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04章 今年送的是琴
字体设置
    农门凰女最新章节

    “他没跑到府中来吧?”欧阳不忌明白过来,无可奈何地看着叶子皓。

    “没,他还不知道你在这里,本次北苍使团是我奉皇命接待的,我懒得天天去耗着,就把庄明宇派过去招待方唯远。”

    叶子皓大略解释了一下,并未多说。

    叶青凰趁这会儿就让人去厨房给大总管一家人传饭。

    府中下人的伙食也不差,何况这是大总管家要吃饭?大厨房里根本没人敢怠慢,很快就现炒了几个菜,又有煲汤和炖肉,整了六菜一汤送过来。

    叶青凰和叶子皓也离开了,留下大总管一家人自去安置。

    小吉祥到是还想跑进院子里去玩耍,被叶子皓喊了出来,一家人便往瑞芳居去,孩子们今晚的请安任务还没有完成呢。

    经过几天的早晚请安,小吉祥和二宝如今在奶奶那里的耐心好了很多。

    小吉祥能陪奶奶说话、能背书给爷爷听,二宝被奶奶多抱会儿也没有再哭了。

    只不过若是叶子皓和叶青凰不在跟前,还是会露出不开心的表情,两条小眉毛就会拧成蚕宝宝。

    让两个孩子陪奶奶逗了会儿乐子,一家人就回了自己院子。

    没多久,欧阳不忌就过来了,庄明宇和武明扬抬着一口箱子,欧阳湛也跟在后面,手中还抱着一只长型包袱。

    “这都是主上今年给的年礼,还有主子的生辰礼,二宝的周岁礼,小吉祥的一件礼物。”欧阳不忌解释着,就让儿子呈上那只长包袱。

    没开箱,里边有什么旁人也不知,但这长包袱却是一定要打开的。

    少年将包袱打开,露出里面的物什。

    叶青凰和叶子皓皆是目光亮了亮,这是一具七弦琴,却比他们见过的古琴略小一些,心中便有些了然了。

    虽说琴身比寻常略小一号,但宫、商、角、徵、少宫、少商七弦不缺,十三徵更以白玉定之,配着暗红琴木雕朱雀纹,看着精致优雅。

    “这是主上去年就请名匠专为小吉祥定做的一具适合孩子弹奏的琴,名为月阙。”欧阳不忌解释着。

    “箱中还有一具凤影,是主上年少时常用的琴,送与主子做生辰礼,闲来可以摆弄下。”

    叶青凰听了眸光闪烁有些惊讶,又有些激动。

    没想到兄长今年送的是琴,难道是因为玉华夫人来了吗?

    她生长在农家,除了跟娘学绣,自然是没有机会去学习别的什么的,就算是皓哥读书,六艺也受条件所限不可能全学。

    在村塾里也只学了吹笛,这个最容易,学来也最方便,笛子还是他们自己去砍竹子做的呢。

    棋和画也有机会学,作画是皓哥的兴趣,她从小跟他也学了一些,加上自己本来就会的,对学绣和画花样子也都很有帮助。

    所以皓哥会的六艺,她多半都会,她会的武艺,皓哥也会。

    后来皓哥去了县学到是学过琴,只不过不擅长,也没在这上边花心思,毕竟那时他们穷,不可能买琴。

    对此也就是有些了解却不敢说自己会,何况相比之下,这是雅乐了。

    想到玉华夫人的身份,他们相视一眼,不约而同撇起了唇,有些无奈。

    兄长这是在怪他们乡下人登不得大雅之堂?

    叶青凰并未当着欧阳不忌父子和庄明宇、武明扬的面儿,去开箱子。

    而欧阳不忌也只说了两具琴的事情,并未说别的,又询问了欧阳品的情况,就带着人退下去了。

    西屋里,只有叶青凰和叶子皓还有两个孩子了,叶青凰这才让叶子皓去开箱子。

    箱中,毫不例外又是一千片金叶子,是给她的。小吉祥和二宝也各有一袋,小吉祥的是一百片,二宝的是六十片。

    今年二宝才出生,并没有给出一样多的数量。

    “我猜,兄长是怕二宝拿不动一百片。”叶子皓看着叶青凰竟然数了起来,不由忍笑地道。

    “八成是的。”叶青凰附议地笑道。

    兄长什么身份?他会缺这点金子吗?

    当初他给小吉祥一袋金叶子时,小吉祥可是一岁多了,将钱袋子拿在手中晃得乐呵。

    也是因此,以后每年都有一袋子送来,二宝才半岁,比当时的小吉祥小了一整岁了,给六十片就能理解了。

    这些金叶子只能算是给他们娘儿仨的压岁钱。

    另有一小箱约巴掌大的宝石美玉,可用来打制首饰,或镶嵌在什么上做装饰用。

    再有一些北苍新出的画册,显然是给小吉祥的。

    还有一盒共六颗鹌鹑蛋大小的夜明珠,却不知道是给谁的。

    再打开一只小盒,看到一对紫玉灵芝比以往送的还要小巧精致,就猜测这是给二宝的生辰礼了。

    但很快他们就知道自己猜错了,这应该是给二宝的年礼。

    因为又找到一只白玉雕笑脸娃娃,看着就像年画里可爱的小童子般,显然这个就是二宝的周岁礼了。

    堂堂皇帝给外甥的周岁礼到也没有多隆重,是以趣耍为主而准备的礼物。

    而其他礼物,也是以玩耍为主,不论是小吉祥还是二宝,是可以共用的,因而多是成双。

    叶青凰就知道那六颗夜明珠要做什么用了,看过之后便小心地收了起来,准备留到孩子们大些再给他们。

    今年箱子底部依然有暗格,不过今年没将金叶子放在里边,也没有放北苍贡布,放的自然就是欧阳不忌提到的古琴。

    凤影。

    与小吉祥那具暗红色雕朱雀纹的月阙相比,这具琴木色泽更加鲜亮,以本身木纹加工出半展羽翼的凤,却又如隐在火焰中一般。

    入目就如赏过一簇繁花、一方雪空、一团暖火、一片星海……

    叶青凰将琴拿出来随意地放在箱盖上,就伸手去摸了摸,然后看向叶子皓。

    叶子皓却是帮她调了调琴弦,尾指轻勾,勾出一抹长音,有如亘古的龙鸣般,深沉、幽远。

    “兄长是给小吉祥送来名师呢,还是给你安排老师呢?”弦音渐静时,叶子皓突然莞尔一笑。

    “我不学。”叶青凰突然抿唇,有些不高兴地嘀咕,“大不了不回去就是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