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45 欺人太甚
字体设置
    一百米高的巨型圆柱,放在现代社会,什么都算不上。但在这个世界里,已经算得上是巨型建筑了。

    而城墙大约勉强三十米高,所以当一百米的巨型圆柱立起来的时候,城里很多人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随后他们惊讶的张望,引起更多人的注意,不到几分钟,全城的人都发现了这根突然冒出来的巨型圆柱。

    惊讶和不安都在慢慢地滋生。

    谁不清楚这玩意是用来做什么的?万一是用来做箭塔的呢?

    类似的想法不可抑止地从很多人的心里冒出来。

    几分钟前,恩卡特的城主正和魔法塔行会雷丁边走边聊天。

    “为什么你刚才退缩了?”城主有些不解地问道:“那个叫罗兰的年轻人很厉害?”

    雷丁边走边点头说道:“不是厉害,是非常厉害。据我所知,至少已经有两位城主的死与他有关了。而且……我还听哥哥说过,他把王后都抢走了,国王都没有通缉他。”

    “等等!”

    城主猛地站住了身体,转身看着雷丁:“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罗兰?”

    “应该是的。”雷丁笑了笑,说道:“和那种死不了,而且性格还无法无天的人面对面,我实在是强硬不起来。”

    城主若有所思:“刚才我看到他身边有位很漂亮的女士,有些眼熟,一直觉得她很像王后,没有想到,真是王后。”

    恩卡特城是接近边境的偏僻城市,对于情报的获取是会慢上不少的。

    回忆了一下自己记忆中的王后,城主无奈地摇头:“要是知道那个家伙就是罗兰,我可不想出现在他的面前。”

    “城主你也会怕?”

    “他能杀两个城主,就能杀三个。”城主冷哼了一声:“我又不傻。”

    两人重新走动起来,往城主府的方向走。

    雷丁跟着缓行,他沉吟了一会,问道:“那城门的事情,怎么办?”

    “暂且先封着吧。”

    “不怕罗兰把城门轰了?”

    “不怕。”城主微笑了下:“虽然恩卡特城确实情报能力差些,但该知道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黄金之子们遵循一个奇怪的规则……自卫反击。只要没有痛脚被他们抓到手中,他们是不敢乱杀人的。”

    雷丁点头:“这传闻我也听说过,但觉得不太靠谱的样子……”

    雷丁突然停了下来,他猛地看向城墙外西边,脸色变得很难看。

    “怎么了?”城主问道。

    “很强烈的魔法波动。”雷丁的额头上开始出现点点冷汗:“罗兰这疯子不会真想把城门给轰了吧。”

    城主脸色一变,怒气冲天:“他居然敢……我都没有动他,他怎么敢……”

    一般人感觉不到魔力元素波动的频率,但法师可以。

    在雷丁的精神感知中,从城外传来了‘魔力海啸’,滔天的巨浪从远处轰隆轰隆碾压过来。

    “我觉得我们可以先……”

    雷丁想说先逃的,这种程度的魔力波动,根本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如果只是罗兰一个人并不算太可怕。

    法师有很多弱点,比如说魔力用光了实力就会大幅度下跌之类的。

    但问题在于,城外还有几十名黄金之子,个个都是职业者。

    如果联合起来,这座城市的兵力还真挡不住。

    但一秒后,他把‘逃’这个字吞进了肚子里。

    因为城墙外出现一根巨大的泥浆圆柱,正在继续往上涨。

    城主也看到了,他愣了下,然后疑惑地问道:“这是在作什么?”

    雷丁没有回答,因为他也不清楚,但只要不是攻击型魔法,就不必逃跑了。

    泥浆圆柱升到一百米高后,迅速凝结,变成了岩石柱子。

    “他们这是……”城主看出些门道:“这是在搭建高空舞台?”

    雷丁的冷汗流得更多了,脸色都有些苍白。

    城主扭头看了他一眼,不解地问道:“你怎么害怕成这样子?这并不是什么攻击魔法吧。”

    “没,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雷丁干笑道。

    作为魔法师,雷丁很清楚,刚才那扑天盖地的魔力波动有多可怕,更离谱的是这种魔力波动居然持续了近两分钟。

    能造成如此可怕魔力波动,必定拥有大量的魔力容量。

    别说大师,传奇的魔力量差不多也就是这种程度了。

    难道说罗兰的隐藏实力已经快接近传奇了?

    雷丁抹了下自己的额头。

    城主没有再理雷丁,而是自己回了城主府。

    雷丁原地站了会,往魔法塔的方向走了。

    城主回到城主府,然后走上楼顶,看着远处的岩柱子。

    果然没过多久,他就看到柱子体表产生了一条螺旋状的阶梯,环绕着向上。

    没过多久,便有很多人型黑点从阶梯往上走。

    “果然是高空舞台。”城主重重地捶了一下阳台上的栏杆:“该死的黄金之子,居然耍这种手段,真把我们贬低到和平民一个层次。”

    城主的眼睛带着许些血丝。

    和城主有类似想法的贵族,并不少。

    大多数贵族都恶毒地看着城外那根圆柱。

    他们都明白了黄金之子的打算,然后便感觉到有人隔空一巴掌一巴掌地扇着自己的脸。

    贵族……是上等人,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知识获取通道,都要与平民不同。

    贵族生来高贵,天生拥有特权,是他们几百年,甚至是上千年以来,一直灌输给平民们的概念,这种概念让他们可以理所当然地坐享着平民们的服侍,可以理所当然地剥削着所有的平民。

    而贵族例外论,贵族优先论,就是这种概念的具体表现。

    现在黄金之子们,硬是要让他们与民同乐……实在是该死。

    他们是贵族,怎么能和那些肮脏下贱的泥腿子共同欣赏音乐和戏剧!

    如果没有之前的那场冲突,或者对方在城内广场上表演,他们也不介意清空一块场地,与民同乐一下。

    因为他们会坐在马车里欣赏,而且那时候双方也没有矛盾冲突,没有把那一层薄纸给撕裂。

    但现在……在他们城主封城后,这些黄金之子居然认为,在他们面前,贵族就应该和平民一起,和平民同等。

    这是把他们头上那圈‘贵族优先特权’光环一把扯了下来,还要在泥地里踩上几脚。

    简直欺人太甚……真当我们贵族好欺负?

    城主咬咬牙,就要去披甲点兵把那些黄金之子全杀了。

    但理智让他忍了下来,只是脸都气得快扭曲了。
为您推荐