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六章 越嫔
字体设置
    后宫保命日常最新章节

    梁翊听着秦清的话,倒是真的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是有点瘦,于是召来张德忠:

    “你觉得朕瘦吗?”

    “皇上啊,您怎么问这个问题呢?”

    张德忠正饿的眼冒金星呢,他今天到现在还没有用晚膳,这个时候脑子反应本来就慢,梁翊问的这个问题一下子把张德忠就给问懵了。

    “朕问你话你就答就是了,少废话。”

    “在老奴的眼中看来,皇上自然是不瘦的,但是如果皇上再胖一点的话,会更有福气。”

    梁翊听着这个话,心想,这不是觉得他瘦吗?

    想着御医给自己请平安脉的时候一直劝自己多吃点,并且给自己开各种开胃的、健胃的、护胃的药,梁翊一律嫌麻烦,不吃。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梁翊知道,自己不想吃饭并不是身体上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就不想吃。看到食物没有想吃的。

    甚至吃的差不多了之后,没有那个饿的感觉了,要是再多吃一口,梁翊觉得自己可以直接吐出来。

    所以在清儿眼中,自己一直很瘦吗?梁翊很是疑惑。

    “朕真的很瘦吗?”

    梁翊转头看向秦清。

    秦清被梁翊看的也有点难受了,赶紧说:

    “其实也没有了,就是上次臣妾不是和皇上一起坐轿辇回行宫吗?当时臣妾是觉得如果皇上的胳膊再粗一点,再厚一点,枕着应当会更加舒服才对,于是才想把皇上养胖的。皇上,臣妾错了,臣妾认罚。”

    “行了,朕都还没有说你错了,你认个什么错?原来就是因为这个。”梁翊看着秦清像个鸵鸟想把头钻到沙子里埋了的样子,更觉得难受。

    “是。”

    “好了,那朕下次去校场的时候,专门练一下胳膊吧,往常都是练的腿脚,没想到倒是被你给小瞧了。”

    “皇上下次去的时候能不能把臣妾也带上,臣妾也想去?”

    秦清也想好好找个地方活动活动,锻炼锻炼,上次赛马她就感觉到了,自己的体力还是得锻炼,要是一旦停下,那效果可是要大打折扣了。

    钟粹宫还是地方有点小,而且不适合锻炼,也没有锻炼的器材。总归是不方便。

    如果自己也能去校场的话,那可真的是一件好事了。

    “也不是不可以。那个校场平日里也没有几个人。“

    ”那皇上就让臣妾去吧。好不好嘛。”

    秦清拽着梁翊的袖子,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梁翊,她发现这个动作似乎很有效果,好几次自己这样子求他的时候,他都答应了,可谓是求人专用姿势。

    果然,梁翊看着她这个样子,还是缴械投降了:

    “好好好,朕答应你了。”

    “皇上最好了,谢谢皇上。”

    “真的是怕了你了。”

    “嘻嘻。”

    “不过这什么养胖朕的计划,就不许再提了啊。”

    “是,皇上,臣妾保证不再提了。”

    秦清虽然痛心与自己梁翊养胖计划的夭折,但是想着可以去校场锻炼,一下子又不难受了,反而很期待。

    “皇上,您说的那个校场在哪里啊?”

    “这样吧,等朕过几天有空了,带你去。”

    “好啊,那臣妾可就等着了。”

    秦清对于去校场这件事情超级期待的。毕竟还是从小野惯了的,小时侯舞刀弄枪什么的都是在校场上,其实也就是古代版的操场。

    想着过几天自己就能大展拳脚,秦清就很兴奋。

    第二天,秦清按照约定的时间去坤宁宫。

    坐在轿辇上的秦清都快睡过去了。还得是银屏提醒着才没睡着从轿辇上摔下去。

    “娘娘,娘娘,醒醒。”

    听着银屏的声音,秦清清醒了一点,但是还是特别的困,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也不知道梁翊昨天晚上是怎么了,硬是搞到半夜,往常都不至于这样的,但是昨天的梁翊好像是要证明什么一样,于是就算是秦清求饶了,梁翊也没有放过秦清。

    偏偏皇后约越嫔还约的是早上,大概就是早起请安的那个点,秦清从行宫回来之后,皇后因为病重也免去了请安。

    所以秦清这已经是好多天没有起的这么早过了,偏偏昨天晚上秦清还没有睡好,这就睡了几个小时就被叫起来。当然是非常困了。

    即使是早上的寒风也不能阻止秦清想要睡觉的念头,坐在轿辇上都快睡过去了。

    银屏看着不停打哈欠,还在半梦半醒之间的秦清都担心她下一秒就要从轿辇上掉下来来了,银屏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随时秦清掉下来自己要接住的准备了。

    不过还好,等秦清到了坤宁宫的时候,看上去倒是清醒多了。

    慢慢的走进殿里边的时候秦清发现越嫔已经到了。正坐在旁边喝着茶。看起来可比秦清状态精神多了。不过皇后还没有来。

    这样看着秦清都觉得自己才是那个之前被下了毒药的人了,而不是越嫔,可见越嫔的毒算是已经完全解了。

    越嫔看见从外边走进来的秦清,猜不准秦清是因何而来。

    越嫔昨天接到皇后口谕的时候还迷茫了一下,不知道皇后为什么要召见她,她呆在自己的院子里,日子过的可惬意了。

    实在想不通皇后为什么突然要召见她,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越嫔今天还是早来了很长时间。

    “淑昭仪,上次的事情真的是多谢您了,我的病已经全部都好了。”

    “那就好,其他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

    “淑昭仪也是被皇后娘娘邀请来的?”

    “也算是吧。”秦清想了想当时皇后是怎样问的,答道。

    “那淑昭仪娘娘,您知不知道皇后娘娘今天叫咱们来所谓何事啊?这皇后娘娘不说,臣妾总觉得心里边不踏实。”

    “这个本宫确实知道一点,大概是皇后娘娘想要问你一些事情,有关于当初我问你的那些,不过要说详细一些,越详细越好的那种。”

    提到这件事情,越嫔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皇后娘娘怎么会知道的,是不是娘娘您告诉皇后娘娘的?”

    “是。”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好否认的,秦清直接就说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