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三章 修来世
字体设置
    重生之魏氏庶女最新章节

    这一天,是她的生日,生在桃花凋谢之时。(啃书虎www.kenshuhu.com)

    玉红微微睁开了眼睛,轻轻起身,走到了凋敝草屋之外。

    她回头之际,胡希乐和原东庭还在哪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玉红笑了笑,她望着胡希乐的侧颜,深深如许。

    在最好的时刻分别,总好过耗尽感情之后变成相看乌眼鸡。

    她是做什么营生的,你不在乎,家里能不在乎?

    原东庭说的话是对的,他对她留有的那点介乎于可怜与喜欢的情感,抵不了长久平淡又平常生活的腐蚀摧残。

    她曾经那么艳羡萧旋凯对于三姑娘的一往情深,结果怎么样呢,萧旋凯到最后也还不是厌倦了三姑娘。

    同他们这种王孙公子谈感情,太过天真滑稽。

    他们的心太硬,情,太薄。

    玉红知道,两人之间,也许只适合露水情缘。

    犹记得三年前七月初七那一日,他带她去过一个地方,一个她心以为自己被承认了的地方。

    玉红回过了头,不再看他,迈着虚无的步子,走出了灯火阑珊处。

    她入了朱雀街头,转过了几条巷子,在一处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破旧铺子门前站住了脚。

    进了铺子,里面的伙计早已经跑光了。

    循着记忆,通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转了个弯,又走了两箭之地,到达了尽头。

    推开那一扇黑漆板门,里面是另外一片天地。

    层层叠叠的假山曲水而绕,顺着东西两侧无限延展,那假山奇高,山壁上光滑无比。当初胡希乐带她来这里时,她问这是什么地方。

    胡希乐笑说:这是秘密基地。

    她追问什么意思。

    胡希乐说:二哥,三哥,东子,阿铮经常来的地方。

    她听着,便侧头看着他问:那你还带我过来,不怕……遇上么?

    胡希乐当时笑着,话说的不太认真:打个赌吧。

    她问赌什么。

    胡希乐说:真遇上了,我娶你进门,如何?

    她当时听了,心里砰砰砰跳个不停。不知是惊吓着了,还是惊喜着了。

    启动机巧,从拱门通过。

    里面又是一翻天地,亭台水榭,楼阁殿宇,房屋抱厦,长廊拱桥,垂柳依依,在暗夜里,宁静又和谐,丝毫不受胡人入京的侵扰。

    七夕那日,玉红把她和他的头发挽在了一块儿,系成了同心结,放在了妆奁里,埋在了前庭桃花树下。

    故景重现,正当玉红坐在落满花瓣的阶上,慢慢拔下头上的簪子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说话声。

    “喜儿,慢一点,当心磕到三妹妹的头!”

    玉红抬头,循着声音瞧去,却见着两个女子正吃力的搬挪着一个人。

    她是怎么进来的?

    她们是怎么进来的?

    双方互相注视着对方,一时的诧异,相看过后并不认识。

    魏二和喜儿还在吃力的搬挪着昏迷的魏楚欣。

    待玉红看见两人怀里的人时,不免站起了身来,“三姑娘怎么了?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魏二和喜儿也反问玉红:“你是谁,你怎么认识楚儿?我们进来时,明明把地道门封死了,你是怎么进来的?”

    玉红道:“三姑娘的故人。”

    但听魏二道:“我们是从平安巷三进民宅走地道到这里的。柳伯言虽叛国通敌,但好在良心未泯,不知有何人告密,向胡人送了一幅画像,并说三妹妹是侯爷的妻妾。胡人包围了宅子,并责令柳伯言在明日宴会上将三妹妹带过去。”

    “那你们怎么出来的?”玉红追问道。

    魏二道:“三妹妹得知后,怕宴会上有什么差错,胡人不喝那红曲酒,答应同柳伯言进宫。但是最后柳伯言念在旧情,将三妹妹打昏了,并打开了地道,放我们三人出了来。”

    “喝不喝红曲酒有什么关系?”

    “那红曲酒里掺了毒药,不能出现茬子。”

    玉红听了,半日里无语,最后将簪子重新将簪子别在了发髻上,虚无的眼睛里重现了光亮,问魏二道:“你们是从哪出来的,带我过去。”

    魏二不解的看着玉红。

    ……

    屋里,柳伯言独自坐着,他回想着先时在宫里见着的那幅画。虽说上画的是魏楚欣,但却不太清晰,又是七八年前的样子,着人顶替未尝不可,对于他自己来说,早晚都是一死。

    玉红从地道上来到院子时,正见着一众丫鬟在堂前站着,灯火通明。

    房门打开着,她见着了屋里坐着的柳伯言。

    沿着长廊走了进来,走进屋里站定,看着和以前大变了样的柳伯言,笑说道:“你看我合适么?”

    柳伯言循着声音看来,一时看的怔忪。

    玉红便是坐在了他的旁边,笑说:“不认识我了,柳大人贵人多忘事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柳伯言问道。

    玉红笑着,捡起案上的半杯残茶,慢慢的呷了几口,纤长的手指轻轻拨动壁沿,看着柳伯言问道:“你相信因果有循环,天道有轮回么?”

    柳伯言点了点,“信。”

    回想起自己的一生,玉红轻昀了一口气,蹙眉含笑说道:“想我上辈子必是做了什么大孽,这辈子报应不爽,让我活得如此不堪。这辈子一就如此了,我想修来世,还上欠下的债,挣来下一世投生到富贵人家的福气。”

    “富贵人家有什么好的,一掷千金,纸醉金迷的生活让人越活越空虚。”柳伯言这辈子是不可能理解玉红了。

    ……

    第二日清早,丫鬟服侍玉红梳妆。柳伯言就坐在她身后,玉红瞅着镜子里的柳伯言道:“还记得那年么?”

    “哪年?”

    “你我认识的那一年。”

    柳伯言摇头说不记得了。

    玉红便是笑了,“那年在红楼馆,你替我解围来着,一出手便是五百两,这都不记得了”

    柳伯言也笑了,“一掷千两的时候也不少。”

    玉红自己染着口脂,樱桃红色薄薄的上的嘴唇上,啐骂柳伯言道:“还问我生在富贵人家有什么好处,这可不就是了。”

    坐在轿子里,往皇宫里去。

    玉红又恢复成了以前当房牙子当红姐那会,又烈又辣,嬉笑怒骂着,说她这一辈子没上过台面,阅男人无数,后来真爱上一个,只那男的也是个俗种,在心底也他娘的的瞧不上她。这一辈子,就今天最痛快,恩也还了,仇也报了,真他奶奶的大快人心,从嗓子眼通到心口窝,把那些积怨都疏散净了。

    柳伯言也笑说:“这一辈子啥都体验过了,死了也值了,没什么遗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