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星际女王前女友(25)
字体设置
    琳琅忍着将人踹飞的冲动, 一双美目瞥向舱门。

    来人顶着一头蓬松柔软的小白羊毛卷儿, 清晰的光源照得蓝宝石的眼眸分外明澈。

    “春大人说的没错,你今晚果然会来!”

    琥珀很兴奋,同时又看向被她绑在椅子上的家伙, 嘟囔道, “奇怪,怎么有点眼熟?”

    眼前这个被“挟持”的人质, 褐发浓眉, 披着白大褂, 一眼看去完全符合研究人员的正经气场,唯一不太正经的,大概是他窄细的腰, 以及衣摆下过分招人的长腿,总令人联想到某种不合时宜的制服诱惑。

    梵凛有两重身份,第一重便是帝国法官, 凭借着个人突出的能力与经验, 屡次担任军事法庭的主判决者, 前途无限光明。

    至于另外一重, 又是帝国最为神秘的az博士, 他在基因研究方面天赋奇高, 十六岁到二十岁陆续考取了药剂博士、生物博士等等证件。相比研究室的枯燥工作,坐不住的梵凛更乐意待在法庭上看两方对骂。

    当研究人员遇见了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在法院里摸鱼的az博士就得被迫打包拎走。

    这次是因为性别异变,他的把柄被皇长子春所拿捏, 不得不脱离了法官的身份,转而成为az博士,参与“深红”的核心研究。oga再珍贵稀少,落在alpha的眼里,始终摆脱不了附属品和听从者的地位。

    梵凛很清楚,他凄惨分化成oga的身份一旦曝光,那些alpha就会像闻到腥味的鲨鱼,多多少少想着咬上他几口。

    如果他从小到大是被帝国洗脑的oga也就算了,偏偏尴尬的是,他大贵族出身,当了二十五年的alpha,享受了无与伦比的待遇,怎么甘心屈居人下?

    更何况,梵凛从小待在这个顶尖的圈子里,相互之间熟得透了,那些alpha是什么货色他难道不知道?一想到自己兄弟有一天把自己当作娇小可怜的异性,还用那色眯眯的眼神盯着他,梵凛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觉得昨天喝的营养剂都要吐出来了。

    他不想曝光,只好接受皇长子春抛过来的橄榄枝,老老实实替人干活。

    不止是琥珀很“眼熟”,热潮期的梵凛同样对他很“鼻熟”——远远闻着了小红帽身上那股骚玫瑰味儿。好不容易被琳琅绑住的小奶o又一冷,机械手掌捏住脚踝,欲要往地上狠狠一砸。

    对方的腰身柔软灵活,脚尖一抽,往后一倒,双脚顶住他的后背,借力弹向后方的舱门。眼看着人就要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了,琥珀不慌不忙,操纵着机械手臂往金属台上一摸,拔出了一枚不起眼的半透明的芯片。

    “携带传染病毒的芯片?你想让红堡的主智脑瘫痪,直接摧毁我们二代抑制剂的研究资料?”

    小战神的口吻里多了几分骄傲与得意。

    “还好春大人提醒我,不然就让你得手了。”

    与此同时,琥珀还瞪了一眼绑在椅子上的人。

    不中用的家伙,被敌人的美色迷惑,自己的地盘都看不住!

    “你们的春大人……”那人的身影果然顿住了,叹出一口气,“真是让姐姐想,弄,哭,他。”

    几乎就在落音的上一秒,裙摆如花般旋转,她欺身而上,黑眸泛着妖异的光泽,手肘俯冲而至,再度压住琥珀的肩膀。

    “既然他不在场,委屈你,就……代替他哭吧。”

    “咔嚓——”

    肩胛骨骤然断裂。

    小红帽疼得冒出冷汗。

    “不妨送你一个情报,我们异能者跟你们alpha有所不同,并不需要借助机甲才能发挥天赋,其中,有远距离对敌的精神系,也有近距离搏斗的强武系。”她伏在他的肩头,温柔至极,“还有像我这种灵武双修的变态系,最喜欢的就是跟小甜心们贴身热舞啦。”

    “跳着跳着,一不小心就卸了四肢……噢,你可千万别怪姐姐过于粗暴,实在是美色当前,情难自禁。来,让姐姐把你多余的右手也给卸了吧。”

    琥珀暗骂一声变态,单腿勾起一把金属椅子,砸向琳琅的脸。

    趁着混乱,小战神拧开了她的手臂,就地一滚,逃离恶魔的巢穴。

    “啧,弟弟,你可真不乖。”

    一股热流在脸上漫开,琳琅抬起指腹,漫不经心擦过伤口,那血痕又长又细,从眼睑下方一直划到耳尖后面,没入鬓发当中。她的肌肤一如冷冻舱初见的苍白病态,沾上任何一点血迹都强烈显眼,尤其是她指尖一擦,那伤口从一道细线变成一抹殷红。

    “女人的脸可是很值钱的,你打算要怎么赔偿姐姐?”

