机会吧大概是。”

    极焰珠:“一脸血糊糊露脸有用嘛?”

    镜映容边听它们聊边看。

    “请问……是镜道友么?”

    身后蓦地传来一个弱气的声音。

    镜映容转头一看,对上一张陌生面孔。

    “我是。你是谁?”

    “啊我是虞水涵师姐的近侍,你现在有闲暇么,虞师姐想请你过去。”

    得到镜映容的回应后,那人将镜映容带至一座清静的山崖上。

    一名女子站在靠近山顶的位置,见到镜映容到来,明艳的脸庞绽开笑容。

    “怪不得贺师兄会将道友你推荐给班主,要和你出现在同一画面,我都有压力了。”

    镜映容照例回了句“谢谢夸奖”,然后道:“是要和我做对演练习吗?”

    “嗯。我以为你会先找我。”

    镜映容老实答道:“今天本要找你,路上看到了感兴趣的东西。”

    “所以你就停下来看了?”虞水涵哭笑不得,“怎地跟小孩子似的。”

    镜映容:“……”

    “好了,说回正题。”

    虞水涵神色一肃,声线变得沉稳,“我和你只有两段对话,若是别人,完全不需要事先排练,但你即是素人又是外行,练习就变得很有必要了。你和我的这一段要同时体现出夙花和素琴两人对池叶不同的心思,对细节的把控很有讲究。”

    镜映容连连点头。

    虞水涵正要接着往下说,却被镜映容格外明亮的眼眸盯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忍不住退了半步,道:“你……为什么这么看我?”

    镜映容真挚道:“我觉得,你能做好这一行,当上主要角色,很厉害。”

    虞水涵一怔,嘴角不可抑制地翘起:“真是奇怪,这种话我听得太多,但是被你说出来,居然让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其实,这一行没有多难,至少对比收益而言,算得上较为轻松的行当了。”

    镜映容却摇了摇头。

    “很难。”

    她十分认真地道。

    虞水涵:“……”

    ……

    太初观。

    余闲从掌门告知的消息中醒过神,沉吟道:“昆煌宗干出这种事,虽然无法证明到底是出于一部分宗门高层的意愿还是所有高层的共同决定,但只要他们的掌门不是废物,就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收不到,更有可能,那位掌门就是主张勾结妖兽背叛人修的领导者——你们应该已经给其它去观礼的门派通知到寻香蛊的事了吧?”

    掌门:“早已发去了消息,很快就会有答案。”

    云梦道君则说道:“掌门,给那个叫尹雪泽的弟子解开寻香蛊的人,当真只是随手为之?”

    通圣道君也道:“一般说来,拥有那等修为的人,少有喜欢多管闲事的,区区一名金丹弟子,怎会引起路过大能的注意?确定这个弟子所言属实吗?我看不如再召他来问问。”

    掌门眉头一皱,似是也有了相同意向,余闲见状急忙插嘴道:“金丹弟子是引不起注意,但是寻香蛊能啊,这种早已绝迹的奇物,人家发现了好奇之下取出来看看也很正常不是?再说这都是小事,我觉得我们先谈昆煌宗的问题比较好。对了我顺便请教,破解寻香蛊要什么修为?”

    “大乘,”掌门随口回答,同时微微颔首,“你说的有理,先解决昆煌宗这边。”

    他话刚说完,身前忽然出现了数道色彩各异的光芒。

    掌门袖袍一挥,每道光芒都分成三份,分别落入他和两位道君的手中。

    三人均未注意到余闲脸上的震惊。

    “大乘……”

    她轻轻地“嘶”了一声。

    浏览完光芒所携信息,三人交换眼神,掌门叹了口气,道:“至少有五人被种下寻香蛊,仅凭昆煌宗,绝无可能收集到这么多残余的蛊虫。”

    云梦道君轻叹:“昆煌宗和妖兽的勾结已是毋庸置疑。接下来就要考虑对昆煌宗的处置了。”

    掌门尚未答话,殿中又出现了两物。

    其一是一枚外圆内方的扁平金属物品,另一物则是一柄食指长短的小剑。

    金属物品嗡嗡震动,从中传出一道活泼的男性嗓音:“昆煌宗离我这儿太远了,我出灵石你们出力行不行呐?”

    那柄小剑则甚是奇异,飘飘渺渺仿佛一缕云气,每时每刻都在虚实之间变幻。

    小剑中响起一道似近还远的女声,只有简短的两个字:

    “诛之。”

    掌门言道:“两位道友,此事须详细计议……”

    言语未尽,他陡然变了脸色。

    不止掌门,云梦道君和通圣道君俱是瞳孔骤缩。

    金属物品和小剑顷刻破碎,三人却不约而同地盯向脚下地面。

    ……

    半刻钟之前,无涯海海底。

    “季师兄季师兄,你快过来,这里有个东西!”

    一名弟子朝季晚延招手喊道。

    季晚延来到近前,只见那名弟子拨开一丛茂盛藻类,显露出一个雪白的尖锥状物体。

    他凑近端详片刻,动了下手指,灵力将尖锥下方的土壤扒开,意料之中地看到了更多的部分。

    “速速上报!”

    季晚延命令道,身边的同门立即发出灵讯。

    他的视线落在椎体的顶端。这个古怪的椎体布满裂纹,只剩一个尖……

    喀嚓。

    低不可闻的轻响。

    裂纹终于爬上最后的空白。

    那一瞬间,季晚延感受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