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7章 你说呢
字体设置
    只想安静当农女最新章节

    那领头小伙听周大福说还不起,脸色顿时寒了下来,说:“你们要把周大福逐出族去那是你们的事,这银子可照样得还!如果想赖账,那今日我便要禀报管事带人来抄家了!若是抄了家抵不够银子,按照咱们的规矩,周大福家上至父母,下至妻女儿孙,咱们可都得带走发卖掉了!”

    周嘉仁闻言惊了惊,这周大福一个人去死就罢了,可周德旺留下的财产若是还不够人钱,人家可还得抓这么老些人,按这人所说,周德旺已经死了,徐氏也就罢了,就是抓走杨氏他也不在乎,那大福的两个孩子何其无辜?

    倒是听到这会儿的姜氏暗暗松了口气,这人只提了父母和妻女儿孙,并未提及兄嫂弟媳和侄子,也就是说到时候赌场的人即使来抓人,也不会抓她和三娃了。

    但随即她又开始发愁了,到时候连周家都没了,那她和三娃该咋办啊?

    她倒是勤快,可她连房子地都没有,就是想养着儿子,也不知道什么地方能收留她们母子俩啊?

    “可想好了吗?这银子该怎么还?”领头小伙见一时无人答话,又问了一声。

    周嘉仁想了想,站起身来对着五人拱了拱手,说:“几位小兄弟,且容我们商量商量,这银子左右不过才借了一日,你们总得容我们想想法子?”

    “那成,我与兄弟们就在外头候着,你们商量好了喊我们。”领头小伙倒是好说话。

    “哎,哎,多谢了。”周嘉仁道了声谢。

    待五个外人出去了,周嘉仁气得迈着老腿,上前便踹了周大福一脚,别看他年纪不小了,腿脚倒还灵活,这一脚直把周大福给踹翻在地。

    周大福都不敢喊痛,他连忙又爬着跪好,求道:“伯公,您可得救救我,就是您不想管我,我儿子他也姓周呢!您可不能让人把我们给抓走发卖掉啊。”

    不得不说周大福说到周嘉仁的软肋上了。

    周大娃好歹也姓周,虽说因为上回去晋城考试的事周大娃闹了笑话,可到底读了几年书,学得总比他爹出息,周嘉仁还是挺看重那孩子的。

    他冷哼了一声,又回去坐好,沉声问道:“你家里还能拿出多少银子?”

    周大福老老实实道:“银子是不剩了,家里就剩八石麦子了,大豆玉米不到二石,还有四头百来斤的猪,三十多只鸡,二十只鸭,家里的田地有多少您也是知道的?”

    他也是爹死了后,才听娘把昨个官差逮着他家粮食踢的事详细跟他说,这事他也怀疑可能是二房俩孩子干的,原本听他娘的话,他也想把爹死了的事栽赃在二房俩孩子身上的,但如今事情败露,他也不敢再提了。

    毕竟他们家就二房有钱,若是族长愿意帮他说情,还钱的事说不定还要二房帮衬。

    周嘉仁闻言算了算,怎么都算不够三百两、不,三百零九两银子。

    周德旺的三十五亩田,就算它六两银子一亩,也才二百一十两,四亩山地连着木材他也就算它六两一亩,也才二十四两,家里的房子带上东西还有院子后头的两亩菜地,他撑死了算三十两,这才二百六十四两,就算他和杨承德看看能不能高价把周德旺的田产都买下来,还有四十多两的缺口呢。

    再说若是连这房子都买了,这三房的人住哪?大房的俩孩子日后也没地去了啊?

    若是不算房子和后院的两亩地,这缺口就更多了。

    这近百两银子的缺口让谁来出,估计都是不乐意的,就是他都不乐意的。

    他抬眼看看周春华,只见周春华别开了脸,他又扭头看了看周意,却见周意垂着眼,看都不带看他的,当下一阵郁闷。

    这事好像让哪家管,都有点强人所难了?

    “哎!”半响,周嘉仁大叹了口气,说:“按说大福办了这丧尽天良的事,确实不该管他的,但这家里的孩子可不就作孽了?”

    杨承德看了周嘉仁一眼,没说话。

    周春华更是直接背对着周嘉仁。

    周意继续看着地板。

    周二娃也发起了呆。

    姜氏搂着周三娃,小心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等待着人决定他们母子的命运。

    周三福低垂着头,吸着鼻子。

    周嘉仁等了半响,见几个有能力管这事的人都没接腔,这就尴尬了。

    默了默,周嘉仁只好硬着头皮接着往下演,又大叹了一口气,说:“这大福肯定是不能再留咱们村了,徐氏帮着大福作恶,我周家也不要这样的媳妇,回头我便把他们赶出村,任他们自生自灭去!不过大娃、小红,还有这三房的人无辜受牵连,这也太作孽了……意丫头,你说呢?”

    周大福听到周嘉仁的话,瞪大了眼睛跌坐在地。

    他没想到周嘉仁竟然真要把他逐出村去?那他到时候该咋活?

    周春华终于回过头来,周大福干了这杀父之事,她恨都恨死了,就是去死了她也不在乎,但她对自个娘还是有一丝感情在的,听到周嘉仁的处理,难免有些心疼了。

    周意听到周嘉仁特意点了她的名,也终于看向周嘉仁。

    这老头子倒是聪明,知道她面上哪怕装得再好,对周爷周奶还有大房的人也是有怨气的,所以故意说了要把周大福和徐氏赶出村自生自灭,这是在帮她出一口气,好让她出手帮三房和周大福的一双儿女。

    周意也叹了口气,说:“千不是万不是都是大伯的不是,伯公的意思我明白了。那我就把爷留下的田产都买下来,赌债我想办法还了,至于爷的房子还有后头的两亩地,我想过到三叔的头上。大伯害死了爷,确实不配给爷当儿子,至于大娘……大难临头各自飞,她不愿当周家的媳妇就随她去吧,就让三叔和三婶为爷守孝,家里的东西我也不要了,留三叔家过日子。如此办了可好?”

    这家里唯一还有个她看着顺眼的人,就是老实巴交的周三福了,周三福身有残疾脑子又不怎么好使,一个人照顾不了自己,所以她也得给姜氏找条活路,好照顾周三福。

    周嘉仁见周意总算是松了口,还给三房的人留了条活路,房子和家里的东西都没要,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来:“哎!哎,好,还是你这小丫头大度,识大体!事情就按你说的办。”

    一旁的村民见状也都点点头,心想这周家的二房倒是有良心,那周德旺和徐氏也不知是心瞎还是眼瞎,放着二房这么好的孙子孙女不疼,专疼了个畜生白眼狼!

    姜氏也心中一喜,周意把房子和后头的两亩地留下了,家里的粮食鸡鸭猪也留下了,着实算是给她和三娃留下一条生路了。

    这般想着,姜氏感激地看了周意一眼。

    说实在话当初她对二房俩孩子也没啥真心,没想到如今倒是周意肯出手帮她,当下既感激又内疚地又掉下泪来。

    周意却话锋一转,又说:“不过奶年岁大了,赶出村怕是找不到活路,我和大哥想办法帮忙还债,若不奶就由大姑赡养着。大姑,你说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