    她勾着笑,指尖一掠,将血迹尽数抹在唇上。被苍白的皮肤衬着,她的嘴唇本就艳红无比,再抹上了暗红的血,如同一场辉煌至极而近乎糜烂的春天。

    看到这一幕的琥珀呆了呆,的血液炸开了无数的声响。

    他模糊意识到了某些念头,然而战斗时刻不允许他多想,拧转左边的机械臂,炮光发射,再一次冲了上去。

    “叮叮叮——”

    光弹所落之处,烙成一个个焦黑的洞坑,覆盖整座舱室的光源频繁闪动,骤然变得昏暗。

    琳琅从腿边抽出一把弯弧刀,反向划破对方的机械臂,弄哑了光炮机关。

    “嘭!”

    小红帽被她抓住衣领,用力摔在墙壁上,因为可怜的身高问题,对方双脚悬空三十公分。

    “咳咳咳!”

    他弓背咳嗽起来,感觉肺腔里堵满了打斗过程中吸入的粉末,滋味并不好受。

    这个时候的小战神被琳琅弄得灰头土脸的,哪里还有威风凛凛的模样,红斗篷上浸透了鲜血,右臂关节错位,左腿膝骨森白可见。

    而琳琅比他稍微好一点。

    不过对方暴力正太的名头不是白叫的,小崽子完全不要命了,坚决贯彻着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原则,逮住机会就反咬敌人一口,她又添了好几道伤口,旗袍领口被抓得稀烂,露出包扎锁骨与胸口的绷带,脚踝处流着殷红的血。

    汗腥与血味交混,近身肉搏的两人均是剧烈地喘息起来。

    “唔!”

    琳琅的手腕皮肉再度被剧烈撕扯。

    小狼崽子眼神凶狠,即使去了大半条命,完全没有要妥协的意思。

    为了培养这位星际战争指挥官的战斗兽性,帝国曾经秘密投放了不少惨无人道的可怕实验,而实验对象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哪怕断得仅剩一条腿,依然歼灭所有的“竞争者”,顽强地生存到了最后。

    如何最大程度保留杀人机器最原始的野蛮、凶残、嗜血等种种特质?

    帝国有意无意隔离了小战神与其他oga的接触,在高层们看来,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是最完美的,不管外界如何诱惑,杀人机器只会全力以赴,不惜一切代价完成帝国交付的任务。

    她望着少年的冷漠瞳孔。

    幽暗的,平静的,如同一台即将报废的机器,没有一丝生命活动的迹象。

    杀人机器不关心自己会不会死,他只想用最残忍的手段杀死面前的敌人。

    琥珀的脑袋闪电般探出,死死咬住琳琅的颈后地方。

    他失血过多,意识模糊,仅仅靠着本能行动,对于alpha来说,腺体一旦被摧毁,逃不过癫狂与死亡的两种结局。然而他忘了琳琅是没有腺体的,因此咬了半天没咬中熟悉的东西,嘴里反而涌进了一股奇异的甜腥味。

    杀人机器眼神迷惘,难道她的腺体还会自动跑路?

    于是他开始一路地探,直到探上了一个陌生的唇。

    那一刹那,骨血战栗。

    挟裹着海洋气息的柠檬气味弥漫了整个舱室,冲散了粘稠的奶香。

    小羊毛卷儿刚尝到一点儿甜味,有人不干了,拖着金属椅子,靠着自己的一双大长腿,噔噔噔跑到两人中间,努力蹭出一个脑袋。

    “啪!”

    暴力正太不耐烦,一巴掌将柔弱的oo扇远了。

    “你敢动老子的巢,老子……老子跟你拼了!”

    奶o眼眶蓄着眼泪,头铁撞向对方的腰,一边撞一边骂,“不要脸的小婊/子,自己不搭窝,还要抢别人的窝,老子诅咒你吃上厕所塞马桶,洗头一半就停电,玩游戏永远是猪队友,营养剂全他妈是牙膏味!”,,